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的警笛疯狂的鸣叫,窗外的行道树飞快后退,车内,林筱月抱紧了自己已经包扎好的手臂,目光呆滞,脑海中翻涌着刚才的惊魂瞬间。

  她难以接受,十分钟前还和自己斗嘴,闹别扭的弟弟,现在竟然躺在了救护车上,插着呼吸管,双眼紧闭,没有一丝灵气。

  那一瞬间,差些阴阳两隔。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要不是她思想抛锚,也就不至于到了路中央才看见货车;要不是她擅自带着弟弟出小区,又怎么会出现这种事?

  想着,她闭上了眼,不想让眼中充盈的泪水决堤而出。在这种时候,她要坚强,她不能哭。

  正在林筱月自我谴责的时候,救护车开进了医院。

  救护车的车门打开,闷热的风灌了进来,吹的林筱月头脑发涨。她站起身就向车门走去,可刚站起身,便觉得一股热流冲进大脑,眼前黑了黑,失去了意识。

  ……

  “筱月,筱月”隐约中,好像有人在叫她,是谁?妈妈?还是爸爸?模糊的声音听不出性别,但却能听出其中的急切。

  她想睁开眼,却没有一丝精力……大概,是幻觉吧,声音那么缥缈。

  病房外,走道上,林筱月的继父萧辰和林清雅急匆匆的向着病房走来。打开病房的门,一股西药的刺鼻气味传来。

  一个小护士跑来拦住了他们,“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吗?”

  “是”萧辰的一张脸看不出高兴还是悲伤。

  n酷匠*网首Qj发

  “现在你们不要打扰她,她有些轻微脑震荡,需要休息……”

  “走吧,去看看泽宇”只有在谈起萧泽宇,萧辰的平板脸上才会出现一些情绪波动。

  “筱月她……”林清雅欲言又止。

  “你走不走”萧辰脸上闪过一层愠怒,“陪你先来看那丫头,已经够迁就你了”

  “走吧”林清雅无奈答应,心里却有些难受。

  二层,重症监护室,萧辰紧紧攥着手中的病危通知书,“颅内出血,粉碎性骨折,肺穿孔”那张纸上的一个个字都狠狠地刺痛着他的心脏,眼睛死死盯着病房门上的“ICU”三个字母,面色铁青。

  “她就是这么带她弟弟的?”萧辰低吼。

  “萧辰,筱月也不是故意的,我相……”林清雅为林筱月辩解。

  “够了”萧辰吼道,“弟弟?呵呵,她还把泽宇当弟弟吗?她是巴不得她弟弟死了吧?不然为什么她刚好躲过去,而泽宇却被货车撞飞?”

  “……”林清雅语塞,这个问题,她没法解释,解释的多了,翻到会让人认为是在掩饰。

  (引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阡陌雨说:

ps:说实在的,引章真的写的不怎么好,第一次写书,不会处理人际间的关系,对话,写起来比较吃力,以至于最终只能草草收尾,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写的肯定比不上潇湘,红袖的大神,甚至会有些作文的感觉的,总而言之,文笔稚嫩,不过,我会尽我所能,把我心中的故事写出来,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