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无数人都张大了嘴巴,仿佛在对这种场面感到不可相信,在他们的眼中,瓦哇就是他们最厉害的好汉,绝对是万人敌级别的。

  可今天他们这才发现,他们原来都是井底之蛙,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外面的好汉又有多强。

  今天一个小屁孩就打败了他们引以为傲的好汉瓦哇,那他们这些人就更不要说什么了。

  而孟皮也是一脸不相信的模样,仿佛见到了世上最难以置信的事情,无数人都是摇了摇头,觉得这一生恐怕就是解决不了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而躺倒在地的瓦哇看到众人说这说那的,基本都是说瓦哇很弱鸡,连个小屁孩都打不过!

  瓦哇顿时火冒三丈对着黄夏道:“你!你居然不自己出战,让自己的手下为你而战!真乃小人也!”

  而瓦哇其实也不敢说虞子期弱,刚刚那一击已经让他知道那位少年的厉害了,说真的,那位少年绝对可以杀得了自己,要是自己真的骂了他,还不知道可不可以活!

  而黄夏只是冷笑一声道:“哼!我与大王早已经立下了规矩,说是双方各派一人来对决,而如果按照你的话来讲,我与大王立下规矩,而你在骂我小人,那岂不是也在骂大王?!”

  瓦哇这下闭嘴了,顿时哑口无言,要真的骂孟皮,他还真的有可能有什么三长两短了,其实刚刚他也是一时情急才会脱口而言,要是有理智的话,他可不敢说出这种话来。

  只见孟皮有着不同的怨色,一种是黄夏的,因为黄夏的手下把自己认为得力的猛将给打趴下了,让自己威望下降。另一种是对瓦哇的,因为瓦哇这么不争气,连个小屁孩还打不过,而且还出言不逊。真是想杀又杀不了啊!

  一时,无数山贼左说右说的,大多都是说瓦哇没有遵守规则,还出言不逊,实属可恶!

  而孟皮在无的安慰下,最终道:“没错!瓦哇,你可是真的说我小人?”

  而瓦哇早已经磕头不停了,听到这话后,马上连忙道:“小的有罪,只是嘴巴不好使,这才说了这等脏话!还请大王谢罪!”

  p最‘W新章k节◇、上?酷匠网√

  而孟皮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马上一脸大笑看着黄夏。而黄夏也只是吸引孟皮的注意力,要真的死皮赖脸的继续咬下去,恐怕那孟皮也要将自己咔嚓卡擦了。

  黄夏道:“无事矣!瓦哇将军也不过是一时管不住嘴,这才放下大错,而小人也不过是为我身边的村民抱怨抱怨罢了。”

  黄夏从最开始的谄媚,转化成了不卑不恭的模样,毕竟,黄夏接下来的第三步行动就要开始了。

  黄夏马上道:“大王!我有一喜讯告诉大王!”

  孟皮马上来了兴趣,要知道,喜讯这词可是他最喜欢听的。

  黄夏马上转变成了一股高深莫测,仙风道骨模样,仿佛还有一阵清风吹洒着他那飘逸的头发。

  黄夏浅浅一笑道:“大王!黄某有一秘方,可让大王长生不老,永葆青春!”

  而孟皮刚刚那一股有意思的模样马上变成不屑的模样。其实这样子也是在情理之中,虽然这个时代非常信神,不过却没有人真正的长生不老。

  要知道,有些人是需要事实才能让他们彻头彻尾的相信!

  而古今贤文里的眼见为实,就可以大大的说服了很多人。

  黄夏马上道:“大王!吾昨日在睡梦中,曾梦见了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仙人,他与我对话,说大王乃是天命所归,告与小人一道法决,小人至今为止,还没有看过,特来告诉大王!”

  而孟皮明显有了很大的兴趣,并有些疑惑道:“这位老仙人是谁?”

  黄夏一笑道:“此人叫阿基米德,乃是云游四海的老仙人,因为看见了大王的英明神武,这才托梦于我!”

  黄夏这话对孟皮很中听,顿时开心了起来道:“好!黄小弟!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法术?”

  黄夏高深莫测道:“大王!这里人多眼杂!若是有心人,必定能听到这道法决!”

  而孟皮也是思虑再三,还真别说,孟皮其实也不是很枭的枭雄,猜忌心绝对是滥于脸中。

  无数山贼的心突然寒了起来,他们也是没想到,自己追随的主公居然是这么一个猜忌心极重的人。甚至还有些人暗暗握紧手里的枪,似乎想杀了孟皮。

  可只有孟皮的亲卫队没有起一丝波澜,他们的脸上依旧是那满是沧桑并刀削的脸庞。仿佛一切事情,皆不管他们的事一般。

  黄夏心里偷笑了一番,他也是没有想到,这个计策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效果,顿时觉得自己太英明神武了!

  而旁边的无顿时大吃一惊,他是个教书的没错,连谋士的门槛都没有接触过。但不代表他不会一些为人主的技巧!

  在众属下的面前怀疑,绝对是人主大忌!无便想马上告诉孟皮,让他知道这么做的后果。

  可是一旁边的离却高高在上悄悄的道:“哈哈!主公怀疑的不错!人心隔肚皮!不得不防啊!”以离的聪慧,自然也是明白孟皮的猜忌,而他这么说,也是想孟皮排除怀疑自己的心理。

  而孟皮也就释然了,有自己的谋士判断,自然不会错!

  无张了张嘴,最后叹了一口气。

  离自从来到黑风寨,每日吃喝嫖赌,不过聪慧却没有少,尽管如此,离却也从一名小教书先生逐渐变成了像那些大家族的纨绔弟子一般。

  每日欺男霸女!而孟皮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可是他特别珍惜的谋士。而且他也是和离一样,经常做这些事情。

  最终,孟皮道:“全部人都下去!”

  无数人不得不遵从孟皮的安排,却只有无和离在自己的身边。

  而黄夏也让虞子期出去,他可不相信孟皮敢杀自己,毕竟,山贼鲁莽不可以智慧而言,虽然不怎么正确,却也是十九八九。

  但众人全部退下后,孟皮马上道:“黄村长!现在人都已经走了,这两位先生乃是本王的谋士,无需不言!不知道,可不可以说了?”

  孟皮也是不担心黄夏会杀他,自己的武力他可是很清楚的,虽然感受不到黄夏的武力,却也觉得没什么,自然不会太放在心上!

  黄夏的嘴角那忽然划了上去道:“此法乃是阿基米德所做之法物,只有大王才能知道,此法便叫做……”

  ps:下面要笑爆死你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