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金色的阳光穿过没有完全拉拢的窗帘的缝隙,洒在房间里,给地板镀上一层金色。

  如此美好的早晨,可床上的人却睡得极不安稳。迷迷糊糊的,夏离殇感觉头昏昏沉沉的,好看的秀眉高高隆起,脸色苍白得比白色的被子还要多几分,极度痛苦。

  实在是受不住了,她纤细苍白的手使劲地揉着脑袋,转醒,恍惚地看着天花板。看来,感冒加重了,夏离殇无力地叹息。

  尽管头痛得厉害,她也狠狠地把自己从床上拖起来,她不能再睡了,笑儿一个人在医院里,她不放心。

  她吃力地下床,由于头脑昏沉重心不稳,有几次差一点摔倒。跌跌撞撞的,好不容易在床头的行李箱中翻出一些药,和着矿泉水吃了。

  幸好她随时都准备着一些药,有感冒的,默笑吃的,还有其他的。

  吃了药,她在沙发上休息了一小会儿,等头有些好转,她虚弱地走进卫生间,简单地洗漱了之后,提着包包去医院了。

  她没有忘记昨天温辰希交代她的事,一早起来,不管好坏都给他打电话,好让他放心。

  可是夏离殇从昨晚的轻微感冒到今天早上的头痛欲裂,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要打电话给他。

  他已经有李潇了,好不容易有了正常人的喜怒哀乐,她怎么能去打扰他,搞破坏呢!再次相遇,他对她明里暗里,有意无意的关心,也许是源于他为了补偿那些年,她在他身边,他给她的伤害。

  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就算当初有再多的不甘,怨恨,以及......奢望,随着这些年的磨难,已经消散在时光里了,不复存在。

  而夏离殇从来都不是一个为爱疯狂,得不到就要去毁灭的人,毕竟,她希望他幸福快乐。

  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远离他们,以及,好好的守护着默笑。

  温辰希面无表情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他一直都在等夏离殇的电话,可是快要七点半了,她还是没来电话。

  他心急如焚,不知道她好点儿没有,他知道他打电话给她,她一定不会接的,因为她的固执,是他从来都不敢小觑的。

  那些年,他不爱她,给了她无尽的拒绝与伤害,可是她一如既往地留在他的身边,给他温暖热情,固执地爱着他,四年如一日。

  他也不能去找她,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她住在哪里,那天医院相遇,是他始料未及的,欣喜,报复,以至于忘记了问她的地址。

  虽然她回来了,与他同在一个城市里,可是,桐城这么大,他去哪里找她去?

  夏离殇,我该去哪里找你?

  温辰希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上班迟到,来不及在办公室多呆,匆匆地去302病房了。

  看正(e版章&P节EA上Cb酷c匠W网“

  因为是临时接到医院的通知,接替张伟的工作,是这个病人的主治医生。而张伟因家里突发急事回家了,所以他还没有拿到病人的病例,只知道她是一个叫夏默笑的女孩儿。

  病床上的小女孩睁着大大的眼,小鼻子红乎乎的,煞是可爱。小嘴微张,原本乌黑的头发也因为这些年的化疗脱光了,只剩下一颗光溜溜的小脑袋。一脸花痴地看着正在为她检查身体的帅医生,掩嘴偷笑。

  “小丫头,偷笑什么?”检查完之后,将仪器放在了助手小何的手里,温辰希笑着问一直看着他傻笑的默笑。

  默笑,很有意思的一个名字,沉默不笑,可这小女孩却是很爱笑的。

  先天性白血病,要有多坚强,才能微笑面对病魔。

  坚强的女孩,默笑是他认识的第二个!

  “希叔叔,我可以这样叫你吗?”默笑不答反问,其实在得知他是温辰希之后,默笑更想叫的是爸爸。

  “可以。”温辰希也不追问,温和地抚着她的小脑袋。

  小何在一边偷笑,那小丫头看温医生的眼神,就像饿狼见到小绵羊似的,两眼发着绿光,恨不得上去咬两口。

  只是,这丫头也太人小鬼大了吧!她才多大。不过也是,她们的温大医生可是全桐城的女性杀手,老少通杀。

  再次看了一眼温医生,小何老是想,这老天很不公平,为什么要让他生得如此完美,这让其他人怎么活?

  一米八几的修长有力的身体,裹在那圣洁的白大褂中,更显得精美绝伦,乌黑利落的发,显得人特别有精神,漂亮深邃的眼眸,让人看不见底,却偏偏有致命的引力,让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英挺的鼻翼,薄薄的嘴唇,精致的下巴。哎呀,温医生一定是帅到没有朋友了,就连女朋友也没有。

  小何是新来的实习生,跟着温辰希学习没多久,确实还不知道他没有女朋友。

  默笑也顺着美女姐姐的眼光看去,嗯,这一次,默笑是真的相信自家妈妈看人的眼光了,总算没有出现差错。

  嘻嘻,不过,威尔爸爸也是很不错的。

  “我和妈妈一直都有比赛的,看谁遇到的人最好看,这一次我肯定赢了,所以很开心。”小丫头甜甜地回答。

  温辰希嘴角抽了,这是怎样的一对母女,让他震撼不小,也顾不得默笑用好看来形容自己。

  “那输的人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温辰希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耐心,以前也不是没有和小孩子相处,但也不好不坏。

  “输的人就罚找不到男朋友。”还不等他从这幼稚的赌注中回过神,小丫头怕别人不知道似的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我说的。”

  “噗嗤。”这一次,小何没忍住。

  “可我妈妈说,要罚就罚重一点,直接相亲结婚得了。”小丫头甜甜的声音,彻底让屋内的两个见过大风大浪的大人风中凌乱了。

  “相亲结婚”,这是谁家不负责任的母亲,会教坏小孩子的。

  “希叔叔,你也觉得我妈妈很恶毒,对不对?”看着他的目瞪口呆,默笑呆萌地询问。

  确实有够恶毒的,这惩罚也太重了。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突来的声音打断。

  “默笑笑,你又说我坏话了,是不是皮痒痒了?”夏离殇拖着病体,好不容易到病房外,又听见默笑那个大嗓门说着她的‘坏话’。

  她无奈地摇头,她这个花痴女儿呀,也不知是遗传到谁的基因了,每遇到一个好看的医生,她总要这样说。

  为了美色,在背后说她这个母亲的“坏话”,就是一整个白眼狼。

  哎,子不教,母之过呀!

  “妈妈,你一定是听错了,你这么善良,一定会相到一个非常爱你的好老公的,不用愁嫁不出去,安啦。”默笑看着门口‘杀气腾腾’的老妈,立马很没骨气,很狗腿的讨好。

  开玩笑,老妈发起火来,后果不堪设想。

  温辰希高大的身躯震住,夏离殇?她怎么会在这里?他以为,那天医院分手之后,他再也见不到她,正寻思着去哪里找她呢!

  等等,默笑刚才叫她什么?他猛地反应过来,妈妈?为朋友办住院手续,女儿!!!

  夏离殇,你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是你,你就是那天……”小何看到夏离殇吃惊了,她不就是那天走廊上,被自己撞到的女孩儿吗?当时她散落在地的病历上写着先天性白血病,原来,她是夏默笑的母亲。

  “嗯,是我,你好。”夏离殇对她浅浅一笑,打着招呼。这世间,缘分这东西还真是奇妙,见过一面的女孩儿,现在居然在这里遇见。

  不过,要是她知道,那背对着她的是谁,那么,她便不会这样感叹缘分了。

  “叔叔,叔叔?”默笑看着自从妈妈出现,就身躯僵住的他,轻唤。

  果然,自己没有猜错。

  转过身,四目相对。平静的外表下,波涛汹。

  夏离殇:张医生说的优秀的医生,是他?他是默笑的主治医生?那天他说去302病房,还以为是他随便找的借口。

  温辰希:夏离殇,我等着你精彩的解释呢。

  夏离殇站在医院大楼的天台上,静静地凝视远方。刚才发生的一切,始料未及,而她的头,奇迹般地不疼了。

  站在二十多层的天台上,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街上的行人匆匆。微微一笑,嗯,走过千山万水,见过不同的风土人情,还是觉得桐城的空气最新鲜,桐城的人最可爱。

  这次带默笑回国治病,为什么会选择回到这里,难道只是因为这里有全国最权威的骨髓血液专家吗?夏离殇不想骗自己,还因为这里有他的气息。

  有人说,爱上一座桥,一座城市,是因为那里有你在乎的人。

  她会选择回到这里,不仅因为这里,有他。而是,她内心藏着连自己也不愿承认地侥幸。

  也许他还是单身。也许,六年之后,他终于......爱上了她。

  所以,才会在一开始相遇的时候欺骗,没有向他坦白默笑的事。

  她内心一片苦涩,温辰希,这些年,我颠沛流离,无枝可依,每一次当走到绝路。我总告诉自己,你的离,她很勇敢,无论如何她都要坚强的活着。就算没有你在身边,她还是要一如既往的坚强生活。

  所以,在得知你有李潇之后,我不愿纠缠了,远远地消失在你的世界外。可是,上天,总是这么爱捉弄人,现在,你我成了医患关系。

  “还熟悉吗?”背后熟悉的声音响起,只是这声音已不像昨天以前那般悠扬,洒脱,无奈,裹着几许的沉寂悠远。

  听着他的声音,夏离殇迷惑了,他到底是像昨天一样的阳光灿烂,悠扬洒脱,还是一如既往的沉寂,冷漠?现在的他,她不懂他了!

  她回过头,温辰希端着两杯茶走来。从那天匆匆相遇到现在,她都没有好好看看他。

  他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岁月洗去了他的青涩与孤傲,让他更加的深沉与冷漠了。接过他手中的茶,不答。

  心微痛,他还记得自己爱茶,只是,无情的岁月呀……

  你带走的不仅是当初不顾一切爱他的心,还有这些年,生活磨难下,再也不敢轻易尝试的勇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