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话夜已静,人已寐.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雪白的天使缓缓自夜空飘落.轻盈的雪,和着夜的舞曲,来了.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雪儿披着子不羽的衣服坐在一旁的杂草堆上,目不转睛的望着他忙碌的身影。

  月光温柔的撒在少女身上,夜风有些调皮的抚弄的少女的发丝,少女似乎感觉有点冷了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好像想到些什么精致的小脸上绽放出花儿一样的笑颜,微红的小脸不知是因为有些冷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构成了一副不错的风景。

  「卧槽,卧槽,之前忘记清扫房子,生活用品也忘记买了。现在…哎!」

  某少年的心理是崩溃的。

  子不羽放弃了清扫,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雪儿身边,毫无形象的倒在一旁。

  雪儿眨着眼睛望着他,子不羽面对雪儿的攻势有些招架不住略显尴尬:“咳….!雪儿今天我们就睡这里不介意吧?”

  少女嫣然一笑,躺下身子紧紧的贴着子不羽似乎想从他身上取得一丝温暖。

  雪儿的意思很明显,她并不介意与他天为被地为席,毕竟她以前并不是没有这么做过虽然有些冷,但这次不同,这次有人陪她一起,那个自称为她的家人的人类。

  抱着子不羽的手臂渐渐入睡,脸上带着一丝与安心的笑容。

  子不羽温柔的笑着,手抚上雪儿的发丝闭上眼睛也睡了过去。

  翌日昨晚,是雪儿她睡的最安心的一次不用担心受怕的警惕着周围。

  柔和的风吹过,少女似乎觉得有些冷想要抱着子不羽的手臂,她伸出手并没有想他所想的那样碰到他的身体,少女睁开朦脓的睡眼,周围并没有子不羽的身影。

  雪儿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她四处寻找他的身影。

  「不会的…..他不会离开的,对了房子里面,他一定在房子里面!」

  雪儿看向房子,心里不断的安慰自己,进入房门的那一瞬间,一定会再次看到他的身影。

  少女搜索了整个房子都没有看到他,她失魂落魄的走出房屋,一下子跪坐在地上,眼泪如同脱线的珍珠一样滴落在土壤里。

  白晢的手一次又一次的抹着眼泪似乎想阻止它落下,但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下一刻少女或许因为情绪波动过大,哭泣声逐渐传了出去。

  她能发出声音了……

  另一边,子不羽第二天很早就醒了。想到昨天将雪儿带回家并未帮她处理伤口,不是不想而是没有条件,于是撑着雪儿还未醒就帮她去买药去了。

  「嗯?哭泣声?这方向?是我家,雪儿!」

  子不羽忽然听见一阵哭泣声传来,还是从他家里的方向传来的,下意识的以为雪儿出事了,脸色一变,没命般的窜了出去。

  「骗子,果然人类都不可信。大骗子,子不羽我恨死你啦!」

  P酷匠}网)正*版f首z发

  “雪儿~!”

  少女听到了令她熟悉的声音与他帮她取的名字,喜悦从心里油然而生,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她忘记了刚才心里所想的事情。

  雪儿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去……

  子不羽看到雪儿向他跑来,心里吊着的石头顿时放下了,起初那一阵哭泣声让他错以为雪儿出了什么意外,现在看到她平安无事放心了许多。

  少女一下子撞进子不羽怀里,小手死死的抓着子不羽的衣服似乎害怕下一刻他就会从她眼前消失一样。

  望着眼前少女的一系列动作,他似乎有些低估了雪儿对他的依赖性,子不羽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温柔的安慰着她“对不起雪儿,我没有丢下你不管,我只是去帮你买药,我保证没有下次了。”

  “……………嗯……!”

  雪儿第一次在它面前说话,声音很软,似乎有些怯生?

  “那么我们回家,帮你把伤口处理一下。”

  子不羽拉着雪儿的小手便要走,但发现雪儿站在原地不动,有些疑惑的叫了雪儿一声只见雪儿松开了子不羽的手张开怀抱的甜甜的笑了一下“抱~~~!”

  子不羽宠溺的笑了笑,将少女抱在怀里便走向那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里。

  (喂喂喂,少女先前你还说他是骗纸恨死他了,怎么这么快就?)

  ----------------------子不羽有些心疼的望着雪儿身上的伤口,一点点的帮她清理伤口,子不羽每一次触碰到伤口少女身子明显的一颤。

  一刻钟的时间终于帮雪儿处理了肩上手臂上的伤,刚想收起药物结束,子不羽想到昨天在老宅门前看到的那些血迹,子不羽脸色一沉。

  子不羽向雪儿的胸前伸去,雪儿出于女性的本能,惊慌的捂着胸避开了子不羽的手。

  子不羽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雪儿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身上还有没有伤口,可以吗?”

  雪儿有些脸红的轻微点头,解下了身上的衣物,随着衣物脱落,少女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也暴露在空气中,胸前那原本应存在的玉碗倒扣此时被一层一层白色布条给缠了起来,娇小的身躯似乎因为害羞瑟瑟发抖,两只小手捂着眼睛不敢去看他。

  确认了腹部有一处淤痕外并未有其他发现,那么那个伤口就在身后咯?,当子不羽示意让雪儿转过身去的时候,少女脸上明显出现一丝慌乱。

  这让子不羽更加确定就是身后了,子不羽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少女从未见过他这种表情,在她心里,他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大哥哥,雪儿似乎败下阵来想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耳朵无力的下垂,小心翼翼的转过身去。

  子不羽看到身后脸色骤变,他知道雪儿是狐妖,耳朵看见了可唯独没有看见那只毛茸茸的尾巴,子不羽觉得胸里有一股火焰在燃烧,子不羽将雪儿转过身来抓着她的肩生气的低吼着“雪儿你的尾巴呢?告诉我?谁做的!”

  雪儿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不安的低下头双手不知道放在那里好,心里却有些开心:他这是在为我生气吗?这就是有人在乎的感觉吗?真好….子不羽望着沉默不语的雪儿,心里将伤害她的人,以他所知道的刑法在他们身上实施了一遍又一遍,柔声的询问她“疼吗?”

  雪儿温柔的笑着摇头,子不羽望着她有些鼻酸。

  如此温柔,善良的她却遭遇种种非人的对待,这是为什么?

  子不羽眼角有些湿润。

  雪儿将子不羽拉下身子上前抱住他,用她柔弱的声音安慰着她“哥……哥哥,不…哭,雪儿….没..关系..的~!”

  子不羽有些错愕,明明受伤的是她应该被安慰的人也应是她才对现在却变成她安慰我了,缓缓抱着少女,想到那些伤痕不禁加深了力道。

  少女皱了皱眉“哥…哥..,雪儿…疼…”

  子不羽并未做声,稍稍收回了一些力道,低着头看不到他的脸。

  他紧紧抱着少女,心里暗暗发誓再也不会让雪儿受到一丝伤害,谁也不可以,赌上性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音无说:

有点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