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子羽昨夜一宿都在忙活人偶的事,直到将那些失败作全部完成后因为实在敌不过倦意就这么一头栽倒再地睡了过去。此时睡在地板上的子羽身上盖着一张绒毯,想必是上海或者蓬莱为他盖上的。

  “吱呀~!”门被轻轻的推开,因为力度不大,开的很慢,声音也被拉的很长。察觉到声音上海、蓬莱第一时间飞到门前乖巧的飘在那里。来人正是爱丽丝。爱丽丝看了看角落那一排整齐的人偶,又看了看那个纸箱大致上的明白了。看着在地板上沉睡的子羽复杂的看了一眼,转身走出房间,“多管闲事……”

  上海、蓬莱闻言俩人对视一笑随后跟了上去。

  ……

  人间之里身着一身黑色华丽长袍的男子,相貌却是十分平庸,丢在人群中都找不到他人那种。腰间别着一把小太刀看那模样应该只是用来装饰用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身子瘦弱明眼一看就明白是被酒色给掏空了身子。身后跟着几名随从,男子走在大街上一双色眼不停的在来往的女子身上乱看,侵略的眼神在对方身上肆意妄为,引来对方的不满与怒斥后,不怒反笑。此人正是人里一财主家的儿子涧智健人,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涧智健人带着几名仆人在路上大摇大摆的逛着。片刻涧智健人脸上的表情僵住了步伐也停了下来,好像被人定在原地不能再动一步。身后的仆人见了有些奇怪,自家少爷是怎么了?随着自己少爷的视线望去,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的摇了摇头心道:“又一个姑娘要毁了……”

  涧智健人发誓,他还没见过如此水灵的女子,虽然心中有一个他日思夜想的稗田家家主以外,但那个人他不敢想。因为他惹不起也不敢去招惹,所以心里大叹可惜。他带着仆人一路尾随着依玥,直到到了泽中酒馆。涧智健人看着酒馆心里差点笑出声“很好,没有背景~!哈哈哈,劳资终于走运了!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她~!”

  依玥来到酒馆,看着空无一人的酒馆叹了一口气。往日都是她跟爷爷一起打理的,自爷爷不在后子羽偶尔回来酒馆帮帮忙,但近几日都不曾见到他的身影。依玥站在柜台边擦拭着碗碟,幽幽一叹,“今天也没来吗?”

  说到这里手中的碟子从手中滑落摔得粉碎。依玥看着地上那一堆陶瓷碎片心里浮出一股莫名的心悸感,总觉得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依玥弯下腰准备将碎片捡起来,这时大门被踢开了,走进来几名壮汉。依玥以为是客人,对之投去抱歉的微笑,“抱歉客人,现在还没到营业的时间……”

  门外传来一名男子张狂的笑声,“我们可不是吃喝的,我的目的可是你!”

  来人正是涧智健人。路上的行人都被泽中酒馆的声响给吸引了,许多人驻足旁观。

  涧智健人慢慢接近依玥,眼睛不停的在依玥身上游走,眼神里占有欲十分明显。随后对着依玥大笑道:“我决定了,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妾了。”话音落,周围的行人对着涧智健人指指点点似乎不满此人的行径。依玥不理解的看了他一眼,眼中的厌恶之色丝毫不掩饰。

  最`新章03节:上{酷匠网…s

  涧智健人也不恼怒,直接让人将依玥打晕给绑走了。也不顾他人的指指点点,似乎他这事没少做过。

  行人对涧智健人的行为就一个字:狂!

  这时泽中酒馆走过一名少女,少女身边有两只迷你人偶跟随。少女金色短发,白如凝脂的皮肤看上去就像人偶一样。宝蓝色的瞳孔显的美丽异常,身着蓝色的无袖连衣裙,肩上披着带有荷叶边的披肩,头上带着红色蝴蝶结的发卡,乍一看少女整个的主色调就是蓝、红、黄三种颜色,仔细一看则又强调了蓝色。身旁总有两个人偶环绕着,仔细一看人偶的模样会发现人偶居然与女孩的模样有八分相似。

  涧智健人看了呆了一会儿随后大呼好运,居然又遇见一名美女刚想上去搭讪。随从见此差点没把魂给吓没了,连忙上前制止。“少爷!不可……这个万万不可!”

  涧智健人对随从的阻拦十分不满,直接一耳光呼了过去。随从被扇的有些眩晕,但不敢有任何不满,随后涧智健人怒道:“你不给我说清楚的话,小爷弄死你!”

  随从连忙哈腰点头,随后附耳到涧智健人说明。听完随从说完,涧智健人感觉身后被浸湿了一大片,随后又是对着随从一耳光怒骂:“你他妈不早说!”

  仆人十分憋屈捂着脸不敢说话。他知道,如果他说话的话还要挨打索性捂着脸低着头不做声。

  涧智健人看人群还未散摸着下巴像是在想什么,随后张开双手像是在说什么宣言一样:“各位,我涧智健人将在三天后纳泽中酒馆的老板娘为小妾。倒是希望各位来捧场哈哈哈哈……”说完领着仆从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众人见那纨绔子弟走后议论声一个接一个……

  “哎……又一个女娃被那畜生带走了……”

  “可不是吗?”

  “都没人管得了那些人吗?”其中一名年轻人道“管?谁敢管?人家有钱早就买通了执法队……谁敢管?你吗?”

  年轻人被那人说的一时语塞,默默地低下头不做声。众人对此除了愤怒与惋惜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不久后人群渐渐散去。

  ……

  爱丽丝的小洋房内,上海伸出她那双小手推了推还在沉睡中的子羽。轻轻一推,没反应……

  稍微用点力道,子羽动了……子羽翻身换了个睡姿丝毫没有醒过来的征兆。

  蓬莱见状将上海挤开,随后从身后拿出一面小盾牌对着子羽的脸上就是拍了过去。子羽身子弓成虾一样捂着脸痛呼道:“蓬莱,你也太狠了!就不能换个温柔点的方式叫我吗?”

  子羽知道会这么做的只有蓬莱,因为上海还是比较温柔的,唯有蓬莱娇蛮无礼才会做出这种事。回应子羽的是蓬莱那一声冷哼……

  见状子羽也很无奈,他也不好出手教训更不能责怪。但是抱怨几句还是可以的,“这么凶当心没人喜欢啊?”

  蓬莱闻言身子轻微一颤,但这个动作很细微很难察觉到。随后,蓬莱将手里的小盾牌砸向子羽:“乌璐塞~!”

  再次被蓬莱砸到脑袋,子羽刚想再说几句,还未出口被上海打断了,“客人,主人说如果你醒了让我给您带句话……”子羽看着上海示意她说下去“在此之前问几个问题客人介意吗?”子羽罢了罢手似乎在说但说无妨。

  “听说客人在泽中酒馆工作?”

  子羽闻言内心有些不安,感觉似乎出事了。对着上海点了点头以示肯定。

  “与依玥很熟悉吗?”

  听到这里子羽按耐不住了猛的站起来急促的问:“是不是依玥出事了?快说啊~~!可恶……”子羽敢肯定依玥一定出事了,一下子夺门而出飞快的跑出洋房,子羽现在只快点回到人里,归心似箭的他早就忘却了魔法森林的瘴气。

  爱丽丝站在院子里,拿着花洒正在给花坛里的花草浇水。随后淡淡的道,“上海、蓬莱你们跟上去看看,别让他出先什么意外。”话音刚落上海、蓬莱化作两道光芒直射出去,“毕竟答应了魔理沙送他回人里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