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话

  冥界,白玉楼没有一点绿叶,更没有花朵衬托的巨大枯木。或许是因为冥界的缘故?西行寺幽幽子呆在远处眺望着仿佛如同枯死的树干,或者说西行樱。

  微风带着樱花飞落,风中带着樱花淡淡的花香,任由樱花落在身上,当西行寺幽幽子转眼一看,西行樱下好像站着一个人,或者说一名少女。橘黄色的浴衣,与樱花同色的齐肩短发。「谁?她是谁?为什么会用那种眼神看着西行樱?」

  “幽幽子大人……幽幽子大人?”魂魄妖梦半跪着声音平静且冷淡,也带着一丝严肃。

  西行寺幽幽子回过神来发现,樱花、少女都已经消失不见。西行樱还是那般仿佛已经枯死的模样。

  “幻觉吗?”西行寺幽幽子呢喃着。

  “妖梦,怎么了?”西行寺幽幽子冷声道,如若有认识西行寺幽幽子的人在场一定不敢相信这还是平日那个喜欢卖萌的吃货吗?

  “嗯,有客人~!而且还是两个。其中一个的气息与幽幽子大人不相上下……”若是平时有‘客人’魂魄妖梦自己就去处理了,不会告知给西行寺幽幽子。但这次的来人有一位与西行寺幽幽子的实力相当,虽然魂魄妖梦很好强,但并不代表自己没有脑子,还是明白量力而行。

  更新o'最l快l\上酷t@匠}网

  “啊啦?很久都没来客人了呢。与妾身不相上下的客人,不知是太阳花田的那位呢,还是守矢神社的那位呢?真令人期待呢......”西行寺幽幽子手中的折扇打开遮住自己半张美绝人寰的容颜,淡紫色、亦或者樱色的眼眸放出危险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欲转身,眼前忽然恍惚。西行寺幽幽子揉了揉眼睛,自己身处在陌生的环境。杂草生长的非常茂盛,直至人的膝盖处。西行寺幽幽子站在草丛中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这里是?这身装束不就是那个女孩穿的吗?我变成她了?」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西行寺幽幽子迅速回头望了一眼。几名身着朴素的村民向她扑来,手里拿着的利器泛着冰冷的寒芒。

  西行寺幽幽子缓慢的抬起手臂,下一刻西行寺幽幽子脸色变得煞白。「力量呢?为什么我无法调动了!?再不做些什么会死!逃!必须逃走……」

  想是这么想可是西行寺幽幽子的脚像是在地面上扎根了一样,根本动不起来。人群越来越接近西行寺幽幽子,身体似乎被吓软的她认命般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审判。

  就在西行寺幽幽子等待着村民们的利器落在她身上时,耳边传来刀刃砍在肉体上的声音,同时也带起男人们凄厉的惨叫声。睁开眼看到躺在草丛上的村民尸体,鲜血将他们的衣物给浸湿,不断的往外喷涌着。自己身边围绕着数个球形的灵体,于此同时也有三具骷髅手里拿着一把相当宽大的武士刀上面沾着猩红的鲜血。

  化险为夷,本应该喜极而泣的西行寺幽幽子一点也笑不出来,反而她感到悲哀。看着地上那些面部扭曲的村民,眼里还未消散的恐惧与憎恨。忽然村民活过来,口部裂开一个非比常人的范围扑向西行寺幽幽子。

  西行寺幽幽子吓得花容失色,场景在次变幻。这次西行寺幽幽子仰卧在床上右手放在心口,随着西行寺幽幽子的喘息,胸口剧烈起伏。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西行寺幽幽子看来被刚才的那一幕吓得不轻。

  良久,西行寺幽幽子终于将情绪平稳下来。翻身侧卧,将自己的小脸埋进被子里……

  「刚才那个是梦?保护我、且杀死那些村民的是死灵?」

  次日,西行寺幽幽子通过下人明白了,这幅身体的主人也叫西行寺幽幽子,在诧异巧合的同时让她感兴趣的是这具身体的父亲,歌之圣者——西行法师。而她这是歌之圣者之女,西行寺幽幽子的一身能力来源于他的血脉。

  脚下出现一道隙间,将西行寺幽幽子吞进去。察觉到隙间出现的一瞬间,西行寺幽幽子先一怔然后心里狂喜。随后自己落在柔软的草坪上,爬起来看到身边正用着柔和的眼神看着她的八云紫,西行寺幽幽子一下子就将八云紫扑倒在地,不断的用自己的小脸蹭着八云紫的颈部。

  “紫……紫~!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

  八云紫捧着西行寺幽幽子的俏脸温柔的帮她把额头前的发丝别再耳后,柔声道:“怎么了?今天情绪好激动的样子。又做噩梦了吗?”

  “嗯……”西行寺幽幽子再次将脸埋进八云紫的白如雪的颈部,呼出的气息拍打在八云紫的颈部引得八云紫发出笑声。

  “幽幽子……你弄得我好痒……咯咯咯……别闹了~!”八云紫轻轻的将西行寺幽幽子推开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呐,幽幽子决定了吗?跟我一起去幻想乡的事情想好了吗?”八云紫轻声道。

  话音一出,忽然就安静了下来。西行寺幽幽子很想说话,但她发现她失去了这具身体的掌控权,可以说现在西行寺幽幽子只能看着发生的一切,却什么都做不了。「带有(歌圣之女)的是身体主人,没带歌圣之女的是白玉楼之主的西行寺幽幽子。」

  场面十分安静,传入两名少女耳中的只有那微弱的虫鸣。周围飞舞在空中的萤火虫有意无意的围绕着二人,八云紫忽然站起来伸出细腻白晢的手。一只萤火虫则落在八云紫的手心散发出微弱的荧光。

  夜空中,闪过一道白色的光,随着第一道的出现、第二道、第三道甚至更多出现十分壮观。见此,八云紫有些轻微的愉悦道:“看吶,幽幽子~!那些伤害你,惧怕你的人的灵魂正再被西行妖给吞噬……”

  西行妖?西行樱!这里也有个西行妖?西行寺幽幽子听见八云紫的话内心震惊得无以复加。

  西行寺幽幽子(歌圣之女)低垂着螓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对不起,紫……”丢下这么一句话,西行寺幽幽子(歌圣之女)跑向灵魂飞往的方向。

  「不行,西行妖必须被封印起来。」

  西行寺幽幽子(生前)跑得很快,但因为鞋子的缘故,一个不慎摔倒在了地上。手上被擦破了一点皮。西行寺幽幽子(歌圣之女)索性将鞋子脱掉,脚上只套着一双单薄的袜子在地面上跑着,磨破了双足也不顾。待她跑到西行妖所在地,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

  无数个人面对着西行妖,双眼无神,口部大张,蓝白色的灵魂从他们张开的口里出来飞向开满樱花的巨树——西行妖。

  “好美……”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长眠在西行妖之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马上她将脑子里这个荒唐的想法给甩了出去。

  「是啊,好美~!没想到盛开后的西行樱这么美呢。」

  西行寺幽幽子(歌圣之女)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虽然很美,但不得不说。是时候该结束了~!”不知道她口中的结束是说她自己还是西行妖呢~!

  匕首在左手大动脉上狠狠的划过,西行寺幽幽子强忍着疼痛,眼角泛着泪光。将左手高举,“吾献上西行寺家之血,以歌之圣者之女之名,永恒忘却轮回转生,将汝西行樱封印!”左手上喷涌出的血液,在空气中渐渐化作一只只血蝴蝶翩翩飞向西行樱,落在西行樱的花瓣上,西行樱之花迅速枯萎至死。

  西行寺幽幽子在少女拿出匕首划过左手后说的话她忽然一句也听不到了,接着看到西行樱的花逐渐枯萎被封印,她的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了~!

  西行樱的根茎破土而出,将少女缠绕住带入地下,消失在了那个地方。

  人们的灵魂随着西行樱被封印,也回到了他们身上。村民们获救高声欢呼,驱魔师则狂喜的同时脸上也浮现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很好,怪物终于死了~!”人群中忽然响起这么一句话,也不知道那个人口中的怪物指的是西行樱,还是西行寺幽幽子(歌圣之女)。

  “是啊,终于死了~!”

  “再也不用担心了~!”

  树林中,八云紫看到发生的全过程,心里仿佛在滴血,她心疼少女所做的一切,牺牲自己去救别人。但是她做的这一切,所救的人,竟然说着这样的话。八云紫很愤怒,八云紫从森林里缓慢的走出来。右手划过一道线,从隙间内取出一把剑,剑鞘上写着‘楼观剑’三个字。

  驱魔师们看到八云紫脸色突然变换,他们认出了八云紫,那个凶残的妖怪。驱魔师们怪叫一声疯似的想逃走,下一刻驱魔师被一剑腰斩。

  “你们这些都该死!”八云紫的声音嘶哑且冰冷。在被封印的西行妖前,一场屠杀就此上演……

  “真是个笨蛋呢……”八云紫伏在西行樱上,说出几个字后眼泪抑制不住的顺着脸颊滴落在西行妖上,西行樱仿佛是在回应一样,一朵樱花精准无误的落在了八云紫的香肩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音无 说:

刚码完字就发表了,或许有错别字~!请多担待QAQ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