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辰希差不多晚上十点才从医院回来的,下午做了一台长达六个小时的手术,非常累,连抬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在地下停车场将车子锁好之后,他疲惫地走向电梯。在快要进电梯的时候,一摸裤兜,才发现那个从宋阿姨那里拿的小盒子落在车上了。他慌忙地返回车里找,可是,找了好久就是没有找到。他着急了,最后,在座椅的缝隙里找到,一颗悬着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恐怕温辰希自己也没有发现,当他知道盒子不在身边,又找不到的时候,心里的恐慌,就像丢了身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样。

  失而复得的宝贝,他紧紧地握在手里。他细细地端详,似乎想透过这失而复得的宝贝看到谁一样!!!

  电梯到达二十层的时候,“叮”的一声,他从里面走出来,正要拿出钥匙开门的时候,电梯再一次的开了。

  温辰希不经意间的朝电梯门口看去,这一次,走出来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他认得,那是邻居的张阿姨,为人和善,在政府工作,不过一年前就退休了。

  “温医生?”老太太离他有一定的距离,不确定的喊了一声。

  她离开这里去女儿家已经半年了,这不刚回来。半年以前就听温医生说要把这里的房子卖掉,说要去英国。所以,这会儿她不敢确定他还是不是住在这里,单凭身形,她也不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温医生。毕竟温医生从早到晚的忙,邻居好几年了,她和他见面的次数却不多。

  “嗯,张阿姨,您好!”温辰希停下开门的动作,转过身,非常客气的和她打着招呼。

  “嘻嘻。”老太太虽然知道温医生一向为人谦和有礼,温润如玉,可是他这样尊称自己,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况且,她以前心脏病犯的时候,他还救过自己的命呢!

  “张阿姨,您有什么事吗?”他礼貌地询问。他现在很累,满脸的疲惫,需要休息。再说,今天刚见夏离殇,他脑子里一片混乱,需要坐下来好好理理。

  “温医生,您半年以前不是说要卖房子的吗,没有卖成?”她向他走近了些询问,不过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温医生虽然谦和有礼,也没有什么架子,可就是太冷清了,她不敢靠他太近。

  “没有,我不打算卖了。”他愉悦一笑。

  她都回来了,他不打算卖房子了。

  我的个乖乖,这温医生笑起来真好看,只是不怎么看他笑,这会笑起来,连她这个快要见阎王的老太太都招架不住呀!难怪那些小姑娘一个二个的跟在他身后,死活要嫁给他。

  “不卖,那就好!”她笑笑,这个温医生,不温不火,她很喜欢和他做邻居,况且,她还想为他成就一番美好的姻缘呢。

  “温医生,我的那个侄女刚从德国留学回来,现在在一家经融公司上班,任职财务部主管,工资待遇的什么都好,人也长得漂亮。温医生,要不要哪一天老太婆我约她来,你们两个见个面,大家认识认识?”

  温辰希看着眼前笑吟吟的老太太,他无奈地扶额。

  这个老太太真是好心,忙不迭的为他介绍对象,上一次是她同事的女儿,再上一次是她上级的孙女,再上上次......而这一次,居然是她的侄女,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是她第十次给他介绍对象了吧!他也拒绝了她十次了,那么,就再拒绝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张阿姨,我有喜欢的人了。”

  “温医生,不是老太婆我夸海口,我的那个侄女长得那个标致呀,方圆百里的,没有那个能和她比,配得上温医生的。”老太太以为他又用有喜欢的人的借口来拒绝她。

  'K更G新最@‘快O上酷匠.网

  “张阿姨,我很遗憾,我真的有喜欢的人了,她今天刚从英国回来。”温辰希笑着解释,毕竟老太太也是好心,他不能对她语气生硬,严词拒绝。

  “真的?”老太太显然不相信,疑惑地问:“你不是诓骗老太婆我的吧!是你们医院里那个李医生吗?我可没听说她去英国呀!”

  不过,老太太倒是挺喜欢这个事业有成的年轻小伙子,从来不在外面乱来,洁身自好,生活自律,对人也谦和有礼。最主要的是,她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深情的人,所以才会把自家侄女介绍给他。

  “张阿姨,真的,不是李潇,她叫夏离殇。”说起夏离殇时,他嘴角含笑。

  老太太不说话,细细地看着他,这是她认识温医生以来,第一次看他笑得如此愉悦,莫不是真的是他喜欢的人回来了?

  温辰希看老太太不说话了,一直看着他,他以为老太太不相信他,正巧,他手里捏着的小盒子提醒了他,“看,这就是我买的婚戒,我打算哪一天将它戴到她手上。”

  “真的耶。”看着那对不太贵重,却足够精致的婚戒,老太太这回真的相信了,哎,可惜了,自家侄女真的是没有福分。不过,她倒是真心的为他高兴,“那,温医生,恭喜你,祝你们两个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白头偕老,儿孙满堂?他和她,真好。

  “谢谢张阿姨。”

  “到时候请我老太婆喝一杯喜酒。”

  “一定。”他点头,看了看门上还插着的钥匙,“那,张阿姨,我回去了?”

  “嗯,去吧,去吧,忙了一天,好好休息。”

  温辰希进门之后,将公文包随意的放在茶几上,疲惫地在沙发上坐下来,捏了捏眉心。他凝视着手里的戒指,这对戒指本来在六年以前,他买来向夏离殇求婚的。他本来打算等他们一毕业,就结婚。只是,后来,她一个人远走他乡,戒指也搁在宋阿姨那里六年了。

  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将那枚男戒拿出来,细细端详,最终,他鬼死神差地将它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保不齐日后还有李阿姨,王阿姨的要给他介绍对象,戴上这枚婚戒,他们就不会以为他还未婚,极力地为他张罗对象,这样省了好多的拒绝与解释。

  心情很愉悦,他拿出手机,准备给夏离殇打电话,只是,打开通讯录,看着上面的备注是夏离殇,他不悦地皱皱眉,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来来去去的跳跃,不一会儿,搞定。

  阿离

  夏离殇从医院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她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之后,躺在床上看会儿书。手机振动了一下,有一个短信,她打开手里一看,皱眉,是温辰希的。

  夏离殇本来不想看的,任何有关他的东西,她都不要再理,可是,心里有一个呐喊,促使她去看,最终,她没忍住。

  他说,“睡了吗?”

  夏离殇回,“没有,躺在床上呢!”

  好一会儿,他都没有回,夏离殇以为他已经不在了,正想放下手机时,又一条信息进来,“还不睡,在干什么?”

  “睡不着,在看书。”

  然后,温辰希打来电话。夏离殇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接,不过,想到今天白天他说要给她房子的事,就接起来了,好歹要谢谢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喂。”

  “快要十二点了,快睡觉了,女人熬夜对身体不好。”电话那头传来温辰希似责怪似关心的声音。

  不知怎的,在这夜深人尽的时候,听到他责备中带点关心的话,让夏离殇想哭。多少年了,她身边谁也没有,没有人会关心她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累不累。可是今晚,他突然的关心,让她难过,但却迟到六年了。

  辰希,这些年,你在哪里。

  “嗯,要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工作呢!”

  算了,房子的事改天再说,他忙了一天一定很累,再说,她现在也没心情说这事。

  温辰希听到电话那头她声音里的呜咽,好看的眉拧在一起,她怎么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现在过去找你?”

  “我没事,你不用过来,就是有一点小感冒,我已经吃药了,明天就会好了。”一听他要过来,她立马拒绝,本来就是小小的感冒,没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她也不想让他大半夜的跑一趟。

  “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照顾好自己,那你吃完药赶紧好好睡一觉。”

  夏离殇听他像个老太爷的喋喋不休,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极力地忍住,怕他听出任何的异样。她记得,大学那会儿。

  某天早上,温辰希已经做好早餐了,却不见夏离殇从房间出来,他就去叫她起床。只是,走近床边看到床上的她虚弱无力,满脸苍白的样子,吓了他一跳。他急忙伸手在她额上抚摸了一下,低烧。

  他一边责备她,却一边拿起她床头的外套给她穿上,给她简单滴洗漱了一下之后,匆匆忙忙地背着她去医院,打了一个电话给顾云帆和葛优南,让他们请个假,之后,他就在医院陪她打了一天的吊针。

  她晚上睡觉有踢被子的习惯,夏天还好,一到冬天,她经常感冒。所以,每天晚上他都会起来为她盖被子,昨天他累极了,一沾床,一觉睡到天明,这不,一晚上没来,她就华丽丽的感冒了。

  可是,那样的日子,已经没有了。

  “夏离殇?”久久没有听到她的声音,温辰希有些焦急地叫她。

  “我在。”回过神,她小声地应道。

  “赶紧睡了,别再看了,那破小说有什么好看的。”他就不明白了,那些白痴的狗血言情小说有什么好看的,竟然让她生病了也还在看。

  他到现在还知道她爱看小说的习惯,夏离殇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他们明明彼此那么了解,知道对方的一切喜好,但为什么他就是不爱呢!

  辰希,你为什么就是不爱呢?

  “嗯,我睡了。”

  “你睡吧,我听着你睡了之后我再挂电话。”他温声说着,听到那头窸窸窣窣地声音,他刚放心下来,立马又大声叫道:“夏离殇,等等。”

  “怎么了?”

  “明天给我打电话,如果还不好的话我过去送你去医院。”知道她的固执,他又加了一句,“听着,必须,要不然,你死定了。”

  “好!”

  这一次,夏离殇真的睡下了,温辰希听到那头她均匀地呼吸声,温柔地笑了笑。起身走进房间,拿了一套浴袍,在浴室里简单地冲了一个澡之后,也关灯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