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燕门,开派祖师靡弘,立足南夏数百年,渐渐成为南夏三大门派之首,传位二百零七代,现时掌门,白易。

  秋末的阳光,明媚温暖,沁人心脾,从空中挥洒下来,给大地带来一阵暖意。

  在那一片被阳光照射的空地上,数百道身影静静盘坐,这是一群少男少女,此时,他们面目微闭,呼吸间,呈现一种极有节奏之感,而随着呼吸的吐纳,他们的周身,隐隐肉眼难难以分辨的细微光芒出现。

  微风悄悄的吹过,衣衫飘舞,略现壮观。

  众人的正前方,同样盘坐一人,看模样,却已到了而立之年,他双目紧闭,双手合十,显然是进入了修炼状态,周身符文袅绕,天地间灵气以肉眼可以看见的程度,向他体内流淌。

  男子身着青衫,剑眉星目,清新俊逸,体型矫健,修长的头发随风飘扬。

  片刻之后,只见他豁然睁开眼睛,两道精光从双目中泛出。

  “今天悟道结束,大家先休息一下,接下来,要抓紧修炼符文之力。”青衣男子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发布命令,他的声音十分洪亮,如雷贯耳。

  “是!师兄!”齐刷刷的声音,在广场上荡漾开来,而后,众人纷纷起身四散开来。

  青衣男子起身后,也准备离去,迎面却看见一行人。

  “师伯,近来可好,今天怎么有空出来走动。”青衣男子向来者,略微失了一礼。

  “呵呵,还不是老样子。”老者面带笑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倒是你,武道又精进了不少,后生可畏啊。”

  XW更M新L最\}快a上Rs酷1匠网

  “哪里,哪里,师叔见笑了。”旋即,青衣男子又注意到了老者身旁的两人,道:“咦,这是不是高文师弟吗?我们又见面了。”

  “见过木轩师兄。”张高文在一旁,微微失了一礼。

  “对了,你师傅去哪了?我们找他有点事。”老者开口道。

  “师傅在焚香阁议事,师伯请跟我来。”青衣男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便开始引路。

  在青衣男子的带领下,三人离开广场,穿过一道拱门,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条环形回廊,回廊的边缘,每隔两米就会有一个根红柱子,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一处院子里,院子北面的房门上,挂着一块牌匾,“焚香阁”三个字金光璀璨,耀眼夺目。

  大门两旁,两个体格强健的弟子,恭恭敬敬的矗立着,见来人是木轩师兄,并不阻拦。

  四人陆续进入大厅中,大厅中间,摆着一个檀香炉,香炉高约一米五,炉身纹着各种龙腾虎啸的图案,雕刻的手段十分高明,使之栩栩如生,此时,香炉的顶部,正飘着淡淡的烟雾,顿时,熏香四溢,沁人心肺,仿佛能驱除人心中的杂念。

  大厅的两侧,各摆着三张客座,右侧的头两张椅子上,坐着一老一少,其他位子都是空的,中间的主座位子上,一个中年人模样的男子,坐在上面,正偏着头与那老少侃侃而谈,看模样,相交甚欢。

  “师傅,苍道师伯来了。”木轩恭谨道。

  白易闻声,向众人这边看了过来,旋即露出喜色,他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上前迎接自己的师兄,笑道:“师兄,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在走动啊。”很快,他的余光又注意到张高文等人,眉梢微微闪过一丝诧异。

  不得不说,两人虽为师兄弟,但在外形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苍道鹤发童颜,体型匀称,举止儒雅,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反观白易,风华正茂,一点看不出老态来,体型健硕,磊落不羁,无形中带着一丝威严。

  “来,师兄,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展家老太爷,展雄,这是他的孙子,展炎飞。”白易向苍道介绍着,然后转头,又跟爷孙介绍道:“这是我师兄苍道。”

  展姓家族立足郓城,势力极大,城中酒楼、客栈、良田,多为展家所有,族内高手数百名,但是长久以来,都没有出过一个真正可以傲视一城的强者,势力虽大,钱财虽多,但在真正强者如云的宗门面前,也要微微低头。

  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展炎飞这样的奇才,又逢,江燕门掌门准备择收嫡传弟子,于是备好厚礼,爷孙两人便前来探探口风。

  展雄起身恭谨的施了一礼,道:“武圣苍道威名,响彻四海,今日得见,实乃平生所幸。”

  苍道从容还礼,笑道:“展兄,过谦了。”

  展炎飞十分机灵,见来者不凡,赶紧上前行见礼,道:“炎飞见过苍道爷爷,望爷爷尊体安康,年年益寿。”

  他肤色嫩白,似女孩子一般,面部棱角分明,双目如潭,十分俊朗,但眉宇间,一股逼人的傲气。

  苍道忍不住赞叹道:“好灵秀的孩子,必成栋梁之才。”

  展雄不露声色,内心却是十分欢喜,而展炎飞毕竟是孩子,受到赞美,难免喜出望外。

  待众人行过见礼后,白易询问道:“师兄今日来访,难道有事要谈?”他的目光在张高文和张云惊身上,迅速扫过。

  “的确,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苍道并不拐弯抹角。

  展雄见状,十分识趣,道:“既然二位有事要谈,那老朽先告辞了,下次再来到访。”

  “展兄恕我待客不周,下次我们再促膝长谈。”白易微微致歉,转身对声旁弟子,道:“木轩送客。”

  “是,师傅。”

  在木轩的带领下,爷孙二人走向大厅外,这个过程中,展炎飞将目光投向了张云惊,他目光凌厉,隐隐带着一点敌意。

  “师兄,请坐。”白易做了请的动作,然后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道:“这个展炎飞确实不凡啊,小小年纪武道根基就修炼到第五层了,我敢断定,不出十岁,必定达到武道小成的境界,我有意收他为嫡传弟子,师兄你看如何?”

  武道小成是所有修炼者的第一个门槛,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越,即使跨越了,大多数人也是在二十多岁时,方能小成,更有甚者,人至中年方才小成,所以,能在十五、六岁时达到武道小成,便算的上是高手了,能在十岁以前就达到武道小成,只能用天才来形容了。

  武道修炼最初阶级,便是武道根基,处于这个阶段的人,主要是感受天地灵气,将其吸收入体内,借此调节内府,改变身体体质,却还达不到运用的地步。

  突破武道根基之后,便是武道小成,此境界,已经可以开始将体内积攒的灵气,转化为符文之力来运用,不过这种运用,只是有质无形,也就是说,它如果运用在手上,能够提供拳头的力量,运用在刀刃上,可以使其更加锋利,运用在身上,可以让身体变的更加坚韧,但它无法变成实质的东西,例如水,火。

  再往后就是武道大成,符文之力已经可以达到,有质有形的地步,它衍生为水、火、雷霆、风、土、山石......等等,它能衍化成什么,完全是看修炼者使用的是什么符文,有的符文,甚至可以让使用者的身体变为猛兽,还有的符文,可以让使用者身体变的高于山岳,又或者,将使用者的身体变为土质,可以轻松的融入地面,俗称遁地......等等,总而言之,符文千奇百怪,有的异常强大,但好的符文,往往可遇而不可求。

  这里再提一下,符文只是一个转化体,它能维持的时间和强弱,完全在于使用者体内凝聚的灵气多少来决定,举例来说,一个可以将身体转化为猛兽的符文,如果在体内灵气不够的情况下,使用者可能只能将部分身体野兽化,而且持续时间也不会太长,这也是为什么境界越高,实力越强的其中一个原因。

  说的简单点,符文就好比是武器,往往,强者即使手握树枝,也能战胜手握宝剑的弱者。

  所以一个人的强大,不仅要依靠强大的符文,同时身体所积攒的灵气也是关键,不过,灵气也有质量上的区别,那是后话了,这里不介绍。

  突破武道大成,便可称为武尊,这个境界的人,除了对符文的掌控变强,和灵气的累积外,由于长期处于灵气的滋润,身体已经比精铁、磐石还有坚硬,再往后就是武王、武灵、武圣、武帝。

  境界越高,实力越恐怖,到了武帝境界,已经可以凭空翱翔天际,翻手成云,覆手为雨,有移山填海之能。

  但是武帝并非武道的极境,武帝巅峰之后,再想提升,就会进入一段渡劫期,如果能够渡劫成功,就能成为传说中的至尊武神,这种人几万年都不见得能出一个,大多数渡劫的人,都在无尽浩劫中灰飞烟灭。

  “这......”苍道闻言,微微一惊,道:“其实这次我来,就是给你推荐嫡传弟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