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城的交通总是很拥挤,所以红绿灯特别多,又特别长。

  在等红绿灯之际,夏离殇惦记着医院独自一人的默笑,怕她一个人出什么事,所以,忍不住的频繁看手机,一脸的焦急与不耐烦。

  温辰希面无表情地看了看她,又烦躁地拿出一支烟,点燃,疲惫地靠在座椅上,闭眼抽起烟来。

  和我在一起,你就那么难受吗?

  阳关灿烂的下午,走在学校林荫道上,老是爱抱着他胳膊的她,一脸灿烂地笑着对他说着,“辰希,我告诉你,我要和你一辈子在一起,永远永远都不分开,就算下辈子,我也一定要找到你。”那语气的笃定,让他都有些动容与感动了。

  “可我不爱你。”他没有看她,淡漠地说着,动容与感动不代表爱。

  “那有什么关系,一辈子很长,很长的,我一定会等到你爱我的,再说,还有下辈子,下下辈子嘛。”她固执地纠正他对她说不爱。

  一辈子是很长,很长,长到我还没有爱上你,你却已经离开了;长到我爱上你了,而你却不爱我了。

  说好要和我在一起一辈子的你,现在,却恨不得离我远远的,呆在我身边,一秒钟都觉得难受。

  他抽得更猛了。

  “那个......”他如此频繁地抽烟,夏离殇还是忍不住的提醒,“烟对身体有害,你,你还是少抽一点。”她想不到他的烟瘾有这么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竟然学会了抽烟。

  她突然地关怀,让他有片刻的失神,夹住烟的手指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嘴角翘起,恢复淡漠,“呵呵,放心,死不了。”他转过头,死死地看着她,认真问道:“再说你以什么身份来管我?”

  夏离殇愣住了,被他这么一反问,她终于明白过来,她已经没有任何立场来关心他了,如今对他的一切,有资格过问的唯有李潇,是她自作多情了,“对不起。”

  “该死。”他盛怒,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

  他不知恼她的愚笨,还是自己的口不对心。

  夏离殇很想笑自己的傻,她不应该陪他来吃饭的,至少不是刚回国的这会儿。

  大学那时他为了学业和实习,就没有好好吃过饭,最后患有胃病,后来,她好不容易帮他把胃养好了。所以,在他说他没有吃早餐就来上班的时候,她心疼他,怕他胃病又犯了,就没有拒绝他。

  红绿灯过了,车子重新启动,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狭小的空间又再一次的陷入沉默!

  不一会儿,温辰希开口。

  “把手机号码输进去。”他专注地看着路,剩下的一只手从上衣兜里拿出手机递给她。

  再次重逢,温辰希悲哀的发现,不知不觉中,他接替了夏离殇以前的工作,在两人沉默的时候,没话找话说!

  “啊?”她没有反应过来,还沉浸在刚才她的自责中。

  “手机号码。”他冷冷地又重复了一遍。

  “我的卡还是英国那边的卡,长途加漫游,这边的卡等我忙过这段时间再去办理。”言下之意就是拒绝给他号码。

  国际长途,差不多六元钱一分钟,很贵,她要给默笑交十万的住院费,身上剩下的也只有几千块钱了,在还没有找到工作之前,她不敢破费。

  在听到英国二字的时候,温辰希狠狠地震了一下。英国,那个人,那个拥有她美好六年的人!

  而温辰希永远不会承认,他狠狠地嫉妒他,并且疯狂着。

  “我不想再重复我的话。”

  “额,好吧!”他阴测测的脸,代表着他很生气,说实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如当初一样,害怕他生气,伸手接过他的手机,准备把手机号码输进去。

  只是,当夏离殇打开他的手机,看着屏幕的背景时,震惊了。

  他的手机背景居然是她的照片。

  对于她的吃惊,温辰希没有什么表情。似乎对于她有一天能够看到他手机的屏幕是她的照片一点也不稀奇,是如此的理所当然和......命中注定。

  “为什么?”夏离殇不能平息情绪,有些苍凉地问他,她再也不敢自以为是地认为是他爱她。

  “没有为什么,习惯而已。”她的不相信的表情深深刺痛了他,她就这么笃定他不会爱上她,忍不住嘲弄,“毕竟当初我们在一起只不过是你的死缠烂打,而我正好需要取暖而已,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是我爱上你了吧!”

  只要她说是,是他爱上了她,那么,他就会,就会,不顾一切的狠狠地,狠狠地......吻她。

  听他提起当年的事,狠狠地羞辱,她不怒反笑,“不是。”

  原来只是习惯而已,呵呵,夏离殇,你到底还在期待什么!

  温辰希,你又何苦这样地羞辱我,夏离殇满身的骄傲不是早已经被你踩碎了,贱如尘埃吗?现在的夏离殇满身的棱角在这几年异国他乡的漂泊中,早已磨得所剩无几,所以,你又何必来羞辱我。

  她嘲讽的笑,让他心痛;她的答案,让他恼怒。明明心疼她,可说出的话,却满满的是对她的伤害,“不错,终于学聪明了。英国那地方就是好啊,果然值得你丢弃自尊,放弃一切。”

  “温辰希!!!”夏离殇大怒,她终究还是不够强大,还是无法无动于衷地面对他的冷嘲热讽。

  泪水,强忍于眼眶之中。

  “怎么,动怒了?”他低低地笑,“我以为你铁石心肠呢!我,你可以毫无眷恋地丢弃,那,葛优南呢,那是你最好的姐妹,你居然也能丢弃,夏离殇,真的,我挺佩服你的。”

  温辰希和她在一起,很少说这么长的一段话,他总是沉默寡言,想不到,第一次说这么长的话,却只是为了嘲讽,讥笑她。

  只是,一想到南南,夏离殇心口就忍不住的抽痛,当初,是她对不起她。

  “来说说,当初你不顾尊严,不折手段地弄了一个研究生的名额,在离开我,离开她去英国,那个充满诱惑与梦想的地方的时候,是什么心情?是不是特激动,特感谢我的那番话。”

  温辰希是残忍的,夏离殇,既然你已经不爱我了,那就狠狠地恨我吧,至少,我还是在你心上的,我无法承受你对我的淡漠与疏离。

  “别说了,温辰希,我求求你别说了。”终于,她褪下所剩无几的骄傲,控制不住的扑在他的怀里,苦苦地哀求他,泪流面面。

  她哭的嘶声力竭,不能自已。在她看不见的上方,温辰希同样也痛着。她痛,他何尝不痛,只有这样彼此狠狠的痛着,他才不会觉得自己已经死了,麻木不仁!极力地控制自己不去抱她,给她温暖。

  接下来,他真的没有再说了。

  医院到了,车在医院门口停下来,夏离殇已经平静下来了,推开车门,艰难地给他说了声谢谢之后,就朝大门口跑去。

  “等等。”温辰希大声地叫住了她。

  夏离殇听到他的声音,并没有回头,努力地吸了吸难受的鼻子。她听到他急忙打开车门,下了车,快步朝她走来。

  她眼眶红红地,他那样的慌乱,急切,要是换在六年以前,夏离殇会开心,幸福的认为是他怕失去她,而如今,呵呵......

  “拿着。”他把从店里打包的凉粉塞在她的手里。

  语气的坚定,不容她拒绝。

  “温辰希,你这是什么意思,可怜我?”她转过身,面对他。这时,她恨上他了,怎么可以在羞辱了她之后,又来对她好,对她温柔。

  她是人,不是神!

  “哭了这么久,你不饿?放心,我已经有李潇了,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刚才那些话,对不起,我只是觉得,被你无缘无故地抛弃这么多年,需要发泄一下而已。放心,温辰希不会这么小气的,以后我们,我们......还是朋友。”

  所以,说了这么一大段,他这是算给她道歉了?

  夏离殇有些哭笑不得了,她从来没有发现,温辰希原来也会道歉。

  “朋友,温辰希,你凭什么以为在你说了那些话之后,我会把你当......”

  “夏离殇,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当不成情侣,可以做朋友嘛。”他笑嘻嘻地说着。

  夏离殇巴不得现在上天赶快劈一道雷,把眼前笑得一脸迷惑的妖孽劈死。以前那个忧郁,孤傲,冷漠的温辰希去哪里了,他的厚脸皮,没正经是谁传染给他的。

  爱情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那几年,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无法使他快乐一分一毫。

  tx酷&匠O网Lr首9l发:

  只有李箫,轻轻松松地将他整个人都改变了。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见她久久不说话,他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就怕她拒绝他,从此以后,她就在他生命中消失了。

  “夏离殇,你不会还没有忘记我吧!这么放不开?”激将法,对那爱冲动,要强的她非常管用。

  “怎么可能,我对你的爱,早不知去哪儿了。”强忍心里的痛,不管怎么说,他都能够放下,只要他不再来招惹她,做朋友就做朋友,她夏离殇拿得起,放得下。

  “那就好。”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没有哪个时候,如此感谢她的要强。

  “那我上去了,我的朋友还在病房里等着我呢!”

  “好,再见!”

  “嗯,再见。”她转身,朝医院走去,转身的那一刹那,温辰希没有看到她再次泪流满面的脸庞。

  同样,她也没有看见温辰希得逞的笑容。

  夏离殇,不爱我,没关系。这一次,换我主动,让我去爱你,去保护你,让你重拾一颗爱我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