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夜谈

  “王爷每次都是这般晚来,妾身就是想也只能挨着!”柔侧妃娇嗔的说到。

  “边境急报,有许多事情需要本王去处理,柔儿你也是知道的。莫不是怪了本王?”瑾王大步向前,走到床边,一手挽住这柔侧妃的细腰,低声在此女儿边说到。

  惹的此女全身一阵酥麻,还没等此女说什么,一双貌似迫不及待的火热的双唇便覆了上去,屋内烛光昏暗,床上的两人很快便不分了彼此,只是听这床上一停不下来的咯吱声,引得守夜的丫鬟们真是面红耳赤,甚是睡不好啊…… 。

  同一时间,皇宫内的太子府,南宫治站在自己的庭院前,此时他一身极其普通的灰袍,真有些要融入这黑夜的感觉,身后也正站着一个矮他半截的奴才,腰弯的低低的,似乎在禀告着什么?

  “禀太子,几日前三王爷西郊处打猎曾救下一不知名的受伤女子,年约14左右 。”

  “几日?”太子表情未动,问了下具体时间 。

  ”回太子,应该是四日前。”

  “为何消息传的这么慢?”

  “启禀太子,这还是婉侧妃身边的阿玉在半夜起身时,无意见撞见的,当时周老正在为其施针,她说她听到女子一声大叫,便赶过去看看,在瑾王府的一处未命名的一处简居看见的。”后来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婉侧妃,婉侧妃派人稍作打听才知道的此事 。”

  “此女长相如何?”

  “回太子,据丫鬟阿玉说,当时她借着微微捅破的一层窗户纸,只是断断续续听到一些,药名好像叫逍遥散什么的,未敢多挺留,只偷看了片刻就急忙回去通知婉侧妃了,床上确实躺一白衣女子,但具体长什么样,她说她属实未看清楚。”

  “竟然连父皇御赐的周老,周神医都用上了,看来我这位可爱的弟弟,还真是爱民心切啊!”太子有些嘲讽的说到。

  “安排过去的夏之婉,到还可以,一直本本份份的守着当初的约定,只是这林柔?”太子似乎表情在说到林柔时似乎有些不太满意。

  小丫头片子,最好不要跟本太子耍什么花样!太子在心理默默想到,毕竟是自己设计安排进入的人,要是真有一天出卖自己,他可就不光是挨外祖父训这么简单了。

  想到这儿,太子冷声说道,告诉林柔,她不想活了不要紧,其一家老小可用想否?让她自己掂量。

  “是”矮奴才应声回到。

  “太子殿下,那么那个被救回来的女子?”

  “既然还没安排,就等醒了再说,如若立即弄死,势必会打草惊蛇。只要此女没没被纳入,方可。”

  “是”

  “好了,没什么事你先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待矮奴才走后,太子又默默的站了一会。

  只见其冷哼一声,“柔儿迎了宠爱莫不是,又动了真情,可别忘了,你的体内下的可不是一般的毒,至于那个受伤女子……?若有何不妥,本王必留不得,想到这,太子脸上似乎微微露出些狡結的笑。

         瑾王府

  次日,南宫瑾在天还没亮后,便起了身,望了望正在熟睡的柔儿。似乎意犹未尽般,又亲吻了下床上娇人的唇,引得床上女子在朦胧中,轻哼声“不要”,似乎真昨夜真的是有点被折腾惨了。

  又看了一会,他便没在耽误,起身后简单披了一件长袍,出了门便匆匆的像自己的书房赶去,不一会穿戴整齐的南宫瑾,身着一身纯白色劲装,在配上那棱角分明的五官,真有点被惊为天人的感觉,其英俊的面孔上,眼睛很亮很亮,竟一点看不出像奋斗一宿的感觉?脆亮的九节鞭声,又在瑾王府的湖边响起…… 。

  当柔侧妃起床勉强睁开略显倦怠的的双眼时,床上的瑾王自是跟平常一样,早已不见了踪影。

  周身传来的酸痛,又想起昨晚两人的疯狂,此女立马脸红,捂住被,轻浅的偷偷的笑出了声。

  这动作,正好被端水进来的彩翠看见,作为奴婢偶尔放肆一回也就够,刚刚进门她自是不敢昨晚那样逗主子的,假装不知道的轻声问道:

  “主子、您醒了?”

  还在被里的柔侧妃,更不好意识,怕刚刚的小声被这丫头听见,静了好一阵,才假装刚醒的伸了伸胳膊。

  恩,醒了  王爷什么时候走的?

  “回主子,跟平时一样,寅时。”彩翠一边轻声答到,一边熟练的伺候主子梳子更衣。

  朝堂上,明皇却并没有提及边关之事,简单处理了下税收,地方灾害等问题,便宣布各位大臣下了朝。

       这边柔侧妃洗漱完毕,便径直像“婉宁阁”走去,婉侧妃比她早入府几年,虽然都是侧妃,面上还是要称其姐姐,无事时,请安、聊天还是要做到礼数周全的。

  进了门,只见一身蓝纱衣的婉侧妃正在驻立在窗边插着几朵,雪白欲滴的百合,见此女来了,简单回头看了一眼,又自顾自的忙着 。

  柔侧妃也并没有先开口,打见到夏之婉那天起,她就知道,无论美貌与优雅气质,无论她怎么效仿,她都是略微输其一头。所以她便从撒娇和含蓄入手,使尽万般手段,到真是没让太子和此女看扁,在瑾王的宠爱上,她隐隐还略上一筹。

  只是不知为何,当每次看到她又使劲万般手段,让本该由婉侧妃伺候的瑾王,转了念进了她的闺阁,事后这女人又一副淡无奇的表情时,让争抢好胜的她还很是心理不爽。

  在第一次看见南宫瑾时,她便早已沦陷,是被他温柔的对待,还是被其深隧的双眼,亦或是英气挺拔的外型。总之,一切都顺了她的意……。

  所以在明知道自己重了“脑虫蠱”的情况下,依然选择真心爱上瑾王,明面上他给与太子当眼线,实际上,她的心却早已偏离。

  酷匠;G网?永久+免。费dC看'}小说…y

  停留了片刻,柔侧妃还是先开了口:“柔儿给‘姐姐请安”。

  婉侧妃身形一顿,慢转过身,今日的她,头发低低盘起,发后插着五、六根儿颜色亮丽的珍珠透视,一缕不细的发丝垂于右侧身前。

  其长相长眉细眼,犹如画中人,很符合那种画中的古典美。

  “妹妹来了,姐姐刚刚插花,突发灵感。这才失了礼数,还望妹妹莫要见怪。”

  两女又寒碜了几句,便都迎进了屋里,进入屋里婉侧妃吩咐下身边的阿玉去沏杯茶,柔妃也摆了下手,示意身边彩翠上其下去,两位丫鬟低下身,都退了下去。

  “妹妹可知,有一个月没给治王爷递消息了,莫真不想活了不成?”婉侧妃脸色一变,开门见山的说到。

  “姐姐说笑了,观其可有谋逆之心,必先取得其信任。姐姐如此淡泊之人,话语竟然这般叼专,莫不是动了真心,嫉妒妹妹,不成?”柔侧妃脸色未变,气定神闲的反问到。

  “你我都是棋子,何来动情之说”。说到这婉侧妃还冷哼一声,接着说道:“治王要我提醒你,没动情自是最好,若真有什么变动便是留你不得,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两人又是你来我往的两句,柔侧妃便借故想去花园走走,便准备起身离开。在问其去不去时?婉侧妃则说自己的几个百合还没插好,推辞了,可见二人虽同被太子利用。关系似乎不是太好。

  待到婉侧妃相送到门口时,迎面走来了正打算请安的石头。

  石头见其二人,有些微愣,但随即还是连忙行礼。并告知今晚由婉侧妃伺候。

  自然,石头来的目的就是替瑾王通告一声。

  见石头过来,柔侧妃的脸色便不是特别好看,即使明知道他来是所为何事,当听到今晚伺候几个字时,表情还是不由得僵了一会儿。

  这一变化,自然也是被心思细腻的婉侧妃捕捉的一干二净,待微扬下嘴角后,婉侧妃轻声说道:

  “你去回王爷,婉儿知道,还和平时一样等她。”

  “是”

  石头应声后,便转身退去。

  (最近更的比较慢,但还是会更,主线还是有的,就是时间有点少 。我可以说后面会越来越好看吗?爱我的请举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