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薇道:“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在沐阳县没有人敢动你!”虞姬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是脸红的羞愧了,毕竟像虞姬这种闺秀都是足不出户的,没有接触过世间,才有这么羞涩。

  黄夏“呃”了一下,随即道:“是,在下定当竭尽全力。”

  虞姬似乎怕黄夏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道:“我说的是让你当我的亲卫!”

  “啊?!”

  黄夏大惊,他可是还没有大展宏图的时候,还没有见那个威武的秦始皇,小人一般的刘季,没有见到武功盖世的项羽。就要被囚禁一辈子了。

  其实黄夏并不知道亲卫是什么意思,也就是当成是那种奴隶了,不禁有些暗暗悲哀。

  虞薇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娇笑一声有道:“放心,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就是保护我而已。

  这时,黄夏恍然大悟,不禁有些好笑,在牢房里还抱怨来到这个世界,现在又想闯荡这个世界,不得不说,这人真是贱啊!

  虞薇有对旁边的金说道:“金大哥,拿一套上好的皮甲和铁剑过来给他,我虞薇的人可不能这么寒酸。”

  虽然黄夏穿着类似才子那些衣裳,不过还是有种穷酸儒的感觉。

  金“诺”了一声,便去虞家的兵器库了,不要怀疑她们家居然可以私藏武器,或许会有人发现,不过虞家世世代代都没有参加争霸天下队伍,所以也就任由他们了。不过秦始皇还没有发现,要是发现肯定要销毁虞家兵器库,毕竟秦始皇他不需要一个拥有大量武器的家族。

  一会,金拿了一套白银色一般的的皮甲与一把上好的铁剑递给了黄夏。

  黄夏也不墨迹,马上到个隐秘的地方更衣。

  当黄夏走出来的时候,身上的皮甲包裹着他的全身,腰佩到一把铁剑,而黄夏越来越强壮的身体似乎要撑爆这件皮甲,好算俊俏的脸庞又显示了一番不同。

  虞薇微笑着点了点头,便马上转身而去。

  黄夏抓了抓头皮,疑惑的看着金等人。

  金笑了笑,来到了黄夏的眼前,小声道:“还愣着做什么?快跟上啊!”

  黄夏明白后,便马上追了上去。

  金嘴里还说着道:“一定,一定要照顾好他!”

  ……

  “哎,哎,小姐,跑慢点啊!我,我追不上了。”一个有些抱怨的声音响起,不用说,就是黄夏。

  虽然黄夏不是那种身体薄弱的人,但也经不起虞薇这样折腾。

  原因便是,黄夏不知道虞家是怎么样的,所以走错了好多次,终于看见了虞薇出现后,便赶快追了上去,可虞薇又跑,所以才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虞薇总是在嘻笑,不禁让黄夏看的微微痴迷。

  而这时,一位略显年迈的中年人出现在了一个角落,却清楚的看见了虞薇与黄夏。

  此人正是虞家家主,虞信!虞薇的父亲。坚持遵守着虞家祖训,不可参与争霸天下这首祖训。

  而虞信看到自家女儿居然和一个陌生男子追赶,这让他焉能不怒?

  就这样,黄夏和虞姬跑了一整天,黄夏不知道她到底是有多寂寞,寂寞到在家里还可以玩的这么兴奋。

  黄夏回到虞薇给自己的一座房子里面,便倒头便睡,呼噜声一直在响应。

  虞薇则是被她的父亲虞信叫去了大厅,这让她疑惑到底,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要做什么。

  虞薇来到了大厅只见虞信坐在首位。自身便有一股无形的威压。

  虞薇轻声细语道:“女儿见过父亲!”

  虞信嗯了一声,又道:“为父今日看你,与那侍卫关系很亲密啊!”

  虞薇脸色一变,慌忙道:“没,没有,他不过是在保护我罢了。”

  虞信道:“哦?果真如此?如此便好,希望你你不要欺骗为父!”

  话音一落,便转身而去,仿佛没有过这件事一般。

  虞薇何许人也?自然是知道虞信的意思,心中大为着急,赶忙跑到自己的闺房,便想着一件事……

  而黄夏还是在打呼噜,旁边的侍卫听到如此声音,简直是来到地狱一样,打又不能打,骂又骂不了。谁叫人家是虞小姐的人,认命吧。

  而金突然又出现了,向来比较豪放的他,如今也是有些忧虑,进入了黄夏的房间。

  金看到黄夏这样子,八成是叫不醒,所以很干脆的一拳打过去。

  “啊!~”

  一声惨叫出现了,而呼噜声也不见了,那些侍卫赶紧的睡觉,生怕被打扰一般。

  黄夏摸摸了自己俊俏(自认为)的脸,便马上怒了起来,然后看到了金,随即又阳痿了。

  小声说道:“金大哥,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金说道:“我是奉家主的命令,将你带到虞家大厅的。

  因为金是属于虞信那边的,所以自然是帮虞信的。

  黄夏觉得虞信为什么要见自己,难道自己很出名吗?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无论如何,黄夏还是走了,毕竟在人家的地盘,就不要折腾了,无论愿不愿意,都得去。

  还不如自己说去,来显示自己的大度。

  来到了虞家大厅,大厅拥有一股朴实的气息散出,鸳鸯般的木柱彰显着古老。

  而眼前出现了一位略显年老,却也只是个中年人,平淡的眼神看着黄夏,仿佛在看一只猎物一般。

  这让他怒气滔天,当下就大声道:“喂,你看什么呢?老子我才不是拥有龙阳之好的人,我是不会从的。

  虞信差点吐死,也没想到这个小子这么滑头,像油一般。

  好在虞信城府极深,安抚了下自己的心灵道:“你叫什么名字?”

  》d酷●◎匠网}首1发Q

  黄夏也不隐瞒道:“在下乃是黄夏,字,道明。是黄太公之后。”

  虞信有趣的“哦”了一声,仿佛在说你这小子真会骗人,难道我不知道嘛?

  虞信又道:“居然你是黄太公之后应该有很多才华吧,居然如此,那你便作出几首诗词吧。

  黄夏不禁汗颜,这两父女真tama像,还真是爱问上瘾了。

  不过他也道了:“在下愿作出一诗词为《夏日绝句》”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秦王,一统六国矣。”

  黄夏自然是要改编了一下,要不然说什么项羽不肯过江东,别人肯定是一头雾水。

  虞信也是慢慢品味这首诗词,好在是虞信也是个读书人,一下子就明悟了,看着黄夏,不由着闪出阵阵精光。

  虞信扶手称道:“好,好,好一个如梦令!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离开薇儿,我可以给你一笔钱,足够你生活一辈子了。”

  黄夏忍不住想起了后世狗血剧情电视剧的那段。你最好给我离开我的女儿,要不然,哼哼!

  黄夏道:“是,虞族长放心,定不会如此的。”

  虞信有点迷糊,就算他女儿不是祸国殃民级别的女人,那也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啊!

  稍微有些不开心,却也不是胡里取闹的人,便叫一名家丁去拿钱。

  而黄夏当看到钱的时候,基本算是闪瞎了他的24k钛合金狗眼了。

  黄夏心想这么多钱,应该可以招兵买马了吧。

  没错里面的钱就是秦始皇统一钱币的半两钱,不过里面却都是金块,要不然怎么会闪呢?

  里面便是拥有五千金!黄夏不禁要暗暗的高看虞家了,怪不得有那么多武器,看来都是靠钱啊!不得不说,虞家的底蕴是非常雄厚的,对女儿也是一等一的疼爱,要不然怎么可能在大争之世存活下来。

  黄夏算了算,这些钱应该可以买到一千套铠甲和一千个人吧。

  不过乱世最重要的是人口和钱粮,所以黄夏看着虞信就像是看到了财神爷一般。

  虞信不禁有些心慌,觉得黄夏真是太不得寸进尺了,决心要好好的把那些钱拿回去。

  可还没有等虞信说话,黄夏就开始道:“不知道,虞族长可否有粮?”

  虞信的眼神骤然发厉,阴光般的眼神几乎要把人窒息。

  久久才道:“粮可是战争非常需要的物品,不知道你黄夏要作甚?”

  连黄公子都不叫了,明显是要撇清关系。要不然真的是要出起事来,自己身死是小,家族被灭就是大了。

  黄夏又怎能听不懂呢?又道:“虞族长,你只需要给我十五万斤粮草便可!”

  虞信的眼神在一次锋利了起来,拍案而起道:“大胆黄夏!竟敢叛国!要是我去告诉县衙,有你好看!”

  黄夏虽然有些惊慌,表面上却看不出来,道:“虞族长想多了,我只不过是想尽一份力来帮助这些流民,以及保护他们。”

  的确,因为降下了十亿人口,整个大秦差不多装不下,更有人来到了别的国家,造成了人口危机。

  而且,大秦已经没有粮食了,也没有地方安置这些人,导致了每天都至少有几千人死亡。

  虞信微微相信了一些,不过还是道:“我虞家都没有力帮助他们的,你一个略有才华的侍卫又能作甚?”

  黄夏暗暗大松了一口气,虞信这样说,就等于他没有了生命危险。这样也就可以周旋了。

  当即道:“只要尽一份力,又能如何呢?”

  这话说的真没内涵,根没说似的,不过只有这样虞信才会相信,毕竟如果别人说的很好,那就是在掩饰了。至少虞信是这样想的。

  虞信相信后,又叫旁边的侍卫拿出了十五万斤粮食,这些已经足够黄夏有个一两千人了,而黄金就可以买更多的武器了。

  好在虞信善解人意,便把几十个僮客交给了黄夏,帮助他搬粮草已经粮食,不过黄夏无耻的说:“可不可以明天在走,今天很晚了。”

  虞信翻了个白眼便答应了。黄夏叫几十个僮客把这些钱粮拿到他的房间,又叫他们可以回去睡了。

  不过这些人不答应,只好任由他们了。

  黄夏倒头就睡。

  而这时一位俏丽的人影出现了,她来到了黄夏的屋子里,伸手便抓住了黄夏那颇有安全感的大手。

  摇了摇黄夏的手,又爬到了黄夏的头一边对着耳朵大声说道:“喂!”

  “啊!”

  黄夏突然立了起来,一脸惊魂的模样,看着身后的虞薇,顿时又生不起气来了,美丽也是本钱啊!

  只好无奈道:“虞小姐,不知道,你还要做什么,很晚了哎,快点睡觉吧!”

  虞姬吐了个香舌,道:“快点,和我一起跑吧!”

  黄夏愣了一下,就破口而出:“私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万死具备说:

 ps:三千字!还在等什么?快给我打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