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再来虞家装逼

  明日,清晨。黄夏在洗漱吃饭后,便马上来到虞子期的屋子,进去一看,发现虞子期并不在里面,便以为虞子期自己一个人走了。黄夏暗叹一声,便独自走回去。可忽然他听到一阵阵破空声,便发现这是从屋子的后院发出的,便马上走过去。

  黄夏来到了院子里,便看到虞子期居然一个人手持利剑在那里练习剑艺,而那坚毅的脸庞也是一丝不苟。

  黄夏马上高兴的来到那里,而虞子期发现黄夏来后,便也停止了练剑,马上对黄夏抱拳道:“大哥!”

  黄夏笑了又笑,对虞子期道:“不知,子期今后有什么事吗?”

  虞子期一愣,又道:“呵呵,如今是太平之世,自然要去朝廷报效了,学得一身艺,卖给帝王家嘛!”

  黄夏稍微有些失望道:“哈哈!凭借子期贤弟的武艺,当个骠骑大将军那也是板上钉钉的!”

  虞子期谦虚道:“大哥真是折煞小弟了!子期怎么可能会当上如此大将呢。”其实黄夏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虞子期便觉得很开心了,有人夸你,不想开心都难。

  黄夏没有在说什么,动了动脑子又说道:“不知贤弟是否今日便要回到家中?”

  虞子期说道:“正是!”

  黄夏又道:“好!今日大哥我就护送贤弟,不知可否?”

  虞子期微笑着点了点头。黄夏又道:“那就待大哥我收拾一番吧。”黄夏说完就走,而虞子期也是在自己收拾自己的。

  过了一会,黄夏便已经装备好了,胯下黑耀白金驹,手持撕天裂地戟,当真是威风八面,若是黄夏的装备全部齐全的话,那可就是战神了!

  虞子期与黄夏对视了一眼,对视之后又笑了笑。虞子期一马当先道:“大哥!小弟我先走一步了!驾!”

  只见虞子期坐着的那匹马马上动了起来,逐渐化为跑。而黄夏暗恨了虞子期,也没有想到这方虞子期居然这么贼,居然一个人自己跑!当下也是驾着黑耀白金驹策马奔腾!

  '酷"匠T网唯一正|版=,其@w他都/是v盗版!

  两个人,两匹马。踩在大地之下,每块地方都留下了他们的脚印。虞子期骑着马道:“嘿嘿,大哥,你的马不错哦!居然这么快!不过,我也可不是好惹的!”说着,便拍了拍马辟谷(这词和谐),而骏马的速度也就更快了!

  黄夏也是挑了挑眉,嘲笑道:“哼!以为老哥我的马是良马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说着,自己也是更快了些。

  就这样,两个骑在马上的“汉子”谈笑风生,豪言壮志,好不威风!

  ……

  两人逐渐的来到了沐阳县,黄夏也是看了看虞子期道:“子期贤弟,为兄就送你到这边了,告辞!”说着,就要拨转马头回去。

  虞子期没有那么绝情,马上一脸焦急道:“大哥不必如此!不如到寒舍喝喝茶?如果不来,那可就是瞧不起小弟了!”

  黄夏也是推辞再三,不过事不过三,虞子期一阵软磨硬泡,黄夏也是厚着脸皮答应了。其实心里一直乐的开心。

  进入了沐阳县后,来到了虞家,而两名家丁看到虞子期来的时候,马上大喜,他们都是老人了,自然是知道虞子期的,当下就是一阵欣喜。

  而他们也看到虞子期身后的黄夏,脸马上就黑了,原因无他,每次这个人来的时候都会从这里拿出一箱金子,而且每次他来的时候,自家老爷都是一脸生气,经常乱摔东西。

  不过这些事情可不是他们这些低层庶民可以管的,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知道的多,死的就越快!他们不停地在心中这样说道。

  而一名家丁马上去虞信的屋子里,家丁看到虞信正在抚摸着一个手工精致的杯子,在后世就可以等于五百万RMB。

  家丁忐忑不安的道:“老,老爷,虞少爷回来了。”

  虞信一听到后,便心中大喜,当下也顾不得玩什么杯子了,就要上前。而这时家丁又道:

  “当下的,还有黄夏在后,他俩还相称兄弟,好不亲热!”

  虞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一脸笑意道:“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不就是黄夏嘛……”

  “什么?!黄夏?!他怎么在这里?!还和子期以兄弟相称?!”虞信一脸不相信道。

  而家丁也是气坏的样子道:“老爷是真的!要不要,我们把他赶出去?”家丁问的时候还是有点小心翼翼。

  虞信整理整理自己的袍服,一脸平静道:“没事,没事,真的没事。和我一起出去“迎接”客人吧。”说的时候还是有些心虚。

  家丁一脸不信的在心里说老爷你就装吧!还迎接。不过这些话他说万万不敢说出来的,也只能在心里吐槽。

  就看虞信出去家门,看到黄夏和虞子期的时候一半气一半喜的道:“哈哈!我的子期回来了!来来,让伯伯来看看!”

  虞信和虞子期对话时,根本就是无视了黄夏,可黄夏又岂能不知道?

  虞子期倒是没有歪歪,也是一脸开心的与虞信打招呼,等到虞信和虞子期说完时,虞子期也是一脸看着黄夏说道:“虞伯伯,这是黄夏,黄道明。乃黄太公之后。就是大哥救了我,我才能活了下来!”

  而黄夏只是微微一笑。而虞信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黄夏,他也没有想到,黄夏居然是这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这类人。可为什么来我这里这么黑!

  虞信在心里吐槽,但是感激黄夏还是有的。也是道:“呵呵,原来是黄小弟啊!你经常来这边与我交谈啊!”

  虞子期也是一脸兴奋道:“大伯,大哥,你们,认识啊?!”

  黄夏与虞信点了点头。而虞子期也是明白事理的,知道这两人要谈话,便走了。

  黄夏哈哈一声道:“虞族长,好久不见哈,我看今日不早了,我可不可在这休息休息?”

  虞信一脸鄙视道:“嗯!”说完,便一撸袖就走了。

  黄夏也是情不自禁道:“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黄夏说完这首诗后,意思就是我可是清白的!你怎么样都是一样的,看我连火都不怕,你还咋滴?

  而恰好黄夏在虞家门口不远,而那些人群一听到这首诗就吓了一跳,然后慢慢的揣摩,然后眼神越来越狂热!不要以为他们不懂诗,他们可是楚人啊!恰好楚人就是对诗词最好的人,哪怕是百姓,也是知道很多的。

  而人群里面就有一个人看着黄夏,眼神渐渐凝重起来,最后悄然离开。

  而虞信也是听到这首诗了,也是不得不感慨黄夏的才能,也只能暗叹一声就走了。

  黄夏嘿嘿的笑着,心里却是想着,嘿嘿,看老子怎么把你们完爆,名声嘛,无论在乱世,盛世都是最值钱之一的虚无之物。

  而黄夏的身后,便看到一名女子正在一脸崇拜的看着黄夏。好像黄夏就是他的。黄夏不禁看了看后面,发现没有什么,就和那些家丁一起去自己的屋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 说:

  ps:整数更了!二十了!激动啊!求给打赏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