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归来(二)

  将默笑安排在病房内,要她乖乖地呆着,夏离殇就去办理相关的手续,以及缴费。

  办好手续,她笑着对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之后,一边看着住院单上写着的住院费,一边往前走,根本就没有看路。

  什么?十万?怎么这么贵?她突然站住,她皱着眉,盯着住院单。

  突然,肩膀传来的疼痛,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原来,是一个冒失的小护士,抱着一大堆的文件从她身边跑过,不小心撞到走在走廊中间的。

  “对......对不起,撞到你了,你有没有受伤?”她连连道歉。纸张散了一地,夏离殇蹲下来捡起地上的纸,小护士一边急忙帮忙,一边关切地问她。

  “没事,我来就好。”站在路中间,本来就是自己的错,现在听她礼貌地道歉,微微有一些不好意思。

  动静有些大,引起走廊尽头转角处正要转角的二人的注意,两人不约而同地朝那处骚动看去,只是.......

  看到远处路中间正低头捡东西的那人。李潇波澜不惊的外表下,是满心的震惊,是她!!!时隔六年,她为什么会在此?为什么回来了?

  她以为,在他快要将一开始的不爱进行到底时,她回来了,以一种众人陌生的样子出现。那么,身旁的他可能没有认出此时的她,李潇暗暗的想。

  小小的身影,做错事不好意思的表情,这些都是梦里想念无数次,熟悉到骨髓里的,只是,梦醒时分,却变成了徒手留不住的一世苍凉。

  夏离殇,我怎可能不认识你!

  “好了,谢谢你!再见!”夏离殇捡好地上的纸后,说了声谢谢之后,准备离开。

  他不禁想,夏离殇,英国优雅高贵的皇家生活,也没能留住你不安定的心吗?既然你又不知死活的回来了,那么......他改变了方向,修长有力的双腿毫不犹豫地朝她走去。

  更v新=z最快、'上5◇酷W%匠网0

  “辰希,我们,她......”她知道他要做什么,李潇轻轻地叫住已经上前的他,声音慌乱,她慌忙地跑上前去,拉着他此时紧握的拳头,有些不安地看着他。

  温辰希停了下来,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她,眼神复杂,他知道她此时眼神里的害怕与希冀,她害怕什么,希冀什么,他怎会不知,可是......

  “对不起。”他坚定地将她的手拿开,继续往前走。

  李潇,温辰希是一直都是自私的,我不想为难自己,也不想孤独终老,而现在她就在不远处,我触手可及的地方,所以,对不起!

  “辰希,我......没关系,不要......”李潇再次追上他,刚才他看她的眼神中,有心疼,有愧疚,就是没有一丝一毫对她的爱恋。但是,就算这样,她也不要他去她的身边。她在他的身边的这几年,尽管他一直不爱她,也一次一次地拒绝她,但她仍然很满足,所以,她一定要阻止他,在夏离殇还未发现他们之前。

  “夏离殇。”可是,她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李潇没有想到温辰希会突然叫出那个她此时害怕听到的名字,他为什么会那么肯定那个人就是夏离殇。夏离殇不是淡出他的生命六年了吗,当初她给他的伤害那么深,而且,她现在的样子,那么陌生,辰希,你如此肯定是她,是因为恨还是爱?

  最终,她快步地走向她,在温辰希之前。

  远远地,夏离殇听到背后突然有人唤她,这声音......像穿越不老的时光隧道,清晰地传来,熟悉而又陌生。

  她全身立即僵硬起来,习惯性地的笑脸这时却慢慢地淡了下来。虽然知道既然回到这个城市,他们总有一天会相遇的,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其实,她是怯弱的,又是贪心的,害怕再次见到他,可是又贪心地在有他的城市,和他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一辈子,不相见,相安无事的各自活着。

  沉稳地踏步声越来越近,理了理情绪,一如既往的笑又重新回到她脸上,夏离殇,你有一点出息好不好,不就是当初追人家没答应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做人一定要大度!她准备回身给他一个大大的微笑,笑着说,好久不见!

  呵呵!只是命运呀,你是何其的好笑,又是何其的残忍......

  回头,看到由远而近的双双身影,夏离殇的脸越来越僵硬了。

  温辰希在夏离殇回头的时候,突然慢下了脚步,和李潇说着话,他在赌气,恨这些年她的不辞而别。

  对于他突然的举动,李潇岂会不明白。苦涩一笑,明明知道你的温情是假的,我也愿意陪你演这场没有结局的戏!

  他们终究还是在一起了!

  离殇抱着大摞纸,就这样呆呆傻傻地看着,那两个虽时隔六年这么久,但仍然很熟悉的身影朝她这边走来。思念如潮水袭来,浓浓的爱意重到让她想要不顾一切的逃离,却举步维艰。

  看两人的穿着打扮,应该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了,终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吧!还好当初以考取英国皇家美术学院研究生的理由逃走了,要不然,现在恐怕已不是遍体鳞伤能形容,而是支离破碎,生无可恋了吧!勾唇自嘲,其实,现在的她又何尝不是支离破碎呢!

  在走近她的途中,两人在认真地低头讨论着什么。李潇琉璃双眸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似乎有些地方疑惑,皱了皱好看的绣眉,突然抬头看了下旁边的他,说了句话之后,巧笑嫣然。

  她想,大概她说:辰希,我这个不明白,你一会儿教我好不好?

  而温辰希虽一脸的不耐烦,会温柔的训斥她,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可最后,却也耐心的为她解决问题。

  无力地摇头,勾唇自嘲,够了,夏离殇,六年前,不就是这样的吗?你又何必一厢情愿地在这里猜测那已经是事实的事呢!

  原来,他们还重复着昨天的故事。唯留下她,像一个局外人,静静地观赏他们演绎着竹马青梅的故事,无论现在,还是远久到时光模糊的六年之前。

  温辰希好看的眉拧在一起,似乎有什么事困扰了他,低头看了一眼个子娇小的她,深邃好看的眼眸中——有化不开的温柔。只是,他的温柔,她从未拥有过。

  温辰希,时至今日,我仍然恨着你对我的冷漠,对她的宠溺与温柔。可是,有一句话,将我所有的骄傲粉碎成灰——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我对你的痴爱,似乎永远凌驾于怨恨之上。

  温辰希,李潇。她以为他们只是不相干的二人,当初新生迎接的时候,她以为,他不过和李潇是同班同学而已,他只是替有事耽搁的她来接自己。

  “你以为,我们是只是同班同学?我们家是要好的邻居,辰希从小和我感情就好,我们一起上下学,现在一起读同一所大学,将来......”声音戛然而止,却不言而喻。

  那一年秋季的黄昏,外面淅淅沥沥的下着秋雨。一向温柔大方,善良友好的学姐李潇,突然约她出来告诉她这些,“你说,四年的不清不楚和二十年的青梅竹马谁会赢?”在她优雅的转身时,微笑地留下了这么一句轻轻飘飘的话。可是,这一句看似轻柔到云端的问句,却如千万斤重,压的她喘不过气,疼到她不能呼吸。

  她如僵化了的千年化石一样坐着,久久不能动弹,餐厅窗外,荼蘼开到花败。

  是呀,她拿什么和她比。

  女朋友的身份?不,那四年里,这个对于万千人来说,极其普通的词汇,对她来说,是一个奢侈的梦,美的不可方物;是她对他炙热到极致的爱?不,她的爱,他从来不屑。

  所以,她做了这场爱情角逐里的失败者,可耻的丢了自己的战场,狼狈地逃到英国去了。

  不管多少年,困在了他的绝情里,困在了她为他画的地牢里。

  “好久不见!”夏离殇笑着打招呼,待他们终于走到她的前面时。

  如果忽略心口微微的疼,一句好久不见,说出口,原来也不是那么难。

  “果然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刚才我和辰希说是你,他还不信呢!”李潇一边热情地拉着她的手,一边转头,不满地嗔怪着他。

  而温辰希除了刚开始叫了她一声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声,对李潇的话,也不回答,一直静静地站在她的身旁,淡漠地看着夏离殇。

  “呵呵!”她一边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手从李潇手里抽出,一边呵呵地笑。她似乎除了呵呵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言语来回答这对表面看似疏离却无限温暖甜蜜的恋人。

  “你来医院干什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可以帮你看看的。”李潇不管不顾地再次抓着她的手,热情而又优雅的关心着她。

  真的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

  只是,她握着夏离殇的手死紧得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吧!

  “呵呵,谢谢,我没事的,我就是为一个朋友办住院手续而已,你们......”她客气的话还没有说完,接下来就被他波澜不惊地声音打断了。

  “你不是要去225吗?”

  “我......那你......”李潇抬头看着他,对于他的突然出声,有些措手不及。

  “我要去302病房,我晚些过去找你。”他紧抿着唇,眉头轻皱。

  在听到302病房时,夏离殇几不可见的震惊了一下。

  “那好吧,我先过去。”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她岂会不了解,他这是不耐烦的表情,转过头笑着看着她,“再见!”

  终于,李潇无可奈何,走了。

  李潇再一次回头看了看留在原地的两人,什么话也没说,努力地笑了笑,朝前走,然后,转角。

  从始至终,辰希都面无表情。

  记着一个人,不一定是因为爱吧,恨同样也会让人刻骨铭心呢!

  辰希,你刚才的不耐烦,是因为她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