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仙小嘴里不断地传出痛吟,将身上的重物推开。待她看清楚砸在自己身上的重物是何物时,吓了她一跳。那个重物不是别人,正是被八云紫丢进隙间的子不羽,生死不知。

  见子不羽身上遍体鳞伤,昏迷不醒。铃仙也顾不得去追逃走的因幡•帝了。

  八意永琳身前跪坐者一名女孩,一头靓丽的金色齐肩短发系着红色的蝴蝶结缎带显得十分可爱。黑色上衣、玫瑰红一样的长裙,身后有一个可爱的白色大蝴蝶结。身旁漂浮这一只小人偶,模样基本就是女孩的缩小版。八意永琳柔和的笑着看着女孩一小口一小口咬着手里淡绿色像丸子一样的食物。女孩咬在丸子上脸上就会露出很开心的笑容,不时低吟说着‘好吃’的话语。

  “师匠……师…匠…”铃仙将粗暴的将门拉开,扶着门气喘吁吁的叫着八意永琳。八意永琳被铃仙的行为弄得不悦的盯了一眼,铃仙心里一紧才弱弱的说道:“师匠,子羽快不行了。”

  八意永琳闻言冷冷的督了铃仙一眼,似乎在说待会在校训你。上前看了一下子不羽的状况轻笑了一下:“梅蒂欣我有点事要出门一趟就不招待你了。”

  说罢,八意永琳无视了铃仙走出了房间。铃仙还没弄明白什么事,以为师匠不想救人。一下子急了。“师匠~!子不羽不救了吗?”

  八意永琳不说话,铃仙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将子不羽小心的放在榻榻米上追了过去因为着急声音也不自觉的提高了几分:“那师匠为何要出门呢?”八意永琳古怪的看了铃仙一眼。

  “去我房间将治疗伤势的药给他服下,我去三途河一趟,等我回来。”话音落下,八意永琳消失在天际。

  铃仙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失态了。师匠说道三途河的时候,她便知道了。师匠这是要去三途河跟某个死神的手里抢夺子不羽的灵魂。让自己去给子不羽服药治疗一下子不羽的身体上的伤,以至于子不羽还魂的时候不会因为伤势过重导致再度死亡。

  ……

  三途河,冥界的河名。又称之为葬头河、渡河、三濑河、三涂川。是生界与死界的分界线。生灵死后都会到达此处渡河前往地狱接受阎魔的审判,根据生前的罪行来决定是前往冥界还是地狱。

  三途河的水流会根据死者生前的行为,而分成缓慢、普通、急速三总,,故被称为‘三途’。三途河边有地狱专程派遣的死神引渡死者渡过三途河,相对的死神有时也会收取一些好处。

  在三途河一旁,一艘简陋的小舟停泊在岸边。船上没有一个人,而不远处的巨石上躺着一名红发巨乳,身着蓝底连衣长裙带有白色的外摆,腰间系有要带,脚穿一双厚底木屐的少女,身边摆放着一柄巨大的死神镰刀。巨石附近成群的血色彼岸花将少女围在中间构成一幅另类的风景。

  “又在偷懒嘛?你就不怕四季映姬突然来检查工作把你抓个正着吗?”八意永琳平淡的说着,那语气好似再跟老朋友聊天一样。

  本在小憩的死神少女被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如弹簧般的迅速坐起来。看到来人后松了一口气,打了个哈欠,慵懒的问道:“什么啊?吓我一跳。好久不见你来了,怎么又来打架?”

  “你就不怕有死者趁着你偷懒的时间,偷偷乘坐小舟渡河吗?”八意永琳问所非答自顾自的问着。

  “哦?那个啊?那个小舟只有我能驾驭,所以无须担心。”死神少女满不在乎的说着。

  “那么,打招呼的话已经结束了。开始正事吧~!”说罢摆出手中变幻出一把巨大的弓,眼神变得十分锐利,像一柄利剑盯在死神少女身上,仿佛要将她刺穿一般。

  死神少女一下子就慌了「喂~!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一言不合就开打呀?我还没准备好呢~!」

  见八意永琳的离弦之箭激射出去,死神少女手忙脚乱的将镰刀捡起来狼狈的躲开。身后传来炸雷般的声响,回头望去哪里还有之前的巨石?有的只是一个深坑。死神少女失态的怒吼道:“你想杀人啊你!”

  T最◇新章Fy节上酷匠4◎网S

  “你不是人……”八意永琳难得说了回了一句话。死神少女顿时气节,说得好有道理她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八意永琳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下一支箭已经搭在弓上。死神少女被打得来脾气了。

  “老娘不发威,当我是琪露诺呀?”话音落下,死神少女随手将手中舞了几圈,如脱缰的野马飞射出去。

  讲道理,八意永琳的实力在神上位。

  而死神少女的实力,不过接近准神而已。

  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自然是死神少女被单方面的被虐待啦。

  死神少女此时倒在大坑中,身上的连衣长裙因为战斗被打得破碎,白晢的肌肤大片大片的裸露在空气中,春光大泄。两眼无神的望着天空。

  “嗯?不反抗了吗?那么把东西交出来吧。小野町。”小野冢小町死神少女的名字。

  小野冢小町闻言都快哭了。姐姐,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是你,把人家虐了一顿后还让人家把东西交出来,弄得好像这一切是我的错一样。

  八意永琳沉思了一会儿,将子不羽的外貌特征告知后。小野冢小町从坑洞里爬出来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埃,到底是个死神,恢复能力还是很强的。

  搜寻了一下记忆,发现好像自己没有引渡过符合八意永琳说的人类,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八意永琳好像明白了什么也跟着皱了一下眉头,子不羽身上的灵魂已经不在了。既然没有来三途河那又去了哪里呢?

  “奇怪?今天引渡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八意永琳你说的那个人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会不会弄错了?”小野冢小町摸着光洁的下巴沉思道,想了片刻一道光闪过下意思的说出来两个字“冥界?”

  冥界?应该不会再冥界吧?但是如果不在冥界这也说不通,毕竟死神说了没有引渡过他。看来要去一趟冥界了,有些头疼了。在死神手里抢人容易,在白玉楼之主手里抢人就有些麻烦了呢。

  想到这里八意永琳眉头紧皱,感到头疼不已。小野冢小町想了想谄媚道:“看来八意永琳你好像有麻烦呢?要不要我帮忙呀?”

  “你想偷懒?”八意永琳直白的话语让小野冢小町脸红了一下。

  “怎么这么说呢?你看原本要来三途河的死者却没有来,直接去了冥界。身为死神可要调查清楚呢,这可是我的职责呢!”小野冢小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随你了~!”八意永琳满不在乎的说着,反正要她一个人去冥界白玉楼还是有嫌麻烦的,有个人帮把手还是能减少不少麻烦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音无说:

  实习将至,可能要进宫(太监)一段时间了~!感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