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认识你了,你在我的梦里已经出现了上百回了,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清风如实地说道。

  “公子真是风趣,我是谢府小姐谢仙儿。”谢仙儿微微一拜。她第一次对她这么好的外人,心里多了一份喜欢。

  原来这仙儿八岁时,被一妖道所擒,被救回来时已面目全非。整日待在房间不愿出门,只有晚上才敢出来活动活动。偶然听到有人在作诗,一时好奇,便出来看看。却没想到这一看让她芳心大动。

  第二天,清风等人准备离开,谢龙城却要请清风等人在此驻留几日,好好欣赏欣赏江州美景。谢龙城带着清风等人来到江州最大的客栈。

  ‘有朋来’客栈,位于江州城的郊外,依山傍水,像是私人园林一般。刚一进门便看到两旁的两股喷泉,进门便看到一棵苍翠的巨柏傲然利于庭前,松柏左右分成两条大道。一条是官府中人集聚的地方,另一条是富商大贾经常来的地方,他们边走边看到在不远处,有一列仆人在等候。

  终于来到了房间,这哪里是房间,这分明是天堂一般。客厅挂的是名人字画,桌子是黄花梨木,椅子是翠玉制成,筷子是银制品。众人看都看呆了,都不敢落座。

  “来来来,诸位都坐下来。”谢龙城招呼大家做了下来。

  “这里是江州最有意思的地方了,吃完饭我再带你们去找乐子玩去。”谢龙城笑着说。

  “多谢,表舅热情款待,晚辈敬你一杯。”杨宇豪迈的干了一杯。

  “清风,快敬酒啊。”杨宇轻声地对清风说。

  “哦哦,谢老爷,我敬你一杯。”清风同样一饮而尽。

  说来也是奇怪,自从进入这个地方清风老是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应该是自己多心了,自己一个穷小子,怎么会有人注意自己呢。于是,酒喝得更多了。酒过三巡后,大家都喝得醉醺醺得。湘凝被柳迅背回谢府,杨宇和清风被人搀回了春暖阁。清风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这里是什么地方?”清风心里想着。

  “公子醒了,昨天晚上公子也太坏了,都把我折腾得够呛。”一名女子正梳着自己的头发,此女子当真是绝世之姿。此女子生就的鹅蛋脸,一双勾魂眼,眸子里散发着诱人的光,瑶鼻微挺,面颊绯红,唇色诱人,又让人想去咬一口的冲动。

  “我在想什么,这些年我什么没见过?”清风对自己说,“要克制,要克制。”清风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你想什么,昨晚我们什么也没发生,一送进来你就呼呼睡着了,还吐了我一身。”姑娘指着地上的衣物说道。“你的衣服已经脏了,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你不要介意。”

  “多谢姑娘了,清风就此告辞。”清风正要走“这块玉佩挺好的,留我把玩把玩。”只见那姑娘手中拿着龙形玉佩。

  “姑娘,可否将此物还于在下,待在下完成使命后再将此物赠与姑娘如何?”

  “谁稀罕这破东西,给你便给你。”说完便把玉佩还给了他。

  “多谢姑娘。”清风弯身一拜。离开了春暖阁。

  清风走后,香林开始说道;“好你个清风,你将我忘得倒一干二净。”她拿出龙形玉佩,玉佩泛着一股青光,香林收了起来。

  清风匆忙的从春暖阁出来,杨宇也刚刚出来。

  “兄弟,昨晚过得怎么样,舒服吗?她可是这里的头牌,从来不留男人过夜,昨天竟然为你破了例,你真是有福气啊。”杨宇用羡慕且猥琐地眼光看着他。

  “滚一边去。老子还是处男之身。”清风斜着看了他一眼。

  “昨晚,我也是。被人带到青楼,却不对我做些什么?太不像话了。”杨宇气呼呼地说。突然清风想到了湘凝她在哪儿,他飞奔走到谢府发现湘凝在谢府,他放心了,问道:“湘凝,昨晚你怎么回来的?”

  “迅儿,背我回来的,我喝多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呢?”湘凝漫不经心地说道。“你的事办完了么?”

  “啊,什么事?”

  “昨晚谢老爷说有事要让你帮忙你不去做了吗?”湘凝认真的问道。

  “哦哦,一些小事,已经办完了。”说到这里杨宇笑得都快抽筋了。

  湘凝说:“你笑个什么呀?你不是协助清风一起去了吗?”清风也笑了起来。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这时仆人来报:“清风公子,我家小姐有请,请随我来。”

  他们都要前往,家仆说:“小姐只请了清风公子一人,对不起。”

  “谢府还有小姐吗?我们怎么没有听过。”湘凝对杨宇说。

  “有,我的确有个远方表妹,只不过,额。”杨宇吞吞吐吐。

  “怎么了,干嘛吞吞吐吐。”

  x看%正^版$,章Q节上e酷7匠I_网●

  “我也不清楚,等会儿,你问问清风吧。”杨宇把这个难题扔给了清风。

  清风跟随家丁绕过阆苑,走过花池,进了一个小门,打开小门发现了另一个谢府。这里相比与外面的奢华之气,多了一份古朴,和雅致。其陈设简单而不失精巧,由此可见其主人的清雅脱俗。

  “小姐,成公子带到。”家仆说道。

  “你们先下去吧,我单独与成公子说。”隔着一层纱帐,谢仙儿对仆人说道。

  “公子,不要紧张。今天我找你来,有一件事要求你帮忙,还望你成全。”仙儿恳求道。“姑娘,尽管讲有什么事情,我一定尽力帮你。”清风诚恳地说道。

  “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这个故事很长,你想听吗?”

  “姑娘尽管讲我洗耳恭听。”

  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长到人们已经把它当成了神话,当成了传说。但它的的确确的存在过。就像今天我们存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