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布置,陌生的房间这是依玥醒来后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沉思片刻后,她明白这或许就是那个纨绔子弟的家。依玥被那纨绔少爷关在这个房间已有两日,下人送来的食物她一直未动,也不敢动。那人连强抢民女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谁知道不知道会不会在食物里下药?

  「他会不会来呢?或许会吧……或许……不…会吧?」

  “依玥醒了吗?”伴随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传来涧智健人温和的声音。也不待依玥回答,就直接推门而入。

  听见来者的声音,依玥的脸色瞬间换成了一副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涧智健人见依玥还是这幅模样,内心谩骂不已但却又不好发作。两日的时间涧智健人这几日为了给佳人留下好印象将自己披上温文尔雅的书生模样,说话文绉绉的各种细节礼仪简直快把他逼疯了,如果这一切有所回报还好说。偏偏那女人无动于衷还对自己摆出那副冷冰冰的模样,想着就火大。

  每次都将自己赶出去,自己还无法对她发怒还要笑脸相陪,想想都觉得自己贱的不行。今日还是这般,涧智健人终于装不下去了,将这层伪装给撕破怒骂道:“贱人,给你面子你不领情。非要我动强是吧!”

  依玥见对方狗急跳墙,终于原形毕露冷笑道:“怎么?涧智少爷您装不下去了吗?”

  见依玥这么说涧智健人哪还不知道,原来他早就发现自己这两日的态度都是装出来的,想到自己这两日受的折磨内心的怒火蹭的一下飙升上头,几个箭步走上前将桌掀倒在地冷道:“既然这样也省的小爷再装那副文绉绉的模样了。小爷就跟你坦白了,明日小爷要纳你为妾,你答应也的答应不答应也的答应,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依玥不屑的冷笑:“既然如此,那你还来跟我说什么?你是不是脑子门夹了?还是说你这种属于天赋遗传?”

  涧智健人闻言一时气结,伸手便要对着依玥的脸扇去。依玥见了闭上眼似乎等待着他扇下来。久久不见那记耳光落下,只闻涧智健人怒骂了一声‘可恶’然后将自己脚边的桌子、椅子、花瓶能摔的全都摔了发泄着。

  依玥冷笑一下懒得再去多看他一眼。涧智健人之所以这么愤怒正是因为依玥的那句‘属于天赋遗传’。涧智健人他十分不喜他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就算了他父亲的比起他的更为不堪——涧智直彰,该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吗?这永远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少…少…爷……”门外传来一名下人颤音。

  正在火气头上的涧智健人咆哮道“什么事!”

  听到少爷的怒吼,下人更加害怕了“有…有人…闹…闹事…”

  “废物~!有人闹事让人撵出去就够了!这种事情也要通报我!劳资白养你们这些饭桶了啊?”

  “可……可是点子有点扎手……”说到这里下人越说越小声。

  涧智健人阴沉着脸走出房间,下人弯着腰跟在涧智健人身后。「有人闹事?很好,劳资正愁满肚子的火没地方撒,自己撞上来看劳资不整死你!」

  待涧智健人赶到现场,忽的一阵风从自己身旁刮过去,仔细一看刮起那阵风的物体正是他涧智家的管家。而打飞管家的人,面色苍白,与他的白不同,身子亦如他一般瘦弱,但对方的相貌比他好太多。见此涧智健人就妒火中烧了,单凭这一点今天就要他躺着出去!

  子羽放倒三名壮汉后,还将那出言不逊的管家给打飞后气息相当不稳定,剧烈喘息着。只见来了一名身着华丽服装的男子瘦弱的身体,苍白的面孔。他也打听到涧智家少爷的大致模样,是此人无异了。

  酷匠;网di永+久☆E免wJ费看。小说h

  “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呃?知晓小爷明日要办喜事还敢来闹事,我该说你找死呢?还是欠抽?”涧智健人黑着脸沉声道。

  “呼……哈~!”子羽依然在喘息着。

  见他不说话涧智健人以为他是在瞧不起自己,气急败坏的怒吼道:“来人!”话音落下,数十名手持教棍的壮汉整齐有序的聚集在他身后等待指示,涧智健人大手一挥“将这不长眼的混小子乱棍撵出去!”

  得到命令的壮汉应了声是,一拥而上!依玥这时走到涧智健人身旁督了他一眼,随后刻意与他保持了一定距离,发现闹事的人瞳孔猛缩~!嘴唇颤抖着,如果离得较近就能听得到她此刻不断地重复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来?”

  依玥阴沉着脸,冷道:“住手……”

  涧智健人听到这句话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让自己住手?依玥见对方没反应不禁又加重了语气。壮汉们闻言停下了脚步看向涧智健人询问他的意思。涧智健人这次可以确定不是幻听了,他怒极反笑示意他们住手,他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想搞什么。

  “事到如今你还来做什么?”

  子羽望着依玥的表情心中一痛,他并不是傻瓜也不是木头,对于依玥的感情它还是能察觉到一点的,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她,在感情方面他完全是一个小白。

  “我来接你回……咳咳……家……”

  依玥闻言冷笑不已,这算什么?把我当做宠物了吗?心情欢愉时撩拨一下,没有闲心时就将至丢在一边?好过分,你真的好过分。

  “你真的好过分……”依玥话音落下,眼泪涌出眼眶顺着脸颊留下两道泪痕。

  涧智健人见两人完全将他无视,怒不可言“打~!给我打!往死里打!”连叫了三次打,气的他手直哆嗦。

  大汉将至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对着子羽的背部直接砸去,教棍打击在肉体上的声音带起一个闷哼声,子羽感觉呼吸一窒脸色十分不好看。

  听到子羽那声轻微的闷哼声,依玥感觉心被什么揪了一下,想要上前去却被涧智健人拉住一巴掌扇到她的那张精致的脸颊上阴冷道:“你若敢过去给我丢人我这就让人打死他!”依玥捂着被打的脸颊凶狠的看着他那眼神似乎想要把他给吃了。

  子羽半跪着足足三息这才缓缓站起来,极其缓慢的挪着步伐走向依玥,这一会儿壮汉们犹豫了,人心都是肉长的。见此谁还下的去狠手呢?

  涧智健人见此不怒反笑“今天你们手下留情我也不怪你们,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听说你们都有妻小?不知……”壮汉们闻言浑身剧颤,看向涧智健人如同看着魔鬼一样。涧智健人内心冷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放心,这是对那些手下留情的人说的。今天你们把这人的手脚给我打断,说不定小爷高兴打赏你们些许,让你们一家妻小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

  大棒加红枣,这方法虽然俗但实用。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人心?那只不过是个可笑的字眼而已。被利益熏心的人那不叫人,而是野兽。

  其中一名大汉发狠怒吼着狠狠的砸到子羽的背部,有人打出第一下那么自然就有第二下、第三下。早已虚弱不堪的子羽又如何打得过体力充沛,还带着武装的大汉呢?子羽单方面的被殴打,此刻他能护住头部就已经相当吃力了。

  “住手~!别打了……别再打了!求求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别再打了!他会死的……”依玥捂着耳朵,眼泪不断往外涌,无力的跪坐在地上抽泣道。

  涧智健人装作什么都没听到一样,看着子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肆意的狞笑着。

  涧智府邸的上空,蓬莱、上海看着这一幕,玉手紧握,指节泛白,贝齿都快要被咬碎了。

  下一刻壮汉们的教棍尽数被削断,一道银光落到涧智健人所站之处,那是一柄迷你的骑士枪,涧智健人被吓得腿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的惊恐之色早已覆盖了先前的那副表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音无说:

  端午节快乐~!我也好想吃粽子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