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一只飞镖飞过,打在刀面上,将菜刀震飞了出去。

  危险解除,印记渐渐开始消退。

  老者心中一惊,手掌被刀柄震的生疼,不过刚才他也并没想伤人,只是想吓吓这个孩子。

  一名青年十分激动,从一旁冲了出来,并不理会老者,将小耗子扶到眼前。

  他碰巧路过这里,正好看见了刚才那一幕,立即决定出手相救,但就在飞镖出手的那一刻,他看见那孩子的额头,一个印记悄悄浮现,顿时觉得,这大概是他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近距离观察,虽然印记已经变的很淡了,但足以让他更加确信内心的想法,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难道是上天在提示我不要放弃吗?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他的眼中带无尽的狂热,突然大笑起来。

  “婧,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我没有一天是快乐的,以我的能力,终其一生,也做不到那件事情,如果可以,哪怕付出生命,我也在所不惜,呵,只是我这条烂命,他们看不上,不然我愿意代你承受那五百年的惩罚,但是现在我看到了希望,让你重复光明的希望!”他自言自语,又哭又笑,在旁人看来如同疯子一样。

  很多年以后,千羽尘才明白义父这一番话的意义,也领悟了他心中的苦楚。

  老者不明所以,以为碰见了疯子,也不敢继续招惹小耗子,灰溜溜的捡起地上的菜刀走了。

  “对不起,我有点失态了,孩子,你叫什么名字。”青年从情绪中缓了过来,询问道。

  “我叫小耗子。”

  青年眉间闪过一丝诧异,马上又释然了,问道:“你的亲人呢?”

  小耗子没有说话,沉默了好一会。

  青年看他的打扮,其实早就明白了,郑重道:“你可愿意认我做义父,虽然谈不上什么锦衣玉食,但绝不为衣食所愁,还可以保你进入武道名门,学习当世绝技。”

  “真的吗?”小耗子惊喜道。

  在他幼小的心中,其实一直埋藏那个仇恨,那些夺走他一切的人,一直铭记在心,所以,能够进入武道名门,对于他来说是极大的诱惑,如果能为武道高手,报仇雪恨,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他也心甘情愿。

  “当然是真的,不过,将来有一天,会有一件十分艰难的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做,它可能会违背你的很多意愿,但是我只有这一个要求,为此我愿意倾其所有,奉献给你,你能答应吗?”青年的声音十分诚恳。

  “可是,你说的那件事情到底多难,我能做到吗?”小耗子并不自信。

  青年淡淡一笑,道:“你可能还不够了解自己,这世间如果连你都做不到的事情,只怕没人能做到,放心吧。”

  “那好,我还有两个朋友,可不可以连他们也带上。”小耗子道。

  “朋友?”青年略微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先带我去见见他们。”

  “好!”小耗子十分兴奋。

  “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见他们了,想好离别的话吧。”青年道。

  “......”小耗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情绪低落了下来。

  青年见小耗子的衣衫单薄且破旧,旋即,联想他那些朋友的处境,胸有成竹道:“你不要太失落,我会尽我的能力,帮助他们的。”

  木屋外,基台的木板上,两个孩童双手托腮坐在上面,双腿悬挂在半空。

  “你说,小耗子会不会出事了。”袋鼠担忧道。

  “那我们去找他吧。”土豆脸上同样带着忧色。

  “好!”

  两人从基台上跳下来,走了没几步,就见树林中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小耗子。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袋鼠大喜,冲过去一把将小耗子抱住。

  土豆也冲了过来,关切的询问道:“你没有受伤吧?”

  小耗子十分感动,鼻子有些发酸:“谢谢你们,我没事。”

  “谢什么,我们先进屋吧。”土豆拉起他的小手,却发现他站在原地,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小耗子十分犹豫,吞吞吐吐,道;“其实......我......是来......道别的!”

  “为什么?你要去哪?”袋鼠眉头紧锁,充满疑惑。

  “这些日子以来,我们几个就和亲人一样,你走了,我们会舍不得的,再说了,你一个人又能去哪?”土豆道。

  “去属于他的地方!”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年青于林子中的阴影处,走到了小耗子的身旁。

  “小耗子他是谁?你要跟他走吗?难道我们之间的情谊那么脆弱?”袋鼠伸出手,想把小耗子,拽到自己身边来,却在半空中被那青年拦住了。

  “你是谁?到底有什么企图?”袋鼠厉声质问。

  酷+匠网;正…m版/"首2发D

  “这对你来说并不重要。”年青声音温和。

  小耗子站在青年的声旁,微微的底下头,神色内疚,轻轻的拉了下青年的衣角,道:“你不是说,你会尽力帮他们吗?”

  青年从身上的钱袋,取出二十多枚金币,递到袋鼠的面前,微笑道:“这些钱,足够你们用到成年,小耗子的一点心意,收下吧。”

  袋鼠身子缓缓向后退了一步,眼睛泛红,他强忍着没有落泪,转身跑向木屋。

  青年见状,轻叹了一声,金币递给土豆,道:“收下吧,不要让小耗子为难,你们也很需要它。”

  土豆收下金币,微微一鞠躬,道了声谢,又转头对小耗子,道:“你不要介意,他(袋鼠)只是比较倔强,往后有空,不要忘记回来看我们。”

  三人略微沉默了一会,青年开口:“走吧!”

  两人走出去没多远,小耗子忍不住回头,就看见土豆在原地向自己挥手,清脆悦耳的声音,在空中回荡好久:“不要把我们忘了!”

  人生究竟有多少离别,多年以后的你、我又会是一番什么模样?有人说,一朝成龙,一朝为虫,踏过青春路,再回首,我们早已不是当初的孩童,名利、地位、能力,使我们变的遥不可及,那份铭记心中的情谊,也许是我们曾经同甘共苦的唯一证据。

  “今天起,你就随我姓吧。”张高文淡淡说道:“就叫,张云惊吧。”

  两人驾着马车,大约行驶了半天的时间,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南夏城。

  不过天色已晚,二人在客栈中住了一晚,张高文给张云惊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第二天,来到一处府邸。

  大厅中,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端庄上座,张高文与张云惊坐于一侧。

  “你这次回来是为什么?”老者慈眉善目,语气温和。

  “弟子有一事相求?”张高文郑重道。

  老者眉头微微一皱,语气也冷了下来,道:“所为何事?”心中疑惑,难道他还未死心。

  “弟子今日有缘,收下一名义子,想请师傅收于门下,悉心教导。”说罢,他把身旁的张云惊推了一下。

  张云惊会意,走到正厅中央,对着老者行跪拜之礼:“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老者赶紧起身将张云惊扶了起来,一张清秀的面庞引入眼帘,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他收张高文的场景,时光飞逝,现在的自已早已鬓发如霜,不由的感慨万分。

  老者深深的看了张高文一眼,惊讶道:“你要求的就是这件事,过去的那些你终于放下来了吗?”

  “往事如梦,过眼云烟,人总要新的开始!”张高文笃定道。

  “很好!很好!”老者面露笑容道:“只是现在我已不收徒弟了,不如就让他拜在白易师弟门下吧。”

  “那可否请白易师叔,收他为嫡传弟子。”张高文恳请道。

  老者微微一愣,道:“这,只怕有些难了,武道之学,最讲究天分,能得嫡传者,必须拥有过人天资,白易师弟他向来心高气傲,十分好面子,十年之后,又是新一届的七城会武,到时候各门各派带领门中新秀,共聚一堂,一较高下,所以近来,白易师弟的确想收一名嫡传弟子,打算悉心教导,以求七城会武上力压群英,城中名族子弟,闻讯而来,想要拜在他门下的,不乏天才之辈,他如何能收你的义子为嫡传弟子。”

  张高文一下跪在地上,道:“弟子恳求师傅,一定要帮我这一次,况且云惊他资质超群,绝非这城中所谓的天才,可以比拟的,求师傅成全。”

  “哦,是吗?”老者闻言,微微一惊,看向张云惊,道:“你武道根基修炼到什么程度了?”

  “弟子并未修炼过武道!”张云就羞涩回答。

  “......”老者诧异,无奈的轻叹一声,道:“也罢,我只有厚着这张老脸试一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