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夏笑吟吟的看着殷通道:“殷公子,想不想吃翔啊?”

  虽然殷通不知道什么是翔,但不代表他不知道黄夏想对他做什么。

  殷通惊恐万状道:“你!你想做什么?!”

  黄夏笑吟吟道:“如果,殷公子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吾到时可以放了殷公子!反之,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殷通心惊胆跳道:“什么,什么问题?”

  黄夏狡黠道:“嘿嘿!那就是,如果你是个拥有神力的一位猛汉,什么都可以搬起来,可唯独却有一样东西自己搬不起来,这什么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在后世,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只不过,古人的局限太过小,所以也就没有出现了!

  哎呦呦,这是什么问题,我都是大力士了,而且什么东西都可以搬起来,还有什么东西不能搬起来?!

  不过,殷通还是硬着头皮道:“是……哦,对了!是大山!”殷通说完后,突然觉得,这个问题我答的太好了!等下回去后,必须要记录!

  黄夏摇了摇头。

  殷通马上觉得,黄夏肯定觉得自己说对了,便要装傻!

  不过,势比人强啊!

  殷通马上练练的说了什么“皇宫,天空,大地”什么的。

  黄夏还是摇头,天空好像也是,不过,你丫的能飞吗?就算飞了,也是没有氧气,不到半路马上死去!

  但是,我好像没有说不能搬吧?!等你活到二十几世纪,嗯,保证你飞天!

  殷通急忙道:“那,那是什么?!你要是说不出来,你就必须放我回去!”

  黄夏一脸看傻B那样子看着殷通,吾艹,问题都是劳资出的,劳资还不懂吗?!这智商……啧啧!

  黄夏嘿嘿道:“答案就是……你自己!”

  殷通大惊失色,一脸不信道:“怎么可能?!你骗我!”

  黄夏笑吟吟道:“你自己试试啊!”

  殷通马上抱住自己,可无论怎么样,依然还是在地下。

  “碰!”

  殷通倒下了地,仿佛自己的人生已经失去了色彩,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同时,他也在觉得,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不能在多想想吗?如果多想想的话,一定可以回答出来的。

  如果黄夏知道他在心里说的话,一定会嗤之以鼻,切!任你一万年,你也想不出来!

  被绑住的他,忽然想到自己的父亲,哈哈!父亲一定回来救我的!到时候,我要让你黄夏跪下来舔我的脚!

  黄夏嘿嘿道:“怎么样,殷公子可要说话算数?”

  殷通本欲想反悔,可又想到自己的名声,叹了一口气道:“说,说吧!”

  黄夏的嘴角弧了上去道:“将你父亲的五十铁骑交给我!好不好?”

  殷通大惊失色,铁骑?!谁都知道骑兵一直在战场上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相信只要给它们一些时间,它们绝对会变成战争的主流,迎来骑兵最辉煌的时代!

  殷通犹豫了,骑兵这种兵种,任谁都不想给别人,虽然自家总是去抢那些马贩的马,聚集出了四百五十轻骑骑,五十重铁骑。但是,谁嫌骑兵多呢?

  而黄夏仿佛看破了殷通的心思道:“哎呀!要命呢!还是要骑兵呢?”

  Tr酷◎2匠kH网o-正9版。n首3发

  这一句话彻彻底底地把殷通给完爆了。

  对呀!要有了命,才能有铁骑啊!等我回去以后,一定要五百铁骑,踏破你的小破村!

  殷通连忙赶道:“好!我,我一定给你!”

  可是黄夏又道:“我要的是那五十重装甲铁骑啊!”

  啊?!重骑兵?!他,他是怎么知道我们有五十重骑的?!

  如果殷通要是知道黄夏其实是那时候看到殷商带来的五百铁骑里面居然有五十重骑兵,便想占为己有的话,殷通恐怕要当场昏倒!今天有机会得到,自然是不会错过。

  殷通勉强一笑道:“嗯,明白了!”

  黄夏哈哈大笑,拍了拍殷通的肩膀。

  又叫李元霸把绑在殷通的绳子给脱去,又叫人拿酒那菜来。

  酒过三巡,黄夏一直喂殷通酒,秦朝这种酒,黄夏直接把它当成白开水来喝,绝对是趴不了的!

  他们两个有说有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两个人是好朋友呢!

  而这时,一名十字军来到黄夏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黄夏听后,大惊失色,叫殷通在这里好好喝。殷通不疑有他,继续喝自己的酒。

  黄夏马上跑出了村子。

  黄夏一看,便发现村子的外面有一百轻骑,他们手里拿着枪,穿着黑恺,骑着不同颜色的战马。

  而前面的领头人正是殷商!

  殷商骑着战马前进了几步对黄夏道:“黄夏!快还我儿来!要不然,哼哼,我百骑踏破你的村子!”

  玛德!小的不行,来了老的!

  黄夏对着殷商笑道:“嘿嘿!郡守大人!我这里说不清,还是要贵公子与您谈谈吧!”

  黄夏顿了顿又道:“来人啊!去把我们的殷公子带来!”

  一名十字军马上去了。

  过了一会,殷通醉醺醺的被那名十字军给扶了过来,嘴里还说着“来!继续喝”!的酒话。

  殷通看到殷商后,惊喜过万道:“父亲!”说完后,便马上挣脱出十字军的扶持,赶忙跑了过去。

  因为殷通醉酒,所以还真真的把那些诺言都和殷商说了,还说必须药完成!

  其实,黄夏的用意就是这样,要不然,殷通反悔了怎么办?!

  殷商的脸忽黑忽白的,心里骂道“傻儿子,这种屁话你都答应了?孽子啊!”

  殷商听完后,也不知道这个是不能反悔的了,对黄夏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今日我没有带那五十铁骑来,明日,定会交与你手上!”

  殷商说完,便马上带着“孽子”殷通以及百骑走了。

  黄夏突然想仰天长啸,哈哈!骑兵啊!骑兵!我终于要得到了!古代交战不要骑兵,那怎么行!黄夏突然想把岳飞的那首《满江红》给唱了出来,可是忽然想到什么臣子很,犹未雪什么的,兴致马上没了。

  开什么玩笑,劳资才不想要什么臣子很呢!

  ……

  却说殷商等人这一边。

  殷商高坐在上,殷通跪在下面。

  气氛越来越冷,犹如十二月!

  殷商最先打断这个冷气氛道:“逆子!你可知错?”

  殷通醉醺醺道:“儿,儿不知!”

  殷商马上愤怒了,便要痛骂殷通,可忽然想到殷商是醉酒着,便也没什么兴致骂殷通了。

  而殷商忽然想到,这倒不失是一个好机会!

  殷商对着殷通道:“来我的寝室!”

  殷商说完后,便向着自己的寝室走去!只留下一头雾水的殷通,愣了愣,便也走了上前。

  殷商对着殷通道:“去躺在我的床上!”

  殷通不明白的躺上了床。

  殷商看到殷通进入自己的陷阱,狼性大发,张开双臂,护住儿子,成为了他推到殷通的第一个姿势!

  殷通忽然觉得一个沉重的身躯躺在了自己的身上,便感觉一阵不舒服。

  感动有东西抵在自己的小腹,愣了愣,便马上知道自家父亲要对自己做什么。

  殷通大惊道:“父亲!父亲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回应他的只有一阵阵撞击。

  娇喘吁吁的声音铸造着龙阳之好的重播!

  ps:“这绝对不是一篇耽美文,也不是垃圾文章,对后面的剧情都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