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点,英国伦敦国际机场

  虽是清晨六点,可机场来往的人很多,人们拉着行李,步履匆匆,在万千人海中,竟不知来路与归途。

  换了登机牌,过了安检之后,两人在候机室坐下。

  “妈妈,我们这是要回去了吗?”长相精致,五六岁的小女孩,有些兴奋的拉着旁边身材娇小,面容白皙的女子的手问。

  “嗯,笑儿,我们要回去了,高不高兴?”夏离殇俯下身,将她抱在旁边的椅子上,温柔地抚着女孩的头,轻问。

  她语气虽轻,可里面裹着的笑意与安然,比默笑的还浓。

  久别的城市,我回来了。

  辰希,我回来了。

  “妈妈,笑儿当然高兴了,笑儿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回过一次国,在世界地图上像一只鸡的祖国肯定很好玩。”小丫头有些不安分地在椅子上手舞足蹈,那可爱样,竟然让候机室里疲惫与不舍的乘客露出笑意。

  E,酷匠网:首){发

  好可爱的孩子。

  “是呀,很好玩,那里的人都很亲切可爱!”她想到阔别六年的城市,六年来无时无刻不想念的人,就忍不住脸上的笑意。

  那么,那里有爸爸吗?

  默笑在心里头默问。

  夏离殇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离登机还不到十分钟了,她拉着默笑的手,“笑儿,快准备一下,我们要登机了。”

  小丫头听话的检查自己的东西,可是,她不时地往候机室外看去,有些焦急,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各位乘客,由伦敦飞往中国的SU2579客机就要起飞了,请乘客登机,谢谢。”

  “各位乘客,由伦敦飞往中国的SU2579客机就要起飞了,请乘客登机,谢谢。”

  提醒登机的广播响起,夏离殇起身拿起地上的行李,一手牵着默笑,往登机口走去。

  “妈妈,我们不等威尔爸爸了吗?”小丫头第一次离开伦敦,有些不舍威尔,飞机就要起飞了,可他还没来送她们,她有些失落。

  “笑儿乖,威尔爸爸从昨晚开紧急会议到今早,很累,不能来送我们了。”她温声安慰着默笑,默笑的失落,她看在眼里。

  其实是她不想他来送她们,才刻意选择在他公司出现危机的时刻离开。

  不能给任何承诺,那就不要彼此纠缠。

  “哦,那好吧!”小丫头一听威尔爸爸开了一夜的会,看到他这么可怜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地原谅他了。

  夏离殇有些内疚地看了一下默笑,小丫头的心性变得很快,刚刚失落的表情一扫而光,现在小脸阳光灿烂。

  不一会儿,飞机就像一只翱翔天际的雄鹰,直冲云霄,响过隆隆的轰鸣。

  英俊潇洒的威尔步履匆匆地赶来时,一问工作人员,才知道飞机已经起飞半个小时了。

  嗯,这个时候赶下一班,应该能和她们在机场相遇的,他掏出手机,给助理电话,“喂,给我订下一班飞往中国的机票,什么?嗯,好,我马上回来,机票?算了,以后再说吧!”

  他挂断手机,手机滑入裤兜,冰凉的屏幕让他有片刻的愣神,回过神,随即,快步走出机场大厅。

  刚刚助理说公司里的事还没有解决完,又出现了新问题,需要他回去处理。

  看来,去中国的事,只能推后了。

  阿离,等我,等我处理好这里的事后,我会去找你!

  飞机到达桐城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坐了将近十一个小时的飞机,夏离殇累的快要散架了。可她顾不得累,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抱着累得睡着了的默笑拦下一辆计程车,找了一个离市区较近,环境还过得去的酒店住下之后,匆匆洗了一个澡,又抱着默笑出门了。

  默笑的病情耽搁不得,嗯,五点四十,现在去医院,应该能够赶上值班医生的。

  在医院抽血化验,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回到酒店时已经晚上八点了。默笑的病情特殊,又加上两人才匆匆从国外回来,什么都没有准备,所以,医院让两人明天去把住院手续办清楚之后,就可以正式入院了。

  又洗了一个澡之后,她就和默笑睡下了。

  半夜,窗外,月明星稀。

  “妈妈,妈妈。”默笑睡梦中叫嚷了。

  “笑儿,怎么了?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听到默笑轻声的叫着,夏离殇从睡梦中惊醒,连忙翻身起来,打开床灯,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在用手抚摸了一下她的额头,不烫,看了一下脸色正常,这才放心。

  原来只是说梦话,她还以为默笑疼。

  先天性白血病。

  将她小心翼翼地放进被窝里,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呢喃,“晚安,我的宝贝。”

  默笑的病一直是她心口的痛,默笑是她唯一的依靠,她怕哪一天她就这样不知是在夜晚还是白天的悄然离她而去。

  所以,对于默笑的任何情况,她都非常仔细。

  这些年,她如惊弓之鸟。

  她伸手关灯,正要睡下,这时手机响了,是张医生的电话。

  怕吵醒默笑,她下床走到阳台上去接电话了。

  “喂,你好,张医生。”

  “你好,夏小姐,不好意思,这么晚给你电话,打扰你休息了。”那端张医生礼貌客气的话传来。

  “不用客气,张医生有什么事吗?”声音有些轻颤。

  关于默笑的病,她不想,也不敢做最后的猜测。

  “夏小姐,是这样的,我老家出了点事,我必须回去看看,我现在在火车站,给你电话是想告诉你,关于默笑的病,我暂时不能给她医治了,不过,你放心,明天医院会另派一位优秀的医生来接替我的工作的,给你带来的不便,抱歉。”

  “没事,张医生有紧急事要忙,可以谅解,还有,张医生安心处理事吧,我这边没关系的。”不自觉的,夏离殇紧崩的身体松懈下来,语气温和。

  反正就一段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

  清晨.

  阳光穿透窗帘,在书房的地板上,洒下光怪陆离的光圈。

  温辰希醒来,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昨晚突然接到院长的电话,今天有个病人需要他接手,所以忙了一晚,天微亮才在书房椅子上小憩了一下。

  无论有多晚睡,第二日,总是自然的准时醒来。

  这是多年来的习惯。

  穿戴洗漱之后,早餐也不吃,就提着公文包出门了。自己从来都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以前,一是没有多余的钱和时间,二是怕奶奶大早的起来为他做,累了她。

  直到遇上她.那四年,她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也总是唠叨不停,说早餐是人一天的精神,是要吃好的。所以,每天早上,她都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只为买他爱吃的福记小米粥.

  她离开之后,就再也没吃了。

  一个人的餐桌,总是那般冷清,死气的让人发狂。

  桐城的红绿灯长的让人生恨。他不管你的生命是否只剩一秒,也不管你的时间是否多得荒芜,总在那里按部就班的跳跃着。

  习惯性地看着车窗外,行人匆匆的走过。曾无数次的想,也许,自己一直这样看着外面,终有一天,会在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寻到那抹熟悉的身影。

  突然,一个牵着孩子,身材娇弱的女孩在窗外一晃而过。猛地回神,是她吗?骨节分明的手在碰上车门瞬间,所有动作停滞。

  随即,自嘲一笑,温辰希,这么多年,你还没学会聪明吗?为什么每一次看到和她差不多身影的人,你就认为是她呢!无数次的失望,还没很好的给你教训吗?

  也许,这是老天给自己的惩罚。

  惩罚当初他无视她的爱,肆意地挥霍她给的温柔。

  要不然,自你离开之后,从此,心,成了一座寂寞的空城。

  桐城,梧桐本无心,桐城也是一座空城。

  “滴,滴,滴。”后面车主不耐烦地打着喇叭,回过神,才知道红绿灯已过。启动车子,滑入那万千车水马龙之中。

  夏离殇住的酒店离市医院不远,所以,她没有打车,就这样牵着默笑去医院了。

  走在人群中,她重温着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上的一切气息,这里是他们相遇的地方,有他的气息。

  真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