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夏忽然觉得,李伯有很大的概率是穿越来的。

  只可惜,这个并不是!

  黄夏突然暴怒,不是说古代人的局限性很小吗?为什么李伯这么流弊?!

  原因无他,其实也是十亿人口降世,什么人都有,只不过是被抹除了记忆而已。

  只可惜,黄夏并不知道,就算知道了。黄夏也不会太在意。

  那就是,无论如何,你终究是一个古代人!能比的上我这个土生土长在二十一世纪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的高调青年吗?

  黄夏也只是小小的猜测而已,不管怎么说,黄夏也只是觉得他们会一些新词而已。若是他们知道什么火药制作这些。黄夏干脆不要在玩了,直接抹脖子上吊吧!

  开玩笑!要是他们真的都会,自己还玩什么?

  有几千年的历史知识才是自己立足的根本!要真的如果被他们知道了,这就不好玩了!

  楚汉的诸侯的雄才大略绝对比自己强得不止几倍,雄才大略加上二十一世纪的知识,大家可以想象会怎么样!

  黄夏马上说道:“哈哈!李伯,你可是输了!可否愿赌服输?”

  黄夏这一问问得好,说明了你李伯刚刚已经说好了,如果你食言,这可就不地道了!

  李伯无奈吐了一口气道:“老朽愿赌服输!不知,村长有什么条件要说?”

  黄夏笑吟吟的看着李伯道:“我的条件只有两个,第一个是你李伯继续当副村长,还有就是……”还未等黄夏说完,李伯急道:“什么?!不是说一个条件吗?”

  黄夏一脸吃惊的看着李伯道:“可我刚刚说的是随便啊!李伯你没有听清吗?你听不清楚,别人可是听的清清楚楚,大家说,是不是啊?”

  典韦马上吼道:“是!”

  而那些看热闹的村民也是同意。

  李伯无奈,也是默认了。

  黄夏继续道:“而另一个条件就是……你儿子跟着我!”

  李伯吃惊!要知道,他儿子力大无穷,是耕地的一把好手,要是和这个对他们有恩,却好像没有什么大作为的村长,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不过,愿赌服输,这是做人的品质!

  李伯犹豫会道:“好吧!希望村长不要冷落我家元霸!”

  李伯说完,对元霸投了一个加油的眼神,便马上走了,继续过着苦逼员工的生活……

  黄夏马上跑过去,对着李元霸道:“哈哈!我得元霸,如宋闵公得南宫长万啊!哈哈哈哈!”

  说起南宫长万,也叫着南宫万,这人可是非人级别的,绝对和项羽在一个层次!玩战车更是流弊,屠数百人,更是勇猛!

  只可惜,宋闵公这逗比一直羞辱南宫万,南宫万直接把他给打死!然后,自己把持朝政,最后又被宋国剁成了肉酱!

  而黄夏也只是称李元霸武力和南宫万一样,并没有说什么你的品质也是和他一样。

  黄夏可不想要什么稍微羞辱,就直接把自己砍死的猛将。

  李元霸一听,便觉得有些得意,马上对黄夏的好感上升了许多。

  黄夏暗暗得意,哈哈!老子也有门神了!秦琼和尉迟恭都爱哪玩哪去!

  而在另一边……

  ……

  会稽郡,郡治,吴县(上次已说,会稽郡的郡治是吴县。)。

  殷商有些神不守舍的看着会稽郡的公务。

  其实,他对百姓也不怎么滴,可以从他儿子欺男霸女,横行霸道就可以看出来了。

  殷商神不守舍的原因就是,自从抓住了他儿子的大炮,他似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T酷z匠●网}/永Vq久免◎f费;看{_小说/;

  而他当时叫过来了一个男家丁,和他稍微的做了点爱,没想到,居然渐渐地上瘾了,基本是一天不弄,就浑身难受!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女人的时候,便觉得没什么兴趣,就算有,干了一会就没什么感觉了,而碰到男人后,便突然动力满满!

  他可以肯定,自己肯定有了龙阳之好!和那魏王与龙阳君一般了。

  可是,他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儿子那里好像也不小,似乎,可以把玩把玩……

  而这时,一位秦军猛汉来了,他对殷商说道:“大人!殷公子来了!”

  殷商一阵开心,没想到,真是说殷通,殷通到啊!

  殷商马上出了去,便看到自己的儿子一身戎装,颇有将军之风,殷商看见后,便觉得此子定成大器!

  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儿子穿这身戎装,只是为了装酷。因为,殷通觉着最近似乎有战争之事,便觉得穿上了,一定能获得这些小女孩的芳心。

  说不定,殷商马上吐血身亡!

  殷通做了一番礼后,马上道:“父亲!孩儿今日想出去逛逛,不知父亲可否答应?”

  殷商想了一会,就让这小子出去玩玩,等回来后……哼哼!

  殷商马上道:“嗯!去吧!记住了,注意安全!”

  殷通呵呵一笑,便告退了。

  只剩下殷商不知道在想什么……

  ……

  而黄夏正在处理事务,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事情,而是,在算算怎么才可以架空殷商,要想真正的出战,只有一个稳定的后方才可以,要不然,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自己后面会不会出大事。

  黄夏可不想这个样子,如果真的架空不了殷商,黄夏也不想去什么征匈奴了。

  如果有战功,或许会得到秦始皇的重赏,自己马上当官。要是得不到,回来的时候,便发现了,自己所建立的一切,早已经被摧毁!

  自己干脆也不要争霸什么了,还是好好的当个良民吧!

  而这时,典韦马上进了来,这位平时毫不畏惧的猛将居然有了些慌张。

  黄夏马上皱着眉头道:“怎么了?有什么大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典韦马上说道:“是的!主公,是我犯错了!”

  黄夏稍微平静下来道:“怎么了?”

  典韦道:“是那个殷通,他带着五百骑兵,前来我十字村了!”

  怪不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典韦怎么可能怕什么骑兵,他这么慌张,应该是担心自己吧!典韦不怕死,但他怕的是自己的主公死,自己的命运是主公改变的,哪怕是死,也在所不惜!

  黄夏觉得得将如此,夫复何求!这句话算是说对了!

  不过也稍稍皱眉,因为,那个殷通怎么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