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那支迷你骑士枪正是蓬莱丢出去的。

  “我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就算你不出手我也会出手的。”说完转过头看着蓬莱道:“虽然博丽巫女规定不能插手人里的繁杂琐事,但并没有说不能间接干预,只要我们不留下痕迹谁也不知道使我们做的!”

  教棍被削断,还是极其诡异的攻击方式。壮汉们恐惧的往后退,涧智健人也缓和了半天才恢复过来,强装镇定的走上前怒骂‘饭桶’。看着子羽的手脚呈诡异的姿势瘫在地上,他伸出手去拨弄他的手脚,沉吟道“嗯,不错果然被打断了的,不过这小子是死了?”

  依玥闻言恍如惊天霹雳,整个人呆在那里。

  涧智健人转身还未等他意气风发,就被一双大手抓住,吓得他魂飞魄散。他机械般的扭过脑袋看着那双手的主人,此时子羽的瞳孔与之前不太一样了,瞳孔呈诡异的银白色仔细看似乎有什么在燃烧一样……

  他想挣脱子羽的控制,但发现抓住他的那双手好像是钳子一样死死的控制着他完全无法挣脱,忽的下体传来一阵剧痛。痛的他惨叫出声。

  听闻耳边传来的动静,依玥的眼神渐渐恢复聚焦,看到子羽并未死心里不断的念着‘太好了……太好了…’至于其他的异样,依玥完全没在意。对她来说他外貌无论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只要还是他就好。

  管家听到少爷那杀猪般的惨嚎忍不住喝住:“小子!你别乱来~!快放了我家少爷!”

  “放人……”子羽他说话了,但声音是如此的冰冷没有丝毫温度,像似从冰窖里捞出来的一样。

  管家闻言,没反应过来。放人?放什么人?随后涧智健人的下体再次被一记膝撞,杀猪般的嚎叫再次响起,管家清楚的看到自家少爷胯下已经有血渗透了裤子滴落在地面上。涧智健人的脸都疼的扭曲了忍着痛咆哮道:“放…人…~!快…”

  依玥爬起来抹了一下脸上的泪痕,迈着小碎步向子羽跑去。

  “人也放了,快放了少爷!”

  子羽将涧智健人松开,然后在其背部送上一脚,整个人飞了出去。迅速带着依玥退出涧智府邸。上空的上海、蓬莱也随时消失不见。

  一路狂奔,也不知道逃出了多远。最后子羽站在原地不动直视依玥。依玥与之对上眼,她感觉此时的他有些陌生,好像不是他但又好像是他。

  “你……”还未说完,子羽一头栽进她怀里昏死过去。

  “看来他那种特殊的状态已经结束了……”上海、蓬莱凭空出现在依玥面前,把她吓一跳。上海、蓬莱,爱丽丝小姐的人偶她还是认识的。

  涧智家,“是谁!是谁干的!”涧智直彰的怒吼声吓得在场的下人都不敢说话。

  管家小心翼翼的走到老爷身旁附耳将事情前后一一道来,随后管家被涧智直彰一脚蹿出老远。

  “追~!给我追~!纵然他有天大的本事老夫也要他死无葬身之地!”涧智直彰的怒吼声响彻在涧智家上空!

  ……

  夜,不平静的夜晚。

  涧智家主身后站着一波人与他前方不远处的人对恃。站在涧智家对面的正是稗田家,与涧智家主对恃的叙伯,眼神锋利的像一把利剑。

  相比涧智家主此时眼神有些阴晴不定,心里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他只是想帮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报仇。这倒好,人找到了却被一群人给护住了,而且在依玥怀里昏迷不醒。再看看他们身前的那群人,看那副架势是保定他们了。要是别人他还会直接杀过去,但对方不是普通人啊,稗田家的人他不敢惹,但是涧智直彰他也不想就这么算了,要知道他这个儿子是他好不容易才搞到手的,现在他那里还有那种精力再去生一个?这倒好他只是出去办点事去回来就收到噩耗,说自己儿子以后不能人事,这不是要他涧智家绝后?

  涧智直彰很生气,气他那个一事无成整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满脑子不是女人就是玩乐,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看到稗田家人群身后的子羽,眼中的凶光毫不收敛,那模样仿佛要将子羽给生吞活剥了一样。

  两方对恃良久,涧智直彰终于沉不住气了,“不知阁下是什么意思?我只是想抓住残害小儿的凶徒,为何要拦我?”虽然对稗田家畏惧,但气势上不能输,何况还是在自家人的注目下。

  “没什么意思,只是拉着自家人出来办点事。阁下请自便。”

  涧智直彰那个气呀,你出来办事?还让我自便?你都把我要抓的人都给护在身后了,让我怎么办?自便个鬼啊?涧智直彰胸口剧烈起伏几下平复一下心中的怒火,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真当他好欺负?

  “阁下莫不是认为老夫好欺负?”涧智直彰沉声道。

  “那个……是叫直障……是吧?你这话从何说起呢?老夫都说请你自便了,你却说我欺负你?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啊?”

  涧智直彰听了快气炸了。对方装傻就算了,还骂他是智障。涧智直彰黑着一张老脸沉声道:“既然如此,给我上~!抓住那个小子死活不论!”

  叙伯的脸色没有之前那副轻视之态,严肃的看着接近的人群。身后的家仆一个个从叙伯的身后窜出。眼看两方就要碰撞到一起时,子羽消失了。

  感觉怀里的人消失不见,依玥一下子慌了,四处张望试图寻找他的身影。一瞬间,仅仅一瞬间,一个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切唯有一个人看清楚发生了什么,虽然只是一丁点,但他看到了~!那个东西,他无法理解。待涧智直彰回过神来怒吼道:“老匹夫!你把人弄去哪里了?”

  “……”叙伯面无表情的制止了家仆,一瞬间双方都停手了。叙伯转身准备离去,家仆们有序的跟在其后。

  “站住!”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再去追那个小子了。刚才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想必你看到了点什么吧?难道你真的联想不到什么东西吗?”叙伯冷道。

  涧智直彰沉默良久,感觉背后好像被汗水浸湿了。但他不甘心,难道他儿子的仇就这么算了?涧智直彰看到了依玥。

  “等等!那小子我们可以不追究但她必须留下!”涧智直彰指着依玥阴沉道。

  依玥见对方指名自己,脸色被吓得煞白。为什么?为什么又是我!?

  叙伯微微偏过头督了一眼依玥,又看了看涧智直彰等待他说明缘由。

  9w酷匠网唯一正W版,e'其H!他都;|是《盗版☆r

  “若不是这个小贱人,我儿子也不会变成那样……所以她必须交给我们处置。阁下没有意见吧?”说完涧智直彰阴森的笑了笑。

  “哦?那么依涧智家主的意思就是说公子所作所为没有任何错误反而是别人的错,是吗?”就在叙伯思考的时间,传来动听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