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孟皮率领着亲卫队来到山寨大门的时候,已经有很多士兵倒地不醒了。

  孟皮的眼神越来越锋利起来,虽然他很惧怕那个人,可他终究是做过很久的山贼王,也不得不说,孟皮的武艺,虽然不必虞子期这等顶级猛将,但还是过关的。

  而孟皮的亲卫队简直是和那些山贼谈判两者,那些山贼各个都是穿着破衣服,拿着破兵器的,还瘦脸,瘦胳膊的。而亲卫队则是各个穿着不比大秦士兵差的兵甲,拿着有钢铁做成的长枪,长刀,肌肉饱满,面态健康,各个威风鼎鼎!

  黄夏简直就是见了鬼了,这么大差别的士兵,简直算是无与伦比了,心里也在想,看来,这些山贼也不是很厉害嘛!基本算是三国时期的黄巾之乱里面的黄巾贼了!

  不过黄夏还是“嗯哼”一声道:“大王!小人黄夏!特来送五百黄金赠予大王!”

  而孟皮也是在暗暗打量着黄夏,看着黄夏穿着一身暴发户的锦袍,便觉得这个人一定就是黄夏了!不可能有假!

  不过孟皮终究是一个算的过去的小枭雄,道:“哈哈!原来是黄老弟来了!今日一见,当真是一表人才啊!”

  而黄夏也算是在这个时代练出了几分城府道:“哈哈!孟大哥也是盖世无双啊!”

  要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多日不见的好兄弟这般。

  孟皮马上叫人把那些黄金给运到了山寨里,虽然表面这么亲热,可做事情可不马虎!

  而孟皮马上发现黄夏身后居然有一大马车,便觉得里面肯定有黄金,不得不说,除了楚人的文化最高,很多人都是楞楞的,而孟皮恰巧是楚人里面最不爱学习的,而他家也没有钱拱他上私塾,也造成了他这四肢发达,头脑有些简单的特质!

  哪怕是大秦推广的是秦半两,可黄金依然还是珍贵的矿物,无论是谁!

  心思一转,孟皮便马上大笑道:“黄兄弟!今日我俩有缘,何不进寒寨吃酒?”

  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喝酒这个词,所以,全部人都是要吃酒这个词的。

  黄夏暗笑一声,其实他也是算到了,以这些头脑简单的山贼,看到什么东西大,就觉得是宝物,那些小,便觉得是垃圾。

  不过,却马上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孟皮马上一脸大笑,邀请黄夏入内,而他身边的无马上道:“主公!不可啊!小心驶得万年船!”

  无的这个意思也就是说恐怕有诈的意思,建议不要黄夏等人入内。

  而离却好像胜劵在握一般道:“大哥多虑了!不过一小小的村长,焉能击败我等?!而让他们进来,然后带他们去操场,让这些人看看,我们的实力,这也好让他们,不得反抗!”

  孟皮赞赏的看着离,刚刚的一脸怨气,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看着不爽的无,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已经知道了,无惹了他生气,而离的话,不仅仅充满了说着孟皮之势力大!威慑力之大!还说着孟皮之力量之大!

  而无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觉得自己的主公太过爱听谄言了,同时,也有些对自己的弟弟有些不满,为什么要将主公误入歧途?!要是继续如此,恐怕那黑风寨的灭亡之日就要到头了!

  而黄夏并不知道有这么多事,他知道,他的第一步成功了!

  孟皮马上叫人设宴,鸡鸭鹅肉,酒有众多,还有几个不熟悉舞蹈的村姑在跳舞。

  而酒过三巡,黄夏却是丝毫不醉,毕竟,这个时代的酒,简直比上一世的啤酒还不行,当时和几个猪朋狗友去浪,喝过的酒也很多种了,自己的酒量也已经很大了,不过,却只有汉朝时期的酒,才能和啤酒相比了。

  而孟皮等人早已经是烂醉如泥,而黄夏看到孟皮如此,里面也没有士兵防守,居然动了一丝杀机,不过,马上被他推掉了,先不说可以杀得了孟皮,就算杀了,自己可不可以逃脱还是一个问题,就算逃脱了,也是损失惨重!那黑风寨不会推出一个新的首领吗?黄夏可不相信这个山寨里面一个野心家都没有!

  而孟皮等人,忽然醒了过来,一醒来就是看到了黄夏一个人吃酒,马上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情况。

  孟皮“呼”了一声,便道:“黄兄弟当真是酒量过人啊!”

  而黄夏也只是一笑而已,而旁边的瓦哇也已经醒来了,他看到黄夏比他能吃,便觉得一阵不爽,要知道,他可是山寨里面最会吃酒的好汉,今天居然会有人比他会吃,顿时一阵生气。

  而瓦哇忍不住站起来道:“黄夏!你!和我!来比试,比试!可敢?”

  黄夏惊奇的看了瓦哇一眼,便不急不躁道:“好啊!不过,却不是我!”

  瓦哇有些鄙视黄夏道:“自己不敢出战,要别人替你出战,当真是胆不可言!”

  黄夏冷哼一声,然后看向孟皮道:“大王!瓦哇将军居然想比试,可我却不能做什么,所以,小人恳请大王与小人来个武人比拼!”

  接着又道:“双方各自派出一位勇者来比试,谁输谁赢,皆是定数!”

  其实,这是很正宗的武将对决,在战场上,武将对决就是打击对手士气是最好的办法了。

  而黄夏这么一说,便将什么不敢出战什么的都给埋住了,自己这么做自然是遵守规定!

  孟皮二话不说道:“好!瓦哇,你去!”

  而黄夏一浅笑对着旁边的一位山贼道:“你去我的马车上,叫下一位叫虞子期的人来我这。”

  山贼一听,便马上去巨型马车那边将虞子期叫了下来。

  不过一会,虞子期便手提一把黑色长枪过来,对着黄夏道:“不知大哥所为何事?”

  黄夏看了正在场地等的不耐烦画圈圈的瓦哇,而虞子期本就是聪慧,自然知道要做什么。

  二话不说,马上来到操场,阳光普照着大地,无数山贼围着操场,想看着这一个新出茅庐的少年和一个成名已久的悍将的对决。

  大多数人都是对着虞子期充满了鄙视,少部分人是冷眼旁观,并没有什么心理动态。

  而瓦哇那巨大的身躯站了起来,犹如一座小山似得。

  他没有说什么,马上提起一把斧头冲上了前,嘴里“哇哇哇”的大叫,仿佛这样可以增加他的力量。

  而虞子期只是紧闭这眼睛,用那灵动的耳朵听查那微风细雨般的声音。

  而正在这时,瓦哇已经到了虞子期的前面,斧头顺着势冲了下来,犹如猛虎下山!

  而虞子期马上如疾风一般的快枪杀了上去。

  “蒋!”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而虞子期的虎口居然有隐隐欲裂的迹象露出。

  而虞子期也有些后悔的和这壮汉比力气,不过,他终究是项羽麾下的五虎将末尾的虞子期,武力一绝,灵敏也不一般。

  他马上改变了策略,动用了速度,犹如鬼神一般,形影无踪,好像黑暗中的幽灵。

  这让瓦哇非常气愤,要知道,瓦哇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和他比速度,真是太像烦人的苍蝇一般。

  “刹!”

  黑暗中的那一枪仿佛就要注入了瓦哇的心头,瓦哇一惊,情急之下,他居然找不到躲避的地方!除了这块地方!

  而瓦哇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他也只好放下自己的尊严,马上躲避了过去。

  “嘭!”

  }酷…4匠f}网◇正Y版d首发

  巨大如小山一般的身躯摔在了大地上,顿时起了大层大层的灰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说:

ps:三更半夜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