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入雪儿眼帘的是一间西洋风格的房间,房间很单调。只有一张较为精致可爱的西洋风格的床。以及两张靠着墙壁的柜子,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几个洋娃娃与玩具熊。地上放着一副餐具。周围亮着六盏魔法灯。

  雪儿像个好奇宝宝一样打量着周围,随后目光定格在床上的那个‘东西’!

  “咦?这里也有这个东西嘛?上次在蕾咪姐姐的房间见到过一次,都不让人家碰一下,小气……”雪儿不开心的鼓起了小嘴生气道。

  不怀好意的盯着床上那个东西,雪儿一蹦一跳的来到床边,刚想打开那个被蕾米莉亚叫做‘床’的东西!身后就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你是谁?”

  雪儿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看向声音的主人刚想道明自己的身份,看到她的一瞬间,声音好像卡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来一样,呆在那里。

  那是一个与她差不多高的女孩,浓密的金色头发扎成侧马尾,头上带着像似睡帽、形状像门把手套似的特殊帽子。与蕾米莉亚一样的猩红眼眸,衣服以深红色为基调,穿着短袖和迷你裙,胸前有黄色的领带装饰,嘴角边好像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看到女孩的模样,雪儿内心闪过一条信息「咦?她也是吸血鬼?」

  雪儿不太敢确定女孩的身份是因为女孩身后的那对翅膀,十分特殊的翅膀,也十分美丽。想树枝上结出几颗宝石一样的翅膀。那些宝石,雪儿在帕秋莉•诺蕾姬的手里见过,好像帕秋莉跟她说过叫什么贤者之石?

  “Wooooo!好漂亮!”片刻后从呆滞中恢复过来第一反应就是惊呼,然后兴奋的跑到女孩面前,围绕着她转。

  女孩双手抱着玩具熊,一开始因为雪儿的惊呼让她错愕一下,随后看着雪儿奇怪的举动。在女孩看来是奇怪的举动吧?似乎感觉不悦,冷喝制止了雪儿的动作,“够了!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女孩的冷喝似乎起到了效果,雪儿在女孩面前停下。带着友善的笑道,“我叫八云白!是式神哦!”

  “式神?”女孩的脚尖触碰到了地面,缓缓落下。小嘴里念叨着‘式神’两个字,随后怪异的笑了笑,“我叫芙兰朵露•斯卡雷特!”优雅的做了一个雪儿看不懂的礼仪动作,想要询问,忽然感觉到芙兰朵露身上的气息瞬变。从芙兰朵露身上散发出狂暴、嗜血、黑暗的气息。

  前一秒还在微笑着对着自己对着优雅的礼仪的女孩,下一秒说变就变。巨大的反差让雪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感觉一道光擦着自己的脸颊飞过,身后传来利器插入墙体的声音,那是餐用金属叉子!脸颊上传来的疼痛感让雪儿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伤口,疼痛的皱了一下眉头,看到手指上的猩红的液体,那是她的血。

  耳边传来芙兰朵露的笑声,与之对上眼,看到的是芙兰朵露那张狞笑的面孔,“呐?式神!来陪我玩吧!”

  雪儿被芙兰朵露吓的心里慌乱不已,手忙脚乱的向后退。然而,芙兰朵露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她,见芙兰身后出现一个鲜红的魔法阵,五道弹幕带着常常的尾巴窜出。目标正是雪儿,从未经历过实战的她,第一次面对这种正正的战斗,死亡的气息是如此的接近。一时间被吓的站在了原地。

  芙兰朵露见雪儿一脸惊恐状的模样站在原地不做任何躲闪。她疯狂的狞笑着,似乎她能感觉到下一个,那个式神被自己的弹幕给击中,发出凄厉的惨叫,以及飞溅在空气中的血花。但是,为什么感觉悲伤呢?

  轰!

  弹幕在雪儿所站的地方炸开,带起一阵阵尘烟。芙兰朵露笑颜上带着一丝期待,她想看到对方那副凄惨的模样,这也是她唯一的娱乐项目——破坏!

  芙兰朵露看着那团尘烟皱眉,她能嗅到空气中并没有血液的气息,更能感觉得到那烟幕之下那个式神的生命力。

  烟幕渐渐散去,芙兰朵露隐约看到了刚才保护雪儿的拿到光幕。

  见到光幕的芙兰,她那张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喃喃道:“帕琪姐姐的气息?那是?贤者之石?”

  芙兰朵露说话的时间给了雪儿缓口气的空间,好不容易恢复了说话的能力。雪儿对于芙兰朵露的话完全听不明白,她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离开这个女孩的视线,越远越好。

  明白雪儿身上有贤者之石后,不那般直接动手了。而是再次询问她的身份,但语气依旧冰冷。“你是谁?”

  雪儿害怕的看着芙兰朵露,同时以极其轻微的动作向敞开的房门移动。在芙兰朵露的眼里看来,雪儿小心翼翼的动作不过是小丑作秀。芙兰朵露小手一挥,房门被死死的关上。

  随着门被关上的那一刻,雪儿心中唯一的生路也被无情的抹杀了。

  芙兰朵露看着雪儿煞白的脸,戏谑道:“算了,不说也没关系……那么,接着我们未结束的游戏吧!”话音落下,响在雪儿耳边的是芙兰朵露那疯狂的笑声。

  在雪儿惊恐的目光下,芙兰朵露渐渐分为了四个。

  禁忌「FourofaKind」(四重存在)!

  并不算完一瞬间,三个芙兰朵露消失在雪儿的视线内。紧接着弹幕从四个方向袭来,轰然炸开带起雪儿一声惊叫。弹幕并未砸在雪儿身上,而是贤者之石的光幕上。即便如此,雪儿依然害怕的不行,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被猎人逼上绝路的猎物,自己怎么做都是死。

  狂风骤雨般的弹幕不断的落在贤者之石的保护屏障上。在弹幕的狂轰滥炸的情况下,雪儿依然被光幕保护的好好的,让雪儿感觉到一丝丝安心。但下一刻雪儿脸色大变,耳边传来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光幕终于经受不起如此猛烈的轰炸而开始崩溃,裂纹在光幕上迅速蔓延。雪儿绝望的跪坐在地上,芙兰朵露肆意的狂笑着。

  终于,光幕破碎一片片泛着光芒的碎片的落在地上随后消失不见。从雪儿身上掉落一块贤者之石,上面布满了裂纹,原本鲜艳的光泽也变成了灰白色。

  雪儿唯一的保护没有了,芙兰朵露也没有因此停下攻势。炫彩斑斓的弹幕轰向雪儿,如此美丽的一幕,落在雪儿眼里就像死神的镰刀轻轻的架在她雪颈上。

  弹幕以雪儿的缩在为中心点凌乱交错,根本看不到雪儿的身影,芙兰朵露依然在哪里肆意的狂笑。

  半响,芙兰朵露停下了弹幕。雪儿的身影也逐渐显露了出来,身上的八云袍早已被弹幕摧残的看不出衣服的样子。

  「没……死嘛?」

  那些弹幕都是擦着自己身体飞过,可以说没有一个砸在自己身上,这让雪儿很疑惑不解,为什么?

  很快,芙兰朵露为她解答了,“啊……哈……哈~!安心啦,芙兰不会这么快杀死你的!”

  旁边的的芙兰朵露(A)很快结果她的话,“毕竟,芙兰被关在这里太久太久。”

  看&M正☆版章C,节上h酷Y匠8网

  「PS:唔,芙兰朵露的分身就用A.B.C来区分吧,不然说话了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芙兰朵露(B):“具体多久,芙兰也忘记了呢!”

  芙兰朵露(C):“所以呢,芙兰决定!要慢慢的跟你玩!在此期间千万千万不要死掉哦!式神小姐~!”

  话音落下,四个芙兰朵露同时疯狂的笑出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音无说:

  这一话三天前就开始写了,卡了好久好久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