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流水般淌下的黑亮长发,乌发光泽柔润如锦缎,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怜惜,浓浓古风的和服上绣有花瓣与竹枝,材质名贵而华丽,更衬得和服的主人高贵典雅,再加上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庞,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抗这绝色。

  “呐,永琳。还在为那个人类配药物啊?”绝美少女坐在走廊上兜里拿着钓竿,脚边围绕着一只只毛绒绒的兔子。

  “反正我也没事做,配着玩。”

  “嘿欸~!”少女饱含深意的笑着钓竿一沉,少女将钓竿提起来,一只兔子咬在胡萝卜上不断地挣扎。

  帝心疼的望着兔子泪眼盈盈的道“公主殿下,不要欺负兔子呀~!”

  永远亭的主人,蓬莱山辉夜。

  “帝……子不羽醒了吗?”

  “不知道……”

  “我不是让你看着他吗?”永琳呵斥道“师匠,可是…”帝委屈的快哭出来了。

  「可恶,该死的人类。都是因为你,害我被师匠责骂了。」(不愧是腹黑兔啊。心口不一额)

  辉夜望着帝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对着帝招了招手将她拥入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脑袋安抚她。然后慵懒的说道“好啦,帝还是个孩子,难免有些小脾气。铃仙应该醒过来了吧?让她去看看好了。”

  八意永琳放下药剂,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公主都这么说了…………好吧。我去叫铃仙。”

  头好痛,我这是在哪儿?

  子不羽的手放在额头上,半闭着眼睛。感觉脑袋快炸裂了,慢慢的坐起身体。

  对了,我记得最后喝下了八意永琳给我药剂,然后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被焚化了最后晕了过去。想到这里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

  “子羽,醒了吗?”门外响起铃仙的声音。

  门被拉开,铃仙也出现在子不羽眼前。依然是那副奇异的服饰没有变化,脸色也跟正常人没区别,看上去完全不像有事的样子。

  “那个铃仙…..你?没事了?”子不羽清晰的记得,铃仙喝下了药剂一下子不省人事的情景,现在看到铃仙跟没事人一样有些惊讶。

  “没事呀?”铃仙微微一笑,给子不羽倒了杯水递给他然后继续说道“我已经习惯了呢。”

  子不羽接过水,说了声谢谢。然后同情的看着铃仙,他清晰的捕捉到铃仙眼里闪过的一丝恐惧。

  “倒是子羽你还好吗?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了。”铃仙好像在回避那个话题,马上就转移了注意。

  听到自己昏迷了两天,微微一怔刚想说些什么……

  “咕~~!”

  肚子不争气的发出响声,子不羽有些尴尬的挠着脸。

  铃仙掩嘴轻笑道“是我疏忽了,忘记子羽是人类。两天没进食了呢!我这就去准备”说着就起身走到门前拉开门却撞到了人,抬头望去。

  “师匠~~!”铃仙顿时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害怕的低下头。

  看来铃仙没少被师匠欺负呢。

  “恩?要去哪里?”

  “那个,因为子羽先生肚子饿了,我正要去准备些食物。”

  铃仙弱弱的说道。

  永琳提这个竹篮走到房间里面将竹篮放在桌子上淡淡的说“不用了……”

  “欸?”X2永琳不顾二人的反应,慢慢的从竹篮里拿出管药剂。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紫色的。

  看到药剂的瞬间两人脸色惊变,铃仙脸色变得煞白,眼里的恐惧不用太明显。

  八意永琳拿着药剂微笑说道“因为他接下来几天都要空腹~!”

  子不羽惊悚的看着八意永琳,此时在他看来永琳的笑容与恶魔的狞笑无异,而她手里的那支药剂更像是通往地狱的钥匙!

  面对永琳递过来的药剂,子不羽说什么也不接。

  “会死吧?绝对会死吧?喝了那个东西我就能见到地狱了吧?打死也不要喝!”

  永琳见对方顽强的抵抗,似乎早就在预料之中。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迅速将子不羽控制住然后猛的将药灌下,一滴也没有剩下。

  子不羽双手卡在脖子那里,痛苦的发出唔唔的声音然后白眼一翻再度昏死过去。

  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永琳满意的看了看子不羽。这时铃仙才弱弱的发出声音“那个……师匠?子羽先生他?”

  “放心死不了,这次的药没有上次的猛烈,估计他不久后就会醒过来。醒了叫我。”

  说完拉开门离开了。

  “真不明白,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人类让身为月之头脑的你这么做。那可是你好不容易收集的药,就这么浪费在他身上了。”辉夜抱着只兔子站在永琳身后淡淡的说道。

  “公主殿下……”永琳轻唤对方的名字然后满不在乎的说“公主殿下你就当我是心血来潮好了。”

  辉夜不理解的望着八意永琳,平时冷静稳重的她也会说这种话。

  “卧槽~~~~!那个恶毒的女人!”子不羽瞬间从床上坐起身子大骂出声。

  铃仙被子不羽的声音吓到,紧张的说道“子羽小声点!被师匠听见会死很惨的…”

  “那真不巧,我听见了~!”门外传来永琳的声音。

  铃仙瞬间炸毛,浑身颤抖着叫着“师匠”

  子不羽提防着永琳,他又看到了永琳手里的药剂,脸色一变很快又恢复正常了,毅然决然的伸出手。

  永琳一怔随后略带惊讶的口吻说道,同时将药递过去“这次这么听话?”

  “哼,要不是劳资打不过你。我才不会这么做!”子不羽冷哼一声,刺鼻的味道传来让子不语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喝了下去。

  “哦?所以说这是认命了?”永琳轻笑。

  将药物灌下,子不羽紧闭双眼等待着药效发作。良久,什么也没有发生子不羽奇怪的看向永琳等待着她的回答。

  “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试试看。”

  子不羽尝试站起来,长期未活动身体感觉有些生硬。伸个懒腰身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那感觉简直就像活过来了一样。

  “好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

  八意永琳微笑的看着他,铃仙十分开心的笑着说“子羽先生,恭喜你康复~~!”

  子不羽微笑着点头,随后对着永琳深深的鞠了一躬。

  “铃仙,送客~~!”永琳毫不由于的发出逐客令。

  铃仙将子不羽送到迷途竹林外,“在此叨唠了数日,有劳铃仙你的照顾~!在下也该告辞了!”

  “下次,要再来哦~!”铃仙笑着说子不羽似乎想到什么,打了个冷战。嘴角抽搐了几下说道“下次,绝对不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这里!”

  GT更新gx最?#快CD上%酷匠/网W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