妄言千古,闲谈趣事。作者滥言,无谓虚实。

  数万年以前,天与地还未分离,宇宙一片虚无。此时人类始祖盘古还在沉睡,一切是如此的平静,安详。刹那间从远处传来阵阵哭声,此时盘古从梦中惊醒,睁开双眼,站立起来,寻声追去。它靠近,靠近仍未找到,一怒之下挥开神斧斩断虚无。忽然之间,虚无之气化成两股,浊气下沉,清气上升。在清气与浊气之间有一团火光,那光越聚越多,瞬间奔向天涯海角。

  盘古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他不该如此着急的使用神斧,既然大错已经铸成,他只有以身来挽救。于是他用尽全身功力来支撑天地,他的眼睛散落成了日月,头发变成满天星辰,肌肉变成山川,血液变成河流,气息变成白云,汗水变成雨水。盘古自此开天辟地,由于他操之过急,以至于在清浊之间还有火光,这火光便是故事的主人,由于本身为混沌之气,所以,他见不得阳光长期躲在黑暗之处。世事变幻,白驹过隙。也不知过了多少千年,此时,世间已分为三界:仙,人,妖。等级十分分明,界限虽然明确,但三界交往却有重叠。虽偶有斗争,但却处在相对稳定的环境里。

  这次白杨帝国在与光明帝国的斗争中损失惨重,几乎达到灭绝,到处尸横遍野。作为白杨帝国的首领天杨带领族群逃离光明帝国的追杀。

  ‘’首领,我们马上就要到三界之外了。据说,那儿阴气深重,对我们白杨一族伤害很大,望首领三思啊"护国女相道。

  “今日,我天杨受到如此之辱,全拜光明帝国所赐。我休养生息,待有朝一日,定叫他国灭人亡。

  “可是,首领……”女相道。此时天杨哪里还在乎这些,直奔三界之外。

  而此时,当年的那团火。经过修炼,混沌之力,早已经可以毁天灭地。但此时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四周都是黑暗。忽然发现了,逃亡的白杨帝国,怒吼,顿时地动山摇。白杨帝国的众妖诚惶诚恐,天杨见此情景,对众妖道:“我先去前方探探路,你们在此等候”。天杨说玩,便飞驰而去。

  在一处峡谷旁看见一人影,只见此人身材壮硕,赤身裸体,行走在峡谷小道上。天杨,是一女儿身,见到此人如此这般打扮,本不打算询问。但是,现在她已找了多时并未遇到任何人。于是,便上前道:“请问阁下,可知此地为何地?”

  而他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只觉得她很奇怪,穿着华丽的毛皮大衣,手持白杨帝国三叶枪,长长的头发,雪白的脸蛋儿。他很好奇,他把手放在天杨脸上,捏了一捏,感觉很好玩。天杨一见此人如此无礼,挥枪便要杀他,,她用尽全力向他捅去,他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尝试了三次后,她放弃了。

  他笑着像个孩子一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在他的眼中她是那么的美好,那样的令人怜惜。天杨也傻傻地看着他,“看够了吗?”“喔喔喔喔……”他道。

  “原来你不会说话啊”天杨想,“怪不得他赤身裸体呢。”

  “既然这样,我带你回我们部落”。就这样天杨带着他到了白杨帝国。

  “首领这人是谁?竟然如此无礼”护国女相道,“况且我族之中男子地位卑微,你这么做不符合律令”。

  天杨说:“我看此人并非凡人,在我族内日后定会有用处”。白杨帝国在三界之外安营扎寨,靠着碧灵珠照亮黑暗。

  “启禀首领,你带来的那个怪人,他害怕见光,他还到处乱叫,您快去看看吧。“侍女道。话音刚落,他便出现在她面前。“你们先下去吧,这儿由我来处理”。天杨说道,“你怎么了”,看着躲到暗处的他。

  “好吧,我忘了,你听不懂我的话。”他向她靠近,手轻轻地抚摸着她。她笑了,“我该怎么称呼你呢?我帮你取个名字吧,就叫清风吧!清风,清风”。

  他好像明白了,他开始慢慢地抱着她,他们就这样站着。以后的日子里,清风总是和天杨在一起。

  清风也在和天杨生活的日子里日渐开朗,学会了说话。天杨的生活里开始有了色彩,不再为了复仇而活着。

  这天,微风和煦,清风约了天杨在木杨树下见面,天杨早早地来了,没见到清风,很是疑惑。这时,清风捧着一把野花向天杨走来,笑着说到:“天杨,你看这花漂亮吗?”天杨说:“花,不错,怎么了?”

  “送给你,你喜欢吗?”

  “……我喜欢”天杨害羞得说道。

  趁着天杨不注意,清风吻了天杨,然后跑向远处,两人一阵嬉闹。

  这一切护国女相看在眼里,也很担心。看到这场景她也想起了年轻时的她。那是两百年前她像天杨这么大,她和焱青梅竹马每天过得都很快乐,她是白杨帝国的公主,焱是最勇敢的护卫。他们初识于木杨树下,她每天对着木杨树倾诉心事,一次正好被焱听到,焱对她一见钟情却又不敢对她明说。所以每天焱都会来看她。

  一次偶然的邂逅,他们认识了彼此。她依然记得那个少年羞涩的模样,他剑眉龙眼,唇红齿白,一个翩翩美少年。他们俩相互介绍之后,便匆匆离开了。这个少年就这样闯入了她的世界。此后,他们每天都在木杨树见面,谈心,他虽然很木讷但他很耐心地听着她诉说。在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她很快乐,时间仿佛停止了。他们在木杨树下的种种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紫杨,紫杨”焱微笑着叫道。

  “焱,焱,你在哪儿”紫杨着急地喊着。

  突然护国女相醒了,原来是一场梦。焱在哪里?这么多年了,他过得怎么样?为什么在结婚当日离开她,她是恨他还是爱他?这让护国女相很疑惑,也很痛心。

  /|酷6Q匠2,网Z》唯G一%t正7版,其q他都是%%盗《版6)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