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话

  “幽幽子大人?幽幽子大人?发生了什么事吗?”魂魄妖梦见西行寺幽幽子站在原地不动,像是在想事情?呼唤了很久,发现西行寺幽幽子魂不守舍的模样,终于忍不住上前轻微摇晃她的身子。

  终从那个状态回来的西行寺幽幽子看着引入眼帘熟悉的一切,有些异样的情绪。

  “阿拉?”

  见西行寺幽幽子终于回应她了,松了一口气。“幽幽子大人,你吓死我了……”话还没说完,魂魄妖梦便看到西行寺幽幽子的萌态消失的一干二净,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阿拉……阿拉~!来客还真是出乎妾身的意料呢。没想到是永远亭的医生跟三途河的死神小町呢?”

  小野冢小町大大咧咧的笑着:“嘛,我是闲的无聊来玩的……”

  “嗯?要是阎魔听到你这句话她绝对会不会饶了你的。”西行寺幽幽子轻笑道。

  闻言,小野冢小町像是被卡住了一样,脸上的笑容一僵。尴尬的挠头不再说话。八意永琳跟小野冢小町比起来就冷淡了许多,“西行寺幽幽子,天衣無縫の亡霊……”

  西行寺幽幽子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八意永琳似乎等待着她继续说下去,但手里的折扇不知不觉间已经抬起来,一只只死魂蝶飞向八意永琳。

  八意永琳轻易的躲过了死魂蝶,平淡的说道“说实在的,我不是很喜欢战斗。比起战斗我更喜欢研究药物呢!”说归说,八意永琳手中变幻出一把巨大的弓,将弦拉开,一支光箭激射出去。

  “阿拉,比起这种无趣的战斗。妾身还是喜欢漫天飞舞的蝴蝶……你觉得呢?”西行寺幽幽子一个眨眼间就出现在空中,以西行寺幽幽子为中心死魂蝶以螺旋的轨迹翩翩飞舞,异常美丽,美丽而致死。

  ……

  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梳成妹妹头,带着黑色的丝带编织成的蝴蝶结。白色的衬衫外套着青绿色的短褂和裙子,腰间配着两把剑楼观剑和白楼剑,长的一把是楼观剑。身边总是漂浮着一个白色的灵体。这就是魂魄妖梦,半人半灵的庭师。

  “怎么?身为死神的你也要打吗?”魂魄妖梦提防着不远处的小野冢小町,呈战斗姿态,双手放在楼观剑上,似乎只要小野冢小町只要稍微露出一点敌意向她就会拔刀相向。

  “嘛,虽然是有点想啦……”小野冢小町满不在乎的说着,完全没在将楼观剑拔出来一点的魂魄妖梦,“但是打架什么的好麻烦……要知道我好不容易找到借口翘班欸~!稍微就让我放松那么一下下?”

  |"更#K新T最a快tP上){酷:L匠i网M

  闻言,魂魄妖梦松了一口气。将楼观剑放进剑鞘,转头看向正在空中进行‘表演’的二人,漫天的弹幕,漫天的死魂蝶。美的不像话的战斗,感觉真的像在表演一样。如果有鬼族看到西行寺幽幽子她们的打斗,一定会不屑的说“弹幕什么的,多累?直接打过去不就好了吗?简单干脆!干嘛那么复杂?”之类的话。

  天丸「壶中的天地」

  “阿拉,能不能就此收手呢?”一道隙间出现在八意永琳的面前,隙间里传出那个令她熟悉的声音,手中的符卡还未发动,便被八意永琳给收回了。然后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无所谓。

  但西行寺幽幽子就有些不开心了。小嘴巴翘的老高,嘴巴鼓得像个仓鼠一样,怎么看都是在卖萌。八云紫宠溺的笑了笑,从隙间内拿出一碟麻薯,西行寺幽幽子看见两眼放光,飞扑向八云紫。

  见西行寺幽幽子的模样,八云紫心里生出恶作剧的心思,将碟子举过头,不让她拿到。西行寺幽幽子不断的小跳着想要去拿,每次都差一丁点。西行寺幽幽子可怜兮兮的咬着手指看着八云紫,眼睛泛着泪光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一样。

  最后八云紫敌不过,将麻薯塞给了西行寺幽幽子。

  见证着全程的人,八意永琳依然那幅处事不惊的模样,好像什么都与她无关一样。小野冢小町则是偷笑了一会儿,便被魂魄妖梦盯了一眼,这才稍有收敛。魂魄妖梦呢?则是捂着脸,好像感觉到很丢人一样。

  “你不在永远亭研究你的药物,怎么来冥界了呢?”八云紫好奇的看着八意永琳。

  “来找个东西……”耸了耸肩,继续说道“一个病人的灵魂~!”

  “……”在场的人,除了魂魄妖梦有些嘴角抽搐以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这种东西不应该是去三途河吗?为什么回来冥界?”八云紫疑惑的看着八意永琳,然后又看了看小野冢小町。好像猜到了什么……

  西行寺幽幽子神色一冷,看向西行樱的方向。丢下一句话,就飞向西行樱的所在位置。

  “阿拉?好像有个迷失的游魂不小心跑到西行樱的附近了呢……”

  话音刚落,八意永琳和八云紫也跟了上去,至于魂魄妖梦跟小野冢小町则不敢太接近西行樱,就停在远处观望。

  淡蓝色的灵体,缓慢的接近西行樱。随着越来越接近,灵体逐渐张开双手,似乎想要拥抱西行樱一样。八意永琳以及八云紫一眼就认出了灵体,正是子不羽。

  “西行寺幽幽子,救下他!”八意永琳语气依然没有变化。虽然话是说出去了,但西行寺幽幽子却没有动,似乎不想动?“我请你吃饭……”

  说完这句,西行寺幽幽子一下子消失在八意永琳身边,只见一道光扑向子不羽。西行寺幽幽子眨眼间就到了子不羽身旁,一把抓过,想要拉开他与西行樱的距离,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牵引力。她明白这是西行樱舍不得到嘴的食物被抢走,西行寺幽幽子轻微的一笑,语气像哄小孩子一样,“乖,他可不能给你吃哦~!”

  说完,一用力将子不羽带离了西行樱的范围。然后丢给八意永琳,满眼小星星的望着她。

  大略的在子不羽身上检查一遍,灵魂没有耗损。但好像多了一些东西,反而灵魂比常人强大很多。眉头皱了一下。应该没有影响吧?“谢谢了,我欠你一顿饭。我会兑现诺言的!”

  说罢,带着灵体离开了白玉楼。

  八云紫目送八意永琳离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西行寺幽幽子看着八云紫的脸。几次欲言又止,似乎在做什么艰难的决定。“紫……”「还是算了吧,或许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呢?」

  “嗯?怎么了?幽幽子?”

  “没什么……”西行寺幽幽子打开折扇,呆呆的看着西行樱看的出神。

  八云紫怪异的看了西行寺幽幽子一眼,她终觉得西行寺幽幽子有心事,但她不说她也不好去问。就这样她不说她不问,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三途河一名少女出现在三途河的岸边,少女穿着蓝色色系、十分郑重的袍装,头戴冠冕。冠冕下是一头碧绿色的秀发,右侧的头发稍微长一点。衣服肩膀上绣着“是”、“非”二字。双手合在一起捧着令牌,牌上磕着一个“罪”字。腰间挂着八角形的净琉璃之镜。

  “很久没有来这里了,真怀念这里的景色。不过她似乎好像又把班给翘掉了呢……”说道‘翘班’二字的时候少女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看得出少女很生气。

  “这次绝不原谅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