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夏嘿嘿道:“此法的名字便叫做,辟谷!”

  孟皮一脸信以为真的样子看着黄夏。古代信神,封建迷信绝对够多!哪怕是后世的新中国也是出现了一个法轮功的邪教组织。引火自焚的事情都给他们给弄出来了。

  黄夏又道:“这法决的口诀便是……”

  说到这里,黄夏又马上不说了目的就是为了诱勾孟皮的求知欲。果不其然,孟皮一看到黄夏不说了,马上一脸阴沉道:“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点说!”

  黄夏马上急匆匆道!“哎,哎,小人有罪,小人有罪!小人现在就说!”

  黄夏吞了几口水道:“法决就是……乌卡沙拉,小魔仙全身变……”

  黄夏这么一说,把后世的巴拉拉小魔仙的变身法决给说了出来,孟皮马上便听到了里面其中的蹊跷,哪怕古代再信神,也不可能会不知道这法决里面有些不对劲。

  而孟皮的感觉便是觉得有些女孩子。简直,简直就是有辱斯文!虽然自己不怎么斯文。

  孟皮马上一脸不情愿道:“你是不是在欺骗本王?这么幼稚的法决,我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黄夏一脸人畜无害道:“这就对了!越是不知道的东西,那就是最好的!神仙的东西,各个都是神秘莫测,我们这些凡人怎么可能会懂呢!”

  孟皮转念一想,便觉得十分有道理,毕竟,仙人怎么可能会像我们这些凡人那么低俗呢!

  而无便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他也是很信神,但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出来。最终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孟皮哈哈一笑道:“那是!那是!其实本王早就知道了!刚刚不过是在考验你而已!”

  黄夏心里鄙视了孟皮全家,但又有些心喜,那是因为,从孟皮的这句话说来,孟皮就是个爱要面子的人,这么一来,自己的计划就更容易些了。

  黄夏也是给孟皮面子道:“大王英明!真乃不是雄主!”

  说真的,这句话和刚刚的事情也只有一丁点关系,不过孟皮却也是很开心,想到这个黄夏居然这么给自己面子,还夸他,便觉得很开心,同时对黄夏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说着,黄夏还叫小天鹅们拿了一件天鹅裙过来,对着孟皮道:“大王!此衣乃是远古神衣!直应大王所穿!”

  而孟皮一看见这条衣服,便心生厌恶,无数人都痛恨着这条衣服,孟皮也自然不例外。

  孟皮看到那些小天鹅也是穿着这些衣服,便找到了借口道:“这些人也是和我穿一样的!不可!”

  而黄夏早就知道会这样,便道:“他们的衣服是没有经过神力熏陶而来的,而大王的衣服却是有着神力的,自然是不可同日并论!”黄夏忽然又转了转眼睛道:“大王!长生不老啊!”

  而黄夏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孟皮,孟皮马上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穿便是!所有人都退下!还有送黄先生去客房!”

  黄夏对孟皮恭了一礼,便随着那几个山贼下去了。

  大厅里,只剩下孟皮一个人在犹豫不决的思量着。

  ……

  黄夏坐在客房里,这里虽然说是最好的房间,却也只是比那些民房好一些罢了。

  而房间外面则是有一群人,那些人就是五百小天鹅,他们在外面继续练习着他们的“舞”艺,等待着战斗的到来。

  黄夏的房间里有着一位极美的女子,仿佛是天下仙女一般,可是黄夏不为所动,他旁边的虞子期也是一般。

  黄夏对着身后的典韦道:“典韦!你马上去叫那个孟皮身边的亲兵过来!”

  典韦在来到黑风寨的时候,便一直在了,他充当着黄夏的侍卫,一路上安分守己!

  典韦诺的一声,便走了。

  ……

  过了一会,那个鼻青脸肿的山贼亲卫便走了过来。

  而黄夏也不废话道:“我知道你对孟皮心存怨恨!所以,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亲卫道:“你,你说吧!”

  黄夏马上道:“我欲杀孟皮!等明天,你就如此,如此,这般,这般!知道了吗?”

  亲卫大吃一惊,心里却是波涛汹涌,似乎不明白黄夏为什么要杀孟皮。

  黄夏又道:“办完事后,我可以给你一笔不小的财富,你就可以走了!”

  亲卫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心里也就猜测着孟皮应该是惹了这个人,遭来了杀生之祸!

  亲卫深呼吸了下道:“好!我知道了!”

  n酷"C匠网Gm永,w久?G免59费◎)看小,说‘

  说完,亲卫便被典韦给送了出去。

  其实,黄夏这一次就是一场豪赌!把希望寄在了这个亲卫,若是这个人把这些事都告诉了孟皮,哪怕是有十条命,也是不够砍!

  一切,就是按自己的命运来判断了!

  ……

  黄夏看着对面的离,一脸微笑。

  说起离,是黄夏亲自叫离来的,那是因为,计划里,离这个人也是不能缺少的。

  黄夏道微笑道:“离先生!明日,我欲邀请大王来参加我为大王设的宴会,还希望离先生多多美言!”

  说着,手上还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袋子,里面还有着黄金碰撞的声音。

  离的眼睛一下子就放亮了,咳咳道:“嗯!黄先生有这等好心,我一定会大王去的!”

  说完,便一下子抢走了黄夏手中的黄金袋子。

  离并不担心黄夏会有什么企图,那是因为黄夏没这个实力。所以,很开心的拿着黄金走了。

  黄夏暗笑几声,马上叫人把自己的屋子里里外外的设成了宴会的模样,而屋子里,似乎还有着五百人的走过的痕迹。

  宴会,人手,谋划,关系!

  这些都已经打点好了,不知道黄夏到底可不可以完成着个充满了凶机的任务呢?

  黄夏和虞子期道:“子期!你怕死吗?”

  虞子期不动声色道:“我不怕!”

  而黄夏却自嘲一笑道:“我怕!”

  黄夏就在虞子期那有些惊讶的眼神走了出去。

  而另一半的孟皮却在道:“巴拉拉能量,乌卡沙拉,小魔仙全身变!”

  孟皮这位抠脚大汉穿着天鹅裙,拿着一根棍子摇来摇去的说着“魔法口诀”转来转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说:

 ps:我的另一台手机打字好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