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少女从床上坐起,清澈的眸子扫过四周陌生的环境,最后停留在离她最近的八云蓝身上。有些好奇的看着蓝,一双可爱的兽耳抖动一下煞是可爱。

  “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八云白,是我八云家的一份子了。”蓝面无表情的看着白发少女。

  白发少女似乎不太明白,少女左看右看似乎才知道对方说的是自己嫩如葱白手指指着自己,“我?八云白?”

  八云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八云白似乎感觉有道目光注释着她。顺着目光望去,脸色苍白如纸,凌乱不堪的头发,对方跟她对上视线报以一个憔悴的笑容。

  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流下,感觉有些湿意。手摸在脸上碰到了眼泪,“啊咧?我…...哭了?”说到这白抹了一下眼泪但怎么也止不住“奇怪,为什么止不住。为什么一看到你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跑?为什么?”

  “我们认识吗?”

  “不,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子不羽微笑着回答。

  “奇怪……”八云白揉着泪眼盈盈的眼睛。

  “或许我很像你曾经死去的亲人吧?”子不羽的手紧握成拳。

  八云白也努力思索着,试图在记忆力寻找有关他的记忆,但找了很久却没有结果。也只能点头作罢。

  “好了,蓝、橙我们该走了。”八云紫把玩着折扇淡淡的说道“是,紫大人……白我们该走了”蓝回应了自家大人一声,将新收的式神八云白抱在怀里走向八云紫。

  紫拉开一道隙间,优先踏入进去蓝走在最后面,八云白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子不羽身上。

  子不羽忽然眼前一黑,无力的栽倒在地。身体终于到了极限了…吗?

  他在倒下时还听到了铃仙呼唤了他的名字。

  “终于到了极限了吗?也难怪,毕竟是个人类。不过能撑到这种地步真让人吃惊呢。”八云一家消失永远亭。

  -----------子不羽费力的睁开眼睛,依然是那个房间。

  “哦?人类?醒了?”耳边传来少女的声音。

  子不羽偏过脑袋看到了说话的人,或者说兔子。十多岁左右的身体,一身睡衣的着装。

  她就是帝吗?

  帝拿着一根胡萝卜不断的逗弄着怀里的兔子,似乎在打发时间。

  “那个?帝,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倒杯水……”

  “哈?”像是听到什么离谱的事情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子不羽。“虽然师匠有说让我照顾你,可我为什么非要帮你不可啊?”

  帝大声说话的声音吓跑了怀里的兔子,见兔子跑了更加不满了。赌气般摔门而出。

  我什么时候招惹到她了吗?没办法还得靠自己。子不羽苦笑的摇着头想到,尝试着坐起身体。就传来铃仙的声音,“打扰了,咦?子不羽先生你醒了啊?刚刚看见帝气呼呼的跑了出去发生了什么事吗?”

  子不羽苦笑将事情说了一遍,铃仙却不停的为帝道歉。子不羽表示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那个铃仙别叫我什么先生了,如果不介意就叫我子羽吧~!恩感谢你们的照顾。”

  “恩,这是分内之事,不用道谢的。说起来……”铃仙说到这里快速的捂住口,糟糕了说错话了~!

  铃仙小心翼翼的看着子不羽,发现对方并没有她想象中那样出现失落的表情,而是那张温暖人心的笑容。

  子羽先生真是坚强呢。

  “呀~~~~!”铃仙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叫一声,吓得子不羽手一抖将水洒落在身上。铃仙慌乱的道歉并将子不羽身上额水渍擦干。然后红着小脸糯糯的说“我忘记,师匠说。子羽你醒来后要先告诉师匠,师匠有话要对你说。”

  “无妨”子不羽罢了罢手,以示没关系。

  “看来铃仙你有需要我帮你提升一下记忆力了呢?”门口传来八意永琳的声音。

  铃仙吓得浑身毛发炸起,机械般的转头望去。

  永琳剜了铃仙一眼“待会收拾你~!”

  ¤酷…匠网Q…唯(1一正版G,(其他CD都是J盗M版

  在铃仙一声悲呼中,走到子不羽身旁。淡淡的问“感觉如何?人类?”

  “还行吧?”子不羽握了握双手然后不太确定的回复道“看来恢复的差不多了呢,那么这个喝下去!”永琳从身后取出一管红得渗人的药剂。

  看着药剂不断冒出的气泡,子不羽有些不太自然的咽了口唾沫,然后不太确定的看着永琳指着药剂“那个……要我?喝下去?”

  “怎么害怕了?”永琳戏谑的看着子不羽子不羽看了看八意永琳,又看了看永琳身后的铃仙,发现铃仙不断的在摇头告诉他不要喝。

  永琳似乎发现铃仙的小动作,突然叫着铃仙的名字“铃仙!子不羽先生似乎有些害怕,你来给他做个示范!这瓶药剂你喝下去~!”

  铃仙惊恐的望着永琳手中的药剂,最后在自家师匠的锐利的眼神中败下阵来,拿着那管药剂脸上的神情大有赴死的决意。仰头将药剂灌下,随后铃仙捂着喉咙十分痛苦的样子最后倒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小团白色的灵体。

  “好了,铃仙做了示范,这下放心了吧?子不羽先生该你了~!”永琳就像没有发现铃仙的状况一样。

  子不羽已经无法用语言表达此刻的心情了,永琳医生啊你这话完全没有说服力啊~!铃仙都灵魂出窍了啊~!哪里放心了啊~!

  刚想说话,对上永琳的眼睛,十分清澈似乎能透过永琳的瞳孔能看到她的心,子不羽默默的拿起那红的渗人的药剂猛的灌下。

  药液入口,一个字苦~!苦不堪言那种。

  子不羽看向永琳刚想说话,脸色猛的一变,手里的试管落在地上,双手捂着胸口。

  感觉胸口像被火焰灼烧,五脏六腑都被火焰炙烤一样。子不羽的五官痛苦的扭曲在一起。

  身体倒在地上,弯曲成一团。最后是在受刑不过晕死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