“就是你,竟然想渔翁得利!快把火灵果给我!”女子似乎没有什么大碍,愤愤的说道。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我......”周玮想要站起来,却“卡”的一声!

  “啊!”周玮一声惨叫!

  “报应,叫你要拿我的火灵果!”女子到有些解气的说道,“臭小子!快把火灵果给我!否则我真的不客气了!”

  “你看我身上哪里还能藏的下火灵果!再掉下悬崖的一瞬间,我的剑和那两颗火灵果全部从我的身上分了出去......可能就在附近吧!可是我却感应不到我的剑!”

  “你说的是真的?”那女子将信将疑的说道。

  “我要是有半句假话,你就拿起你手中的剑刺死我!绝无怨言!”周玮认真的说道。

  “那你快帮我找!”女子的口气就好像火灵果理所当然属于她一样。

  “不是我不想带你找,我也想快点找到我的剑,不过你看我的腿......”周玮示意了一下自己右腿高肿的膝盖,无奈的说道。

  “那怎么办!”女子似乎也不知所措了。

  天已经黑了,两人围在小火堆的旁边,相互沉默着……

  火光照在女子的脸上,那双白皙的脸颊被照着通红,周玮忍不住称女子不注意时,乘机打量了一番。突然,水灵灵的大眼睛像是发现了周玮的小动作,四目相对,场景更加尴尬。

  “你不许乱瞄!因为你没有资格!”女子有些羞怒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周玮对女子的映像又打了几分折扣,平淡的说道。

  “那你又是什么人?”女子好奇的看着周玮。

  “我只是越国一个平民百姓罢了!姑娘就不必知道了!”周玮回答道。

  “我看也是,资质平平,修为只在炼气境。”女子打量了周玮一下。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唉~”不知过了多久,周玮看着月光长叹一声。

  “看样子,你想起了什么往事了吧!”女子像是一个老手一样对周玮说着。

  “以前也是我的父母陪我这样看月亮的!”周玮有些伤感的说道。

  “你的父母......怎么了?”女子试探性地问着周玮。

  “没什么!都过去了,没什么好说的!”周玮的思绪收了回来说道。

  “嗯,其实我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我自幼被师傅带到门中修炼,师傅待我如自己的女儿一样......”女子没有追问,转而说到了自己的过去。

  周玮苦笑着说道:“虽然我们境遇相同,而你比我幸运的多。你有一个疼你的师傅,而我却没有一个疼我的长辈。”

  “不说这些了!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万一你跑了我找谁去!”女子对周玮说道。

  “我叫周玮,就住在清水镇周家!”周玮没有做过多的解释。

  “原来清水镇说的那周家废材就是你啊!”女子惊讶的说道,“没道理啊!我看你体内玄气平稳,七经八脉都畅通无阻啊?不像有一年时间都没有突破到聚灵期的道理啊?”

  周玮当然不能将那个秘密告诉眼前的女子,否则的话,不但是火灵果没有了,连伏龙剑恐怕也要丢掉。于是就装一无所知一样,说道:“可能是上天的诅咒吧!”

  女子是不会相信这么没跟的答案的。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看样子你不是清水镇的人。”周玮反问道。

  “是的,我不是清水镇的人,我只不过道这里来历练,恰遇火灵果!却被你给搅黄了!”女子继续补充说道,“我叫柳清雪,来自幻宗!”

  “幻宗!”周玮大惊道,“魔宗?”

  幻宗,在越国虽比不上那些大门大派,例如拜月教,但是在清水镇所在的蜀天郡来说也是一流大派,不过派中长老多为魔族之人,就连宗主也是魔族之人,亦正亦邪!所以为那些正道所不齿。越国虽然海纳百川,但对那幻宗也是一在打压,却没有将它给彻底消灭......“你不必那么惊慌,魔族之人未必都是坏人,你们人族也有偷鸡摸狗之辈!再说上古神魔大战,谁也道不出原委,不是吗?”柳清雪一脸平静的说道。

  “那你是人族,还是魔族?”周玮看向了眼前的这位女子。

  “你见过这么漂亮的魔族之人吗?”柳清雪笑着说道。

  ......“大人,属下已经查清楚了!最近周玮接触的人除那丑陋的女子和啸虎之外再无他人!”一黑衣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嗯,知道了,你找机会将啸虎禽来,千万不要被别人发现,否则你的下场和上一次那人一样!”

  “是,属下明白!”黑衣人依然面无表情。

  “嗯,对了,这两天周玮没有回周家,去找找他的下落,但不要打草惊蛇!尤其是那女子在他的身边的话!”

  “是!”说完,黑衣人便退了出去。

  “父亲,其实用不着这么麻烦的!我们可以直接给他一个什么罪名的不就行了吗!何必这么兴师动众!”一男子走了出来,此这正是周雄,一脸不在意的说道。

  “迂腐!像你这样,周家交到你的手上迟早要败!”

  “父亲!孩儿不明白!”周雄说道。

  “哼!你大伯的义子与周玮关系甚好,如果给他按上一个罪名,以那小子周家的地位!哼!恐怕想让他死,有些难度,那小子现在在拜月教中如鱼得水!最重要的一点,你三伯现在身处何处谁也不知道!他的修为可不是你我能够比得上的!”

  “那三伯的修为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周雄有些好奇这传说中的周家第一人到底到了何种境界!

  “走的时候已经是将武境了!具体境界不清,而周玮的母亲更是神秘,无人知道她来自何处,更无人知道她的境界,但至少以是大武师境!”

  周雄一阵无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