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夏对着典韦道:“典韦!你马上去离的府中和他说,可以叫孟皮来参加宴会了。”

  典韦马上道:“诺!韦现在就去!”

  典韦说完,便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飞奔。

  黄夏欣慰的一笑,得到如此忠良猛将,何怕大事不成矣?

  ……

  而这时,典韦也已经来到了离的府里。

  典韦看到的是,早晨起来还未睡醒的离,离马上看到的是一个长相极为丑陋并且非常凶悍的壮汉。虽然见过几次,但今天却是刚刚睡醒,一看到这种人,便觉得吃不了饭了。

  现在已经晚上,而离则是在休息,养养精神。

  典韦不动声色道:“离大人!我家村长说了,您可以让孟大王来参加宴会了!”

  在古代,一般都是主请客,到了黄夏这里,还变成了客请主了。

  离非常不在意道:“知道了,知道了,等我整理整理,我再去大王那里!”说完后,还看了典韦一眼,浑身起疙瘩道:“你也可以走了!”

  典韦诺的一声,便也走了。

  只剩下离在他的夫人们的帮助下洗漱。

  ……

  离穿着一身文士的衣服,一身不可有辱的气息显露了出来。这件衣服是在一个流浪商人那里买到的,离当时觉得这衣服很适合自己,便也兴冲冲的买下了。

  离到现在都觉得这衣服真好。还真别说,离这么一穿,还真的有几分狗头军师的味道。

  离马上肆无忌惮的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孟皮的大厅。

  一进去,便听到了“巴拉拉能量,乌卡沙拉,小魔仙全身变”的话语。

  还看见了孟皮穿着一身天鹅裙,拿着根棍子,转来转去。还闭着眼睛说什么“阿基米德保佑我”什么的。

  离很想告诉孟皮,你真像个大傻子!不过离却没有说什么,要真说,十个脑袋都不够砍!

  离马上道:“大王!黄村长邀请你去参加他的宴会!”

  在离的想象中,孟皮一定会怒火冲天,毕竟,孟皮是主,黄夏是客。哪有客请主的道理!

  不过离却又足够的信心将孟皮给叫去。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孟皮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有一种焦急。

  孟皮马上道:“好!走吧!”

  其实,孟皮一直在修炼“辟谷”可却没有什么长进,心里焦急如火。今天黄夏叫他参加宴会,在他看来,就是指点自己的。并没有想那么多。

  离马上恭了一礼,跟了上去。

  ……

  无数人马齐齐向黄夏的客房来到,这些人就是孟皮立足的根本——猛虎军!这些人自然就是孟皮的亲卫队。而孟皮的身边则是无和离。

  而孟皮身边的那个亲卫却是有些心虚。他的心里一直在做着剧烈的斗争,久久停不下来。

  黄夏马上出了来,对孟皮恭了一礼道:“大王能来到鄙人对大王的宴请,当真是,蓬荜生辉啊!”

  孟皮不耐烦的摇了摇手,摔着他的五百猛虎军进了去。

  当孟皮等人进去后,黄夏的眼睛闪过了一丝阴沉。可有忽然一下,那股阴沉,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酒过三巡,大鱼大肉。无数猛虎军醉的像打拳一般。

  就连孟皮也是接近大醉了,而他身边的无和离,早就被黄夏,典韦和虞子期给喝趴下了。

  就只剩下那个亲卫在赫赫的发汗中。

  孟皮马上醉道:“黄兄弟!我怎么练那辟谷这么久了,还没有什么起步呢?”

  黄夏微笑道:“修仙之事,路途遥远!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还需大王要坚持不懈啊!”

  孟皮若有所思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黄兄弟一句惊起梦中人啊!”

  黄夏浅浅一笑,算是回了礼。

  而这时有一个猛虎军突然倒在了地下,嘴里还吐着白沫。

  无数猛虎军惊奇的看着那名猛虎军,也忽然感觉自己也似乎有一种想睡觉的感觉。他们这么一想,马上就有一堆人都倒在了地下。

  不一会,五百猛虎军全部倒在了地下。

  口吐白沫,两眼瞪起!

  可孟皮却依旧这么喝酒。仿佛没有什么感觉一般。

  黄夏暗骂一声,马上拍案而起道:“孟贼!你烧杀水淹,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枉你为人!简直就一畜生!我黄夏今日代表着阿波罗,消灭你!”

  孟皮一时,反应不过来,可忽然马上也是跳了起来道:“什么?!黄夏!你要杀我?!”

  孟皮抽起自己的佩刀,吼道:“猛虎军!听我号令!将这些人,都给杀了!”

  而这时,一阵清风吹上了孟皮的脸庞。

  孟皮马上看了看四周,结果发现了自己的士兵,却都是躺倒在地。

  孟皮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你给他们下毒?!哇呀呀!我要杀了你!”

  说完后,便举起自己手中的大刀砍向黄夏。

  而孟皮身后的亲卫似乎想到了什么,马上抽取自己的大刀往孟皮的背上砍去。

  孟皮马上听到了身后的一阵风被刀砍下去的声音,一时反应不过来,马上被亲卫正中肩膀。

  “噗~!”

  红色的献血从孟皮的肩膀那里喷了出来。犹如血山之颠!

  “啊~!”

  孟皮的惨叫声马上响了起来,他愤怒的看着亲卫,犹如一头暴怒并且受伤的狮子。

  亲卫看的时候,忽然感到一股虚心,可是黄夏最后那句利诱的话,打动了他。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啊!”

  亲卫举起手中的大刀再向孟皮的另一只肩膀砍下去。

  孟皮情急之下,马上摔倒在地,还像球一样,滚来滚去,躲住了那一刀,但样子极为狼狈。但无论如何,孟皮还是捡到了一条命。

  孟皮对亲卫怒吼道:“小人!枉我如此信任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而孟皮的这么说,不过是想让亲卫回心转意罢了。只可惜,自作孽不可活!

  而亲卫却只是冷笑一声道:“哼!要不是你每日鞭挞于我,我何会如此!”

  亲卫这么一说,孟皮马上闭上了嘴巴。真的,刚开始是因为对黄夏逃跑才会揍亲卫的。可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揍着揍着,就上瘾了。

  而这时,黄夏看准时机吼道:“兄弟们!杀啊!”

  话音一落,五百小天鹅版刀斧手马上从宴席外冲了进来。

  这些刀斧则是黄夏藏在了大马车的暗轴里,等到今日时,黄夏便叫人偷偷的拿了出来。

  原本对这辆马车有些欲望的孟皮,也被黄夏给忽悠到忘了!

  “干他丫啊!”

  “把他们嘿嘿嘿!”

  无数刀斧手冲了出来,他们的嘴里时不时冒出后世的“新词”,黄夏整日的爆粗口,简直就是带坏了他们,要是有穿越人士知道黄夏这么做,一定会鄙视黄夏n遍的。

  而孟皮已经猝不及防了,早已经被五百刀斧手给剁成了肉酱,再也没有那无力的哀叫。

  而那五百猛虎军早已经被五百刀斧手用绳子给绑住了。这些精锐,黄夏可是不想放弃的,如果能拥有这一支有生力量,绝对可以使自身力量增加一个小档次的。

  也不知道孟皮是不是拥有训练这些兵种的办法。黄夏想到这一点,便觉得杀了孟皮太可惜了!只可惜,这也是回天无力了!

  而这时,外面的山贼似乎听到了里面的声音,个个面露疑惑以及凝重。

  黄夏也是听到了这些山贼的脚步声,示意叫五百刀斧手藏起来,而自己去应付他们。

  而黄夏也是知道,这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血战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说:

  ps:今日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