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屋子里的黄夏便觉得没有事干,拿着乾坤戟来练练武,还有看看书,不过书却是春秋,孙子兵法,吴子兵法这些,黄夏对于吴子兵法感动很新鲜,毕竟在后世,吴子兵法已经是基本绝迹了,也是只有黄夏家中的神秘小书库才有。

  黄夏看了看这些兵法,感觉和在家里的一样,没什么奇怪的。请注意,黄夏的家族虽然只有他一个人,却是世界底蕴最深厚的家族,而那些早已经失传的兵法,什么什么的,都有记载在黄夏的家族。

  黄夏突然灵机一动,便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不做出属于自己的兵法呢?到时候,就算没有霸绝天下,也可以名留青史啊!

  不要怀疑黄夏会不会做兵法,是的,他的确不会做兵法!但是,他可以抄啊!

  马上叫一些家丁那一些竹简和笔墨过来,便在上面写了四个大字,就叫做:黄子兵法!而黄夏并不知道他这么一做,导致了中国的军事力量拥有了一个跨时代的跳跃!每个军事家都是更加强了,后世每个世界的军事家无不大大的赞颂黄夏,也让个个朝代的军事家有了这么一个名言:没有看过黄子兵法的将军,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将军!也被后世称为:明祖兵法!

  言归正传,黄夏马上把那些失传还没有编写的兵法给写了下来,什么韩信三篇啊!武穆遗书啊!什么的都给写了下来。黄夏就这么日夜兼程,孜孜不倦的写了又写,等到了五天后,才正式把这本黄子兵法给撰写了下来,其中,自然是少不了修改!

  黄夏眯着黑圆圈兴奋地冲出房门,而外面却是又一位年轻的少女,她看到黄夏急匆匆的出来,马上躲了起来,而外面的侍从却不敢说话,只是在那里默默的装作若无其事的干好自己的事情。

  而黄夏却没有发现,马上来到了虞信的屋子里的大厅,一推开门,便看到除了虞信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男人。黄夏一脸疑惑的看着他,而那个中年人也是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黄夏,黄夏耸了耸的肩膀。

  只见虞信就要开口说出这位中年人的身份,可那位中年人一手把他的嘴巴拦住,对虞信恭了一礼,便自己走了出去。

  虞信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看着黄夏道:“有什么事?”

  黄夏看到那个中年人走后,也不顾忌了,马上搂住虞信的脖子说道:“大事!大事啊!老子我可能要名留青史了!”

  虞信一脸不信道:“骗谁呢!赶快放你的屁!”

  由于黄夏的影响,虞信也是从一位温文尔雅的礼人变成了有些豪放的礼人!

  黄夏嘿嘿两声,装神秘道:“要是你看了,那我可是要杀人灭口的哦!”

  虞信不耐烦的道:“快点!快点!我还有事呢!”

  黄夏也不墨迹了,马上拿出他的“黄子兵法”,给虞信看。虞信起初看到那黄子兵法的时候,还嘲笑了黄夏,说了几句不自量力的话,可是黄夏还是装大神那样摇了摇头。

  虞信马上翻起那本黄子兵法,看到第一页的时候,他还觉得不以为然,可是当他慢慢看下去后,他震惊了!他的眼神渐渐凝重起来,看着黄夏的眼神也渐渐尊敬了起来。

  黄夏起初还没有发现,还是在那洋洋得意,可他看到虞信那种眼神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摸了摸虞信的头说道:“老虞,你不会是发烧了吧?”

  虞信没有理会他的话,马上起身对黄夏恭了一礼,郑重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真是折煞了大人!今后若是有什么吩咐,必定上刀,山下火海!”

  而黄夏一脸惊奇,直接一把抓走黄子兵法,便跑了出去。

  而虞信本来是想问问这本兵法可不可以卖给他,可黄夏还没有听他说话时,便跑走了。虞信摇了摇头,嘴里呢喃道:“唉!又是一个绝世兵神出世了!”说完,便一个人到那里自顾自地喝茶。

  而黄夏抹了一身汗,也是有些怕怕的,起初他还以为虞信是想杀人灭口夺书了,可他还是想多了,不过黄夏又是一脸兴奋地来到了虞子期的院子里,就看虞子期拿着一把长枪耍的生龙活虎,枪枪诛心!每一次出枪时,都会有剧烈的破空声,可以知道,虞子期的武艺更加精湛了!

  黄夏对虞子期道:“嗨!贤弟!为兄给你看个东西!”

  虞子期听到后,放下了手中的抢,抱拳对黄夏道:“大哥!不知是何物?”

  黄夏从身后拿出了黄子兵法!对虞子期道:“嘿嘿!这是为兄名留青史的著作!看看吧!”

  虞子期从黄夏手里接过黄子兵法,一页一页的看,看的出神,好像黄夏就是个隐形人一样。

  黄夏看到时机差不多了,马上从虞子期的手里抽出黄子兵法,虞子期看到自己被打扰,一脸大怒,可是看到黄夏后,也是没有那么大火气了,但还是郁闷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啊?!”

  黄夏一脸笑意说道:“嘿嘿!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虞子期听后,差不多吐死,刚想抢回来,黄夏就不见了,只好心事重重的拿起大枪来继续练习。

  而黄夏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勾起虞子期的求学欲,如果他真的是一个爱学的“好孩子”!那他就好去找自己,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了!

  黄夏来到了自己的屋子,突然听到了一些声音,感动非常奇怪,便暗暗摸索过去,就看到一名体态如水蛇,脸蛋如红枣一般红嫩,前凸后翘,像瀑布般一样乌黑的长发,那如温暖太阳一样的眸子,那是那么美!当真是一副美人图啊!

  而女子也看到了黄夏,黄夏也看到了女子,两目相对,黄夏和女子突然大叫一声。

  “虞薇?!”

  “黄夏?!”

  “你怎么在这?!”

  他们两个倒是挺配合的,说完时,虞薇还娇羞了一下。

  虞薇突然慌乱起来,四处乱跑,突然下面就有一本书,虞薇便给绊倒了,而黄夏眼疾手快抓住了虞薇,可还是有些失误。那个失误就是:两人亲到嘴了!

  虞薇的眼神瞪大的看着黄夏,黄夏却是沉浸在这美味的味道里。

  黄夏的舌头忽然闯进了虞薇的樱桃小嘴里,与虞薇的小舌头缠绵在了一起。嗯,甜甜的,像是琼浆玉露,小舌头还挺闹的啊!看爷怎么收拾你!

  这是黄夏心里所想的。而虞薇却是脑袋一片空白,只是被动的给黄夏欺负!

  突然一声大哭,把黄夏给惊醒了!他看到的是虞薇无力的哭泣。黄夏无数次的安慰他,说自己错了,该死的!可照样没有效果!

  而黄夏只好一拍脑袋道:“唉!找别的女子不就行了嘛!偏偏惹到了这个妖精!”

  而虞薇听到女人这两个字后,马上不哭,一脸严肃道:“女子?你敢找女人!”

  虞薇马上抓住黄夏的耳朵拧了拧,黄夏一阵求饶,虞薇才放了他。

  黄夏无奈道:“我找女人管你什么事?”

  虞薇一阵脸红,最后理直气壮道:“我不管!反正你是我的人了!”

  黄夏无奈!可他居然感到浓浓的爱意,温馨,以及对自己的崇拜!

  u3看M正|,版t章。节上√酷匠I网3

  他想不通!他发现自己似乎也对他产生了爱恋,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但只要知道一点就行!我是她的人,她是我的人!

  黄夏马上上前,抱住了虞薇,雄壮有力的手掌搂住那娇小玲珑的腰,亲住了虞薇的小嘴巴。

  虞薇也是蒙了,不过,女人的反应让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真心真意的爱他,她也毫无顾忌的热吻中。

  一阵热吻,虞薇突然忍不住的离开了黄夏的嘴唇,还在气喘吁吁的。

  黄夏抚摸着虞薇的秀发,而虞薇则是娇羞的低下头了,可嘴唇那甜蜜的笑容是任何人都可以看见的!

  黄夏说话了:“等着我!我一定要让这个世间知道,你是我黄夏的女人!也是这整个世界最幸福,最美丽,最可爱的女人!你愿意吗?”

  虞薇听到后,也是娇羞的说了如蚊子的声音那般道:“我愿意!”

  在这宁静的夜晚,黄夏自然是听到的,他大喜,马上放开虞薇,走出房门,在外面道:“放心!待我回来之时,便是迎娶你的日子!”

  说完,便走了。

  虞薇望着这坚定的身躯,眼神时不时的流露出温馨,最后居然流下了一抹甜蜜的眼泪。

  而虞信却在一旁的角落看着,自言自语道:“黄夏啊,黄夏。就算你是现在提亲,老夫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现在可好!搞得好像是老夫拆散你们俩似得!罪孽,罪孽啊!”

  而黄夏却是胯骑黑耀白金驹,手提撕天裂地戟,一声吆喝,便策马奔腾了!黑夜里,一道人影骑着马无所畏惧奔腾着。

  在这夜黑风高的日子里,总是有人来捣乱,一名穿着非常像山贼的年轻人看到黄夏时,便马上跑到了一座山上!

  冷意与杀意流露在夜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说:

  ps:求追书,求打赏,求各种啊!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