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宿舍惊魂

  ......

  一天眨眼即过,李阳晃了晃昏沉的脑袋,这个时间点是晚自习,对于学习本就不好的他来说,睡觉是消磨看无聊书本的最好办法。

  “哔哔”一道轻声从旁边传来。

  转过头看向一旁的朱小飞,此时他正一脸小心翼翼的俯着那硕大的熊躯,如同一坨肉蜷缩成团一样。随即肥手一丢,一张纸条扔到了李阳课桌之上。疑惑的拿起纸条,轻轻打开:

  “李阳,我奶奶的生日快到了,她很喜欢剪纸,所以我想送给她一副。

  更G新5!最v快}上X4酷匠#,网

  既然你已经答应教我,那么一会晚自习结束等人走完了你就过来,剪刀和纸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还有!你能不能去申请一个扣扣!!!递纸条很麻烦哎!

  3077793083这是我的。

  本宝宝的Name:刘婷婷

  ”

  看着字条上文秀的黑笔字,李阳摇头笑了笑。随即双手探入课桌中,将一部手机拿了出来。

  搜索了一下QQ,然后点击下载。等好了之后便注册了一个账号。

  “Mirr?”看着刘婷婷的QQ资料李阳一阵疑惑。“什么意思?镜子的一半吗”随即没再多想点击了添加。

  做完这些后,便又趴在桌子之上闭着眼睛,睡了起来。

  再次睁开眼时,是被手机震动给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抬起头看着周围已经开始收拾书包的同学。随即伸了一个懒腰,拿起手机。

  “99条未读消息?!“看着屏幕上的显示,李阳疑惑的点开。

  “???”

  “李阳?”

  “是你吗?”

  “说话”

  “喂!”

  “喂,喂喂!!!!”

  随即便是一阵震动

  ......

  抬头看向第一排的刘婷婷,此时她也正巧转过身来,对着李阳吐了吐舌头,脸上挂着一副阴谋得逞的样。

  “嘿嘿,叫你睡!”

  示意朱小飞先走,待教室中的人都已经离去后。

  “哗”刘婷婷立马从课桌之下掏出一长卷红纸,然后打开手机。李阳手中传来一阵抖动。

  “过来”

  看着发来的消息,无奈的起了身,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了刘婷婷对面。

  ......

  夜已深,万籁俱寂。刘婷婷揉了揉睡眼稀松的眼睛,看着手中的剪纸兴奋的举起,敲了敲趴在桌子之上已经睡着的李阳。

  “看,怎么样!”

  睁开眼,看着歪七扭八的剪纸,李阳打了一个哈欠,看了看手表,随即说道:“不错,这么晚了,我要回去了。”

  “等等!等等”刘婷婷听后,急忙将桌子上的碎屑,还有剪刀收拾了起来。一股脑的塞进她那粉红的书包。

  “怎么了?”李阳轻声问道。

  此时已经夜深,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看着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刘婷婷心中有些沉闷,撅起小嘴轻声道:“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家?”

  “恩?”见李阳皱着眉头,忙摆手解释道:“别......别想多了,我只是......怕黑”随即嘀咕道:“谁知道剪个纸要花这么长的时间”

  看着有些扭捏的刘婷婷,李阳好笑道:“你家里人呢,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呀。”

  “呃......这不我奶奶生日嘛,他们已经提前去了奶奶家。现在家里就我一个。”听着刘婷婷的言辞,李阳心中一计,随即故作淫笑一声露出淫邪的笑容道:“你家没人?你不怕我......”

  “呵呵,原来你的深沉都是装出来的,这才是你本来的面貌!就你这小宅男的身板我一个亢龙不悔旋风踢你就趴地上了,到时什么想法就都没有了。”刘婷婷嫌弃道。

  “那好,拜拜。”说着李阳就欲身走出教室。

  “哎!等等”

  “怎么?”停下身转过头来李阳故作冷淡道。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刘婷婷突兀得来了一句,李阳一怔。

  看着细腰挎着粉红书包的刘婷婷李阳轻笑一声,“没有,我可不像你,胆小鬼。”

  “你别不信!”说着二人便朝教室外走去。

  将门关好,李阳低头看着似乎在酝酿什么的刘婷婷,无奈的耸了耸肩。

  随即便朝前走去。

  “我见过鬼。”疑惑的转过头去,此时的刘婷婷脸色有些苍白,睁大眼睛在黑夜中发出些亮光,牙齿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身体有些颤抖。

  “怎么了?别自己吓自己啊”看着样子有些吓人的刘婷婷李阳担心地问。

  “你知道学校的宿舍楼为什么没有A栋吗?”忽然,刘婷婷张开了紧抿的嘴轻轻说道。

  李阳疑惑了一下,随即皱眉摇了摇头,“我又不住宿,而且我是这个学期刚转入学校的。我又怎么知道?”

  “我以前是住校的......直到发生了一件事、在这件事发生以前,我也是个无神论者。

  不过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世界真是有自然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存在!

  我之前住校的宿舍楼里有一个校工,她是一个老太太。有五、六十岁吧,满脸的皱纹,三角眼,佝偻着腰还盘着老式的头。

  老人不太爱说话,总是在默默的干活,她也从来不回家,就住在我们楼下不到10平米见方的仓库里,不打扫时就在屋里休息,小门总是紧闭着。

  有时我们和她打招呼,她也轻声地回应。接触时间长了,我们慢慢地从她嘴里了解到,她是个孤寡老人,老伴前两年去世了,由于自己没有老保,儿子也不要她了,她就到我们学校来打扫卫生,吃住学校都管,也就不给什么钱了。

  我们都觉得老人挺可怜的,可是谁也不愿意和她多接触,说不好为什么。

  高二那年下学期的某一天,我们整栋楼的学生都觉得宿舍楼里老是有一股怪味,特难闻,院领导来了也是掩鼻而进。

  情况持续了近一个星期,直到我们突然发现,打扫卫生的那个老太太已经好久没出现了!于是我们把这个情况反映给院长,他立刻派人来查。

  这种气味确实是从老太太的那个小屋里传出来的,可是她的门像往常一样的反锁着,保卫处立即撬门,打开门之后发现老人已经死在屋里好久了,她全身上下散发着扑鼻的臭气,鼻孔和耳朵眼儿里还爬着几只蛆,我也在场,当时就吐了。

  在她的手里还紧握着一个中年男人的照片,估计是她那不孝的儿子。

  老人没有家属,我们学校就私自决定,将老人的尸体解剖,交予给一个职高的法医系,以便上课时演示用。

  就这样老人的尸体先被推上解剖台解剖,又被高温高压蒸煮,把表皮的肉剥落,最后又被剥落成一块一块的骨骼。

  不久,我们的宿舍楼又恢复了宁静,打扫宿舍的人又换成了一个健康的老头,同学们也就渐渐地把这件事这个人给淡忘了。

  可是,好景不长。

  一天晚上,我们寝室的陈凡柔半夜起来上厕所,她睁着朦胧的睡眼,一步三摇的向厕所的方向走。

  突然,觉得背后凉嗖嗖的,猛的回头一看,借着月光她看到有一个老太太站在走廊里,离她也就四五米的地方,佝偻着腰,还盘着头,一双三角眼突然睁大了盯着她,眼角还正在流着鲜血。

  尖叫一声,然后她用颤抖的声音说“你,你,你是谁啊?”

  老太太还是直盯着她,没有回答。

  陈凡柔觉得不对,想都没敢多想,转身就向寝室里跑。

  而老太太也是颤颤巍巍的向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哭诉着:“我..好...惨...那..,老...伴...死...了..,儿...子...不...要...我...,临..到..死...了...,还...被...又..蒸..又..煮..连..全...尸..都.没.留..下?,我.....恨...死...你..们..啊!!”

  陈凡柔都吓傻了,腿都跑抽筋了,到寝室的几步路就像跑了好几年一样。等回寝室就把我们都喊醒了,把这事跟我们一说,一开始我们不信,但是看着捂着脚一脸痛苦的陈凡柔,我们都一激灵。

  寝室晚上还停电,我们抹黑下了床,一人手里拎了一个凳子,一边走一边喊:“谁呀,谁呀!!”

  这是给自己壮胆,等摸出了门外,可是哪有什么老太太呢!只有一条寂静的走廊和被风吹得嘎嘎作响的窗户。

  我们也不敢睡了,挤在一张床上,空出了另外的四张下铺。我们八个人双眼圆睁盯着门口,头脑时刻的紧绷着,当我们对望时,都看到了对方眼里那种无助害怕的眼神。没经过这种事的人,也许永远感觉不到这种心情,这种恐怖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的情景。

  之后,陈凡柔不知是怎么回事就得了一场大病,莫名其妙的,整天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楼接连的又发生了许多事,总是有人听到有个女的在楼里哭,半夜里有时水龙头还时不时的拧开、关上,还可以听到哗哗哗的扫地声。

  我们实在是害怕的不行了,就向院领导反映了这件事。院领导起初还不信,不过我们众口一词,不由得他们不信。

  后来,院里终于采取了行动,将那位打扫卫生的老太太的头骨和躯干找了回来,又拼了起来,送到殡仪馆火化了。

  于是,我们晚上再也没听到老太太的哭声,陈凡柔的病也奇迹般的好了。

  不过,当我们走过楼下,路过她的小屋时,总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陈凡柔说的那样:“背后凉嗖嗖的。”。

  我们也不敢住这里了,要求学校给换寝。

  不久,我们就搬到了另外的一座宿舍楼里。

  而我们好像有约定一样,再也没人敢提起这件事了。

  后来,可能是心里阴影,我就不再住校了

  ”说此,刘婷婷便止住了话语,沉默地跟在李阳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