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饭馆的门,一阵热浪扑面而来,一阵疲倦袭来,恨不得就地睡下,虽说疲惫,但她心里是高兴的,僵持了两年多了关系终于有所缓和……

  坐进了萧辰的小三轮,林筱月感觉愈发的困,身体变得越来越热……她没有多想,只当是吹空调时间太长,着凉了,有些小发烧,一般这种小病,睡一觉就好了,甚至都不用吃药。

  “老爸,到家了叫我啊”林筱月有些虚弱的声音里面包含着撒娇,说完便昏昏睡去。

  消除了隔阂,林筱月也开始像平常女孩子一样的在父亲面前撒娇。

  听见了她的话,萧辰眼里闪过了一丝于心不忍,但一想到病床上等救命钱的萧泽宇,那一点点不忍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

  洁白的床单上怎么会涌动着黑雾?星星点点的,而后又连成一片,林筱月眨了眨眼睛,黑雾消失了,但很快又重新出现,疲倦,好像消除了一点,唯一剩下的感觉剩下的就是—热。

  等等,怎么会这么热,而且,身体还出现了一些异样,好像是……有些兴奋。

  林筱月瞬间惊醒,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并不是在自己的家,而是在一间装修的极其奢华的大房间,哥特式的建筑内部风格,配上现代化的电视幕墙,显得古典而不失科技感。

  而自己,正睡在整个房间最大的家具-一张长宽都几乎是普通床三倍的大床。

  林筱月惊恐万分,想要拉开被子,却发现,她的手根本没法动,顺着胳膊看去,林筱月才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被手铐拷在一起,手铐的中间,拴着一条长长的锁链,锁链的那头,绕过床脚,扣着一把精致的小锁子。

  自己竟然像一只动物一样,被用锁链锁在床上!!

  一阵深深地屈辱敢使得她想要咬舌自尽。

  活动了一下双腿,发现双腿并没有被锁住,林筱月这才冷静下来,回想着整个事件,先是继父萧辰请自己出去吃饭,之后他的道歉使自己放松了警惕,到最后自己睡着了就到了这里。

  9y酷匠94网唯一J4正版/;,r其5他;都是_盗Bt版j

  林筱月愣了一下,瞬间醒悟,萧辰竟然趁自己不备,给自己下了药,想到这里,心中升起愤怒,紧接着是深深地绝望,最后是凄然的笑。

  她笑自己的可爱,天真。萧辰那么带有目的性的认错,她竟然毫无察觉,并且可笑的信以为真。果然……果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古往今来,黄鼠狼给鸡拜年,从来就没有安过好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阡陌雨说:

ps:艺术节+月考,最近忙的焦头烂额,码字实在是太艰难,所以,咳咳,从今天起往后的几天内不稳定更新,大家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