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黄夏看着这些精锐的山贼在厮杀的时候,便觉得这些人肯定是官方的军队。而黄夏想来想去都觉得是殷通的士兵,可又觉得为什么那个殷通为什么要派兵来剿灭自己。

  而黄夏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马上发动十字军的专属技能——十字意志!

  “哄!”

  每个十字军的眼神都爆发了那无可匹敌的狂热,他们不怕死亡,因为在他们的心里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活!

  “杀!”

  每个十字军都发疯都前去杀敌。而那些马贼本来是没有注意他们的,在他们看来在这个近万人的村子有个几百人来反抗这是应该的,可自己这方的人居然被屠了近五百人,已经不得不注意他们了,他们个个围着黄夏他们,只要他们的首领下令,这些人就会被屠戮一空。

  而村子也已经是横尸遍野了,大部分份的屋子皆是有赤红的火焰燃起。仿佛人间地狱。

  黄夏冷冷的注视他们,那凌厉的眼神一一看着这些山贼,而黄夏因为自己的精神,体质,已经各个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再加上这些杀戮,眼神已经算是够凌厉的了。

  这些山贼看着黄夏,不禁有些心虚,不敢在上前几步,而山贼的首领突然从山贼群里走了出来,这个人满脸胡子,还骑着一匹马,俨然一看,就是个反派角色!

  他的眼神也是对视着黄夏,哪怕黄夏的眼神是很不错,但在真正每天在沙场厮杀的人比起来,还是差了十几条街!

  山贼首领道:“儿郎们!杀呀!为了金钱!”山贼首领这一说,每个山贼都发出饿狼般的眼神,便如同抠脚大汉遇见花季美少女一般的向前冲!

  “杀呀!”

  “干他奶奶的!”

  “杀了他们,就有钱赚了!”

  无数山贼发疯似的跑着,手里挥舞着大刀,叽里呱啦的叫嚣着。

  而黄夏却好像视而不见,转过身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怕吗?若是怕的,都可以走,我绝不强留!若是不怕的,就和我一起死在沙场!”

  众人互视了下,一一看着黄夏说道:“我们不怕!我们愿意与村长死战!”而典韦的声音更是响亮!震耳欲聋!

  而黄夏看着他们,很多人已经死去了,就连最先在刚刚说要前去杀敌的那些人也已经死了很多,黄夏不禁留下了一抹眼泪。眼泪顺着那坚毅的脸庞留下,落滴在地下。

  而众人看着黄夏留着眼泪,心里也也在好像流血一般,而因为他们与黄夏在一起久了,所以感情也就培养了起来,而黄夏伤心,他们自然也会难受!

  黄夏吼道:“好!我们!死战~!”

  “死战!”

  “死战!”

  众人齐声怒吼,就连那些山贼的脚步,气势都冲淡了些,可也阻挡不了他们的脚步。可因为黄夏众人还没有训练过,所以他们并没有多少战斗力,而杀的那些人也只是他们不注意罢了,现在战斗,不过只是心里不甘罢了,不过却也不会投降!

  黄夏一马当先,手里的乾坤戟也不停的挥舞,无数人头飞扬,血花四溅,山贼却不停的杀向前。值得一提的是,黄夏因为身体越来越强,哪怕是不吃饭,照样如此。力量更是天生神力,拿起乾坤戟也毫不费力!

  而典韦更是凶猛!手里拿着两把铁戟,却不合适,毕竟这是双铁戟,可典韦却也拿不顺手。不过尚且一用还是可以的。典韦手里的双铁戟不停地挥舞着,擦到便死,碰到就亡!山贼一时不敢上前!

  而众人也是狂冲了出去,面对敌人的包围,他们毫不畏惧,就好像这些人不是山贼,而是一群蝼蚁一样。厮杀声浩荡,枪与戈的交响曲让全部人都心生战意,人类上演着血肉模糊的战争!敌人,自家人皆是一个接着一个死去,却没有抵挡住他们战意,仿佛只有战斗才能洗去他们的罪恶!

  ,◇最M(新}、章节上hq酷匠网

  “哈!”

  黄夏手里的乾坤戟又斩下了一颗头颅,可在这个混乱的场面却也没有多大的用处,要不是乾坤戟是黄夏想的世界神器,要不然,黄夏早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可在这时,一阵马踏声响起,骏马嘶鸣的声音震撼在人们的耳朵,而一位面色坚毅却又毫不畏惧,身穿银甲,骑着骏马的将军出现在人们的眼前,他统领着两百铁骑,纵横在这混乱的场面,他手里的大戟不停地挥舞着,所有的山贼也奈何不了他,血花在各个头颅上绽放。简直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而这些山贼畏惧了,他们不敢向前冲,他们怕那些强悍的骑兵,更怕那凶狠的将军!虽然这个时代还不是骑兵的时代,却也是必不可少的重要兵种!

  而山贼首领见到自己的手下已经抢了很多东西,便心生退意,也就叫人撤退!山贼浩浩荡荡的逃跑了,可他们却是没有一点心里障碍。

  而黄夏这边只剩下了二十位十字军,情况惨烈,而且个个皆是受伤,没有一些日子,恐怕是好不起来了。而普通乡勇情况却也是好点,却也不是很好,只有九十二人,只有寥寥数十人没有受伤。不过没有不同的是,他们个个拖着疲惫的身躯,摇摇欲坠!

  而黄夏于心不忍,便让他们下去休息了,他们也不推辞,毕竟他们的心里可是还要为黄夏战斗的,没有精神和体力的充足,怎么战斗?而典韦依旧在黄夏的旁边,默默的守护!

  而黄夏看着刚刚那个威武雄壮的将军,心中便升起爱才之意,便上了前,却也没有一上来就招揽。

  黄夏抱拳道:“多谢这位将军相助,敢问可是殷郡守麾下的将领?”

  而那将领看到黄夏上来问他,也不轻视,便也下马道:“正是!”

  黄夏的眼神黯淡了些道:“不知英雄的名字?”

  “在下,钟离昧!是郡守大人的骑兵近卫统领!”钟离昧也不含糊,直接通报姓名与职位!

  而黄夏的脑海里却也已经是天打雷劈了。钟离昧?!项羽麾下的五虎将排名第三的钟离昧?万人敌!可最终还是被韩信给逼死了。死亡的结局不得不说很冤,人家季布是投降当官,而自己却也是连活也活不了。

  来不及黄夏反映,钟离昧便离去了,两百铁骑也是一起走远了。

  黄夏这才反映起来,不禁暗暗后悔自己反映怎么这么慢呢?要是快一些,钟离昧或许就会和自己走。可黄夏无论怎么也想不到,就算是黄夏反映过来,也是无法招揽钟离昧的。

  钟离昧走后,黄夏也就看看自己的村子与无数的尸体,村屋大部分都被烧了,只有极少部分没有被烧。而尸体有的被火烧到焦黑,有的被砍成几段,简直就是要有什么样的尸体,就有什么样的尸体。

  而那些老人和那些幼孩在那里剧烈的颤抖,应该是还没有脱离刚刚的噩梦。而那六百多个健壮青年也是恐惧的蹲在一个角落颤抖,甚至还有人哭泣,与他们的年纪格格不入。

  可黄夏看到这些健壮青年的哭泣没有感到同情,只有无边的憎恨!他恨这些人的胆子怎么小?他恨这些人为什么要躲避,如若不是,现在的伤亡就绝对没有那么多。

  而黄夏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憎恨之色尽显眼中,却也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只是一转身走了去。那坚定的身躯,那神采的身姿,那铠甲上的鲜血,无不对着人们说他黄夏保护了大家!

  而那六百多人却是一股冷风吹在他们的脸庞,感动发抖,他们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不过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们整理,整理自己的衣裳。便在村民的怨恨的眼神走了出来,他们感到心里发虚,脚步也就走快了几分。

  而今夜,在许多屋子里听到了许多年轻人被家中的亲人殴打的惨叫!今晚也是黄夏一夜不眠的一日!

  血!洒在人的脸庞,就好像狰狞的野兽一般!

  ps:这个可不是沉稳的文,这个是加入幽默搞笑的历史文啊!那些不过是我有感而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