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夏接到林大庆所带领的十字军大败近百名山贼,颇为开心,一是觉得自己这个兄弟的统兵才能还算可以,二是经过这一场战斗后,别人就更放心把自己的人生安全交给自己了,从而获得更多的财富。

  而黄夏现在的财富已经达到十万金了,可以说的上一方土豪,这个让黄夏在后世怎么赚都赚不出这么多,想都不用想!而如今现在居然有那么多钱,自然非常兴奋!不过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根本——人民!自古说:得民心者得天下!黄夏深以为然,自然不会忘记。

  黄夏马上开仓放粮给那些流民,那些百姓一阵感激涕零,无不泪流满面,个个说黄夏是大善人,黄夏也没有推迟,毕竟乱世之中最重要之一的就是名声!有名声赚,自然是越多越好!

  而日积月累下来的十字村也越来越强盛了,其繁荣程度已经达到接近一个县了,自然是招寡越来越多的流民进去,在一定的程度上,黄夏绝对可以承受得了。

  一早,十字军全满一千人便马上进行一百米冲刺,个个汗流满面,冲刺还要继续跑,却没人反对,这个也是十字军强盛的一定——坚持!

  待十字军全部训练完毕,各回自己的职位后。殷通带着两百轻骑来到了十字村,两百铁骑浩浩荡荡的,犹如猛士一般,这也让黄夏想建立起一支铁骑来。不得不说,骑兵对任何人的诱惑是非常大的。

  殷通来到了黄夏的面前微笑道:“多日不见道明了,甚是思念啊!今日前来,是为了家中犬子!”

  黄夏也明白了殷通的话,看来是自家儿子那东西不好,自己也难受的意思了。黄夏灿笑了几声,对殷通恭道,也看到了他旁边的钟离昧,也是一抹微笑,钟离昧也是点了点头,算是恭道了吧。

  黄夏说道:“请!”

  殷通也不墨迹,便叫钟离昧等骑士留了下来,自己与黄夏一起走了进去,黄夏不禁暗暗佩服,没想到这个殷通胆色倒是不错,怪不得能当上会稽郡郡守。

  殷通坐在上面,而黄夏坐在下面,算是比官大吧。殷通先道:“道明,不知我儿现在是否可以痊愈?”

  黄夏胸有成竹道:“这是自然,不过还需大人给我一天!我便可以把令爱给完完全全治好,甚至还有益处!”

  殷通看着黄夏,眼神不禁有些多疑,却也没有想那么多,答应一声,便叫着两百骑士走远了。

  黄夏松了口气,黄夏其实什么都没有做,毕竟这些日子那么多事,黄夏怎么可能还记起这件弹小jj的事情。今天一想起这件事情,黄夏便马上安排人手找来这次材料。

  不过一会,一瓶壮阳的神药便出现了,黄夏毕竟是后世的全能学生,虽然大部分都忘了,却是记忆没有变,自然可以知道这些东西怎么做。

  拿起这瓶神药,好好的放好,便跨马而起,骏马睁开了双眼,两眼放出了精光!便马上立了起来。

  “咴儿咴儿!”

  马嘶鸣了两声,黄夏便策马奔腾了。逐渐消失在人们的眼前,随行的却是典韦这位忠卫!

  末时,黄夏才与典韦来到了殷府,殷府一阵气派,古朴的支木撑立起这座豪府,更有精兵在这把守,一只蚊子想飞进去都难。

  而黄夏俨然不怕,与典韦一起向殷府走去,看守殷府的统领看见黄夏与典韦两人过来,便以为是贼人,马上提起长枪,叫众人提起精神来,众人也纷纷拿起手中的长枪,准备要和这两个不知死活的猪猡一个洞洞!

  而典韦大怒道:“让开!没看到我家主公来了吗?要是拖延了你家少主的病情,哼!有你们好受的!”

  而这些士兵一个都没有听,便马上冲了上来,个个哇哇大叫,说什么去死吧的话语。

  而典韦看了一眼黄夏,黄夏点了点头,典韦忽然大喜,便毫无顾虑的冲了上去。

  只见典韦一手一个士兵,将他们甩来甩去,两个肉身便把自家兄弟给撞了个四脚朝天,典韦觉得麻烦,更是直接转了起来,那两个被抓的的士兵便觉得一阵头晕,刚想吐,就又被剧烈的旋转给活生生的咽了下去。

  这时,两位士兵直接被典韦丢了出去砸中了两个人倒地,这才让他们脱离险境。

  每个士兵个个捂着肚子滚来滚去,嘴里还不停地说“哎呦”“哎呦”而典韦意犹未尽,还想上去,就被黄夏给喝止了。

  典韦对付这些小兵小卒子自然是以一当百了,就算是杀不完,也没有人可以阻拦他出去。而这时,钟离昧突然出来了,他看着满地地士兵,皱了皱眉,又平静下来,又看到典韦站在那边,眼里全都是战意,不过冷静让他迅速平静了下来。而典韦也是看到了钟离昧的战意,刚想上去一打,可又想到主公,这才罢了。

  钟离昧对着黄夏道:“黄村长,殷大人有请!”

  Y酷x匠网gp正版《y首发

  黄夏抱了抱拳,便与典韦走了进去,只剩下一堆满地打滚的士兵。

  黄夏来到殷府内部,便感到外面一切都是假的,里面才是真的,里面很多东西都是用黄金白银做的,活生生的就是一座土豪窝!

  而殷通也过来抱拳道:“哈哈,道明,终于把你盼来了,可把我急死了!来来,快坐。”虽然殷通非常想让黄夏马上就去救治自己的儿子,可还是客了客气。

  而这些时间,殷通的口袋里也是越来越多钱,不禁感到与黄夏的合作是有用的。不过他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儿子,敬了黄夏一杯茶,便急匆匆道:

  “道明,你可有解救之法?”

  黄夏深不可测的转了转头道:“没错,在下确实是研制出了一瓶神药!可为是费了道明的九牛二虎之力啊!”

  殷通一看他这样就是想要钱,虽然现在很想把赶出去,可又想到自家儿子还么有好,可不能就这么让他走了。

  只好叫人去拿五百黄金过来。殷通不禁想到若是黄夏每天这样的话,自家的钱无论有多少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黄夏收过五百金给典韦拿着后,便把自己所包裹的神药拿了出来。

  只见这一瓶药是一个小小的桶子装着,而里面总是飘出让人浴火缠身的味道。好在殷通城府极深,一阵短暂的迷糊时,便反应了过来。

  对黄夏说:“这就是你说的神药?”

  黄夏微微笑道:“不错,这个正是在下所研制出来的药。”

  殷通似乎有所不信道:“真的吗?”

  黄夏一看,就知道是殷通的不信任,便道:“在下有一句话告诉殷郡守,殷郡守便知道这瓶神药的功效了!”

  殷通似乎颇有兴趣道:“好你说吧!”

  黄夏深呼吸了一声道:“男人要肾好,就要喝肾宝,喝了以后,比李斯牛,比王翦强。喝一瓶提神醒脑,两瓶永不疲劳,三瓶长生不老。肾宝肾宝,味道好极了~哦,,,,耶!”

  殷通一时反应不过来,黄夏就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强了!连太守都反应不过来!自己真tama牛!黄夏又看了一眼典韦,照样是愣愣的,一股自豪感就涌了上来,让历史名人这样呆,恐怕只有我自己一个了吧。

  过了一会,殷通才反应过来道:“呵呵,原,原来这东西竟真的那么好,那,那便试试吧。”其实殷通有很多是不明白的比如哦耶是什么意思,他就不懂了,不过为了保持自己的面子,殷通只好不懂装懂了。

  而黄夏来到了殷展的房间,只见他在睡觉,没有什么事情,便直接抓住殷展的嘴,再拿起第一代肾宝灌了下去,殷展突然猛醒,看到黄夏灌自己水,便想吐出来,可为时已晚,肾宝已经流入他的胃里了。

  而殷展以为是毒药,便自己吓自己倒在床上了,而黄夏的目的地也达到了,便与殷通告辞了。

  而殷通便马上来到了殷展的房间,马上脱下殷展的裤子,那白暂暂的大腿,与那完美的人鱼线暴露在殷通的眼里,那已经阳痿的小JJ似乎在一点一点的勃发,一直到傲然挺立。殷通大喜,一把抓住殷展的小JJ,才放心,而殷展也觉得自己的小JJ似乎立了起来,便起来一看,自己的小JJ果然立了起来,而自己没有死,也看到自己的老爹在这里,便喜道:“父亲,孩儿的根茎好了起来了!”

  殷通也是一阵开心,可手上抓住殷展的小JJ不禁用了点力,而殷展这才发现自家父亲抓住自己的小JJ不放。

  过了几秒钟后……

  “啊!啊!啊啊啊啊!父亲你要做什么啊~!”

  殷通这才发现自己抓住自己儿子的根茎,连忙放手道:“儿啊!为父不是那个意思,不是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老爹!我不是那种人啊!”

  ……

  而离殷府比较远的黄夏典韦两人忽然听到了那殷通两父子的声音后。典韦憨憨的道:“主公这是怎么了?”

  黄夏自言自语道:“嗯嗯,果然是好“父子亲情”啊!不对,应该是父子基情吧。”

  而典韦也是一直在问黄夏,当黄夏与他说他的猜测时,典韦一阵恶寒,赶忙闭嘴了。而事实的经过只有殷通殷展两父子才能知道了,到了以后,黄夏将这件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众人,众人直接跑掉,留下黄夏一个人在那里尴尬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说:

  ps:三更到!求打赏!求打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