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夏回到十字村,十字村的村民都明白黄夏的苦衷,所以每个人都来安慰黄夏,可是黄夏都是以微笑面对他们就没有了。

  黄夏也突然想起骑兵。若是有骑兵的出现,那刚刚的那些山贼不还是菜?随便两下,就全部挂彩了。

  可惜很多马匹都是在草原那里,这个时代也不是骑兵的时代。不过自己给自己一匹好马也是应该的吧,自己的那只神秘坐骑还没有出现呢!

  黄夏带着满满的心思来到了操场,而那些十字军也已经是各就各位了,黄夏却也是一个人默默的坐在那边,久久不为所动。

  而这时,一匹黑耀色的雄马奔驰到了操场,他的鬃毛是白金色的,他的蹄子也是一般,尾巴也是一样,可眼睛虽然也是白金色,却也是不时闪出阵阵光芒。

  他每踏过一片地方都会飞起阵阵灰烟,可蹄子却好像没有染过一丝灰尘,而他那雄壮的马躯仿佛是钢铁一般,没有收到任何的危险!

  黄夏看着看着不禁觉得神了!这什么马?!这个难道就是我的神秘坐骑?黄夏抱着这个心理不自觉的走了过去,还向那只马挥了挥手,可那匹马只是淡淡的看了看黄夏一眼,就继续策马奔腾了。

  黄夏不禁觉得尴尬,可随即又暗暗的拍了拍自己的脸,心想跟马有什么尴尬!

  而黄夏不忍这么好的马就这么跑了,马上叫守卫自己的典韦过去拦住这匹马,随即还有五十个护卫自己的十字军上前。

  典韦一马当先,马上跑了上去,想抓住这匹马,可没有想到这匹马的速度居然这么快,一下子就闪了过去,典韦便觉得自己被耍了,一怒,就要上去抓住。

  而黄夏也不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那种人,马上也过去参加抓马行动,五十多个人齐齐上前包围住那匹马。

  那匹马倒是停立了下来,马眼环视了一遍,随即马眼眯了起开,像是在藐视一般。

  黄夏大惊,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充满灵性的马,心里更想抓住这匹马了,当即上前去抓。

  而那匹马直接一立,然后前马腿一踢,就要踢在黄夏的前胸那,黄夏一时反应不过来,就这么定定地站在那。

  而典韦大惊,两只手马上抓住那马腿,可马腿力气之大居然不下五个个正常男子,可典韦是谁?典韦可是在几万人的包围下愣是杀了几百人,这点力气又怎么能拦得住拥有天生神力的典韦呢?

  马腿被抓住,典韦正好可以把这匹马摔倒,而典韦也是摔了,马咴儿咴儿的叫着,最后还是给五十多人给制服了。

  而黄夏仿佛是从鬼门关一走这般惊险,看着典韦不禁微微感动道:“典韦,谢谢!”

  最{新zs章!B节3k上酷@y匠。8网

  典韦也是憨憨道:“没事,没事!”

  黄夏“嗯”了一声,便马上去看看那匹马,只见那匹马虽然被绑住了马腿,可是还有五六个人按住,毕竟这马刚刚可是太吓人了。

  黄夏说道:“把它带走!”

  五六个人便把它放入了马栏里。

  收拾完这些后,黄夏不禁想到以后骑着这匹马一定特别的爽了!心里还暗暗的笑。

  而这时,黄夏忽然想到现在已经离大秦北上匈奴,南下百越的时间了,黄夏就觉得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要好好的努力啊!

  ……

  而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在咸阳杀了人,并与两位中年人逃出咸阳。他们骑着马日夜奔腾,终于来到一片平原,而领头的那位中年人道:“弟弟,羽儿,看着吧!我大楚终有一天会统治着这片大地,我们也一定会青史留名!”

  哪位被叫作羽儿的年轻人道:“伯父,项羽知道!秦始皇那个贱人,我终有一天要把他踩在脚下!”

  而另一位位中年人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就这样乘着三匹骏马的伯侄三人就这么远去。

  ……

  而另一边,中阳里村,一位名叫刘邦,字季的男人却是迎娶了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无数人羡慕的羡慕,嫉妒的嫉妒,恨的恨。可却是没有人敢说什么,因为这个男人他可是有一帮好兄弟啊!还是个亭长,虽然也不是很高,可也是比得了我们这些庶民高啊!

  而一名粗汉光着膀子,头发乱糟糟,胡子没有修理,手里还拿着一大块肉啃来肯去道:“大哥真是有福气!俺什么时候才能迎娶到这么漂亮的女子呢?”

  而他旁边还有一位温文尔雅,穿着官袍的男子说道:“呵呵,别乱想了!还是看看那些眼神里都是怨恨的人吧。”

  而那个粗汉道一脸鄙视地:“这有什么!他们要是敢捣乱!俺老樊一刀一个!看他们敢做什么!”说着,嘴里还在啃着那块肉。

  过了一会,婚姻开始,酒和嚷嚷声在这个小小的院子里展开,而等到那群人走后,院子里的那个男人关注大门。然后又一步一步地走入喜房。

  刘季推开房门,里面有一个女子安分守己的坐在那里,头上还有红帕,可还是阻挡不了他那动人的美貌,而这个女子嘴里还不停地娇气着。

  而刘季猥琐地看着这个貌美如花的女子,贪婪的,仔细地把那名女子看了个精光。

  而那名女子小声的如蚊子一般的声音响起:“请夫君怜……”

  可还没有等那名女子说完,刘季就迫不及待扑了上去……

  屋子里满是娇呼声与撞击声……

  等到明天一早,那名女子出现了,和昨天一样美丽动人,可不同的是她那眼神如冰天雪地一般,仿佛能看穿人心。她走出这个小院那破烂的大门,来到了自家。

  而她的家里走出一名男子,他的肌肉凶猛,眼神凌厉,比沙包还要大的拳头,身高九尺,仿佛如骄傲的雄师一般高高在上!

  他来到这名女子旁边道:“布儿拜见姐姐!”

  那名女子轻轻道:“起来吧!”

  那名男子起来后有道:“辛苦姐姐了!不过为了大业,请姐姐忍受!”

  那名女子不见声色“嗯”了一声,又道:“嬴政那厮怎么样了?”

  而那名男子道:“一切按照计划进行!”

  那名女子终于笑了,笑的花枝乱颤,却也没有说什么,自顾自地走了。

  待那名女子走后,男子关好大门,也是进去了。

  而另一边的黄夏却不知道这些事情,只是感觉有些不对头,却也没有发现什么,也是自己在忙那忙着的。

  天下英雄尽出!大河掏!峻山挖!

  乱世尽显真才!谋以利!武以战!

  不知不觉,乱世似乎悄悄地来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说:

家里网络被我妹搞坏了,所以只能在家教更!ps:最近觉得灵感枯竭,所以终身写不出什么,只好断更一天。你们猜到那个男子是谁吗?很好猜的!求给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