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完了那废物纨绔,黄夏与众人来到了一处地方,这里到处都可以见到尸体,可以用横尸遍野来形容,黄夏看了不禁落下了一抹眼泪,哪怕是时代是千里之远,可也是同胞啊!

  百姓们到处哭诉,哀声遍野。这一刻黄夏突然怨恨起了那个老者。为什么,为什么?居然我们帮助不了他们,有为什么要将他们降下。

  黄夏觉得虽然他救不了所有人,但是他会竭尽全力,甚至要统一中国,开给他们建立一个幸福安详的大华夏!

  众人皆是看到了黄夏的眼泪,感觉自己的心里也不怎么好受,虽然有一部分是主公的存在,可也是因为这些百姓,毕竟他们曾经可是奴隶,还比这些人还好!

  黄夏忍了忍,对虞薇说道:“虞小姐,你还没有说过你要去哪呢?”

  虞薇脸红道:“我,我也不知道,只是想跑而已……”

  还没等虞薇说完,黄夏就暴跳了起来道:“什么!你是说你就是想跑出去,却不知道要去哪?还让我们得罪了会稽郡守殷通?!”

  虞姬用两根手指点点,愧疚道:“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嘛。”

  黄夏唔着脸,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对众人说道:“大伙将虞小姐送回家吧!”

  虞姬也没有反抗,毕竟这个都是她的错,要是在无理取闹,恐怕,就算是在温柔的人也要暴怒了。

  而这时,典韦也回来了,憨憨道:“嘿嘿,主公,而且已经有些烂了,这个是我最小的力气了。”

  黄夏张大了嘴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才最小?!要是最大,恐怕已经是要蛋爆而死了!而随即,他的嘴巴张得更大了。

  典韦以为是黄夏做这个动作来夸他,所以不由自主的抬起胸来,来彰显的他的强大。

  而众人也一起张大了嘴巴,这时典韦也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抓了抓头,又看向后面,而典韦也张大了嘴巴。

  最K新*章do节上酷匠网XM

  原因无他,便是被典韦打的一个家丁突然跑了回去,告诉了殷通,殷通最是疼爱这个儿子,还任他肆意妄为,显然是不把这个会稽郡不当回事。而听到这句话时,立刻火冒三丈,点齐兵马,立刻就冲!

  而黑压压的一片出现了,各个拿着铁戈,铁枪,穿着皮甲的郡守兵出现了,更有的是骑兵,战马嘶鸣,马踏千里!

  虽然不比真正的大秦虎师强大,却也是正规军,也让黄夏明白了大秦不可能拥有百万的精锐之师。这也让黄夏大松了一口气,要不然,还真的是打不过了。

  为首的人却是一名穿着文士袍的中年人,还有一些胡子,有些肥大的肚子更是显得猥琐。

  黄夏马上说道:“快把虞小姐送回去!”

  众人一愣,便焦急地道:“那主公你呢?”

  黄夏笑了一笑道:“没关系!如果你们好听我的话。那就去!”最后一句话,黄夏更是叫的大声。

  他们是忠心的,黄夏说的话,就是他们的意识,只好无奈地答应。

  可虞姬却又不答应,众人只好把她绑了起来,而虞姬还是摇摇晃晃的。不过却也带走了。

  黄夏看着越来越近的军队,心里有点虚,不过却也又振作了起来。怕什么,不过是一个肥子和一群军队而已,我可是穿越者啊!

  殷通走了上来,而殷展应该是小jj爆了,在家养伤吧。道:

  “黄夏小人!竟敢伤我儿,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黄夏嘲讽道:“你那狗儿,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烧杀抢夺,是一个大败类!”

  殷通虽然不懂那败类是什么,却也听得懂这个意思,说着就要将黄夏杀的七上八下。

  而黄夏大惊道:“慢!等会,我想与会稽郡郡守大人单独讲几句话,相信大人一定会同意的。”

  殷通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却是看到了黄夏那眼神,仿佛不是在做假,便相信了一些。却又担心自己的安全,不敢上前。

  而黄夏似乎知道殷通在想什么,便道:“你可带一位猛士上前!”

  听黄夏这么说,对黄夏的话又信了几分,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带侍卫上前。

  而这时一位体态雄厚,魁梧不凡,还有一些胡子渣,臂力强劲,眼神锋利的年轻人士兵走了出来道:“在下愿意护卫大人的安全!”

  殷通有些不相信,而黄夏又说道:“难道郡守已经达到无将的级别了吗?”

  殷通恼火,也不考考这个士兵,便叫他与他一起去道黄夏这边。士兵大喜过望,便也骑着马与殷通而去。

  殷通让士兵在远一些,来到了黄夏面前,自身便有一把利剑佩戴在身上,还有一股气势威严散播了起来。

  而黄夏就像是后世小农民面对主席的那样,腿不停地颤抖,还有一种自卑的感情出现。

  好在黄夏的精神愈来愈烈,这些情感遍瞬间破碎,再一次昂首挺胸的看着殷通。殷通也是觉得有些惊讶,毕竟不是一般人才能拥有这种气势的,这种可是要久居上位,才能培养出来的气势。

  黄夏先做了一个自我介绍:“在下黄夏,字道明,乃黄太公之后,是一名虞家侍卫!”语气不卑不亢刚刚好,就像是面对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一般。

  殷通也是吃惊,没想到黄夏的城府那么深,好在殷通的城府也是极深的,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应付黄夏这个臭不要脸的。

  “吾乃大秦会稽郡郡守殷通。”只有一句话,可以看出对黄夏的浓浓不屑。

  而黄夏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对殷通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得到很多钱,有了钱,你就可以救助你的儿子了。”

  殷通不以为然道:“哼!以为我殷家无钱是否,就算是没有你,我也照样可以救助我的儿子。”

  黄夏似乎早有预料这般道:“这个我自然知道,我说的是你儿子被鬼缠身了,只有一种钱才能救助他!”

  古代人信神,对封建迷信是很欢迎的,哪怕是殷通也有些着急,毕竟,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要验证一般。

  殷通焦急道:“什么钱?”

  黄夏似笑非笑道:“冥币!”

  殷通皱着眉头道:“冥币?”

  黄夏说道:“嗯嗯,若是你再不相信我,恐怕是,哼哼!”黄夏说这个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意思是,你要是不给我治,你儿子就等死吧!

  殷通赶忙答应。黄夏便将他想象的一些部分机密和殷通说了出来道:“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殷通觉得黄夏非常有商业头脑,要是不当商人,可就可惜了。而殷通也答应了,不仅有钱赚,还可以帮儿子脱离病况。何乐而不为呢?

  ps:唉,半夜一更,好困,给我打赏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