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失忆

  皇上今日听说琪王已昏迷三日,自是对自己的儿子担心不已,这不,下了朝,早膳都没来及得吃,唤了霓妃便赶紧赶过来看看,霓妃倒是淡定很多,左劝劝皇上没事,右劝劝皇上放心 。

           但其心理那个气啊!真是肺子都要气炸了,她本身就没什么家庭背景,皇上即使万般宠爱,平时也是极力劝说让皇上不要总来她这,本身就身份低微,在落个红颜祸水,祸国殃民的头衔,她和琪儿就都不用活了。

  她是不用说了,舞姿可称嘉园国第一,想低调隐忍肯定是发展不了了,所以现今打算,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做个安安稳稳的臣子,将来太子登基,也能管点用,也算不辜负这大好年华一回 。

        可是,凡事都有个通病,你越求它越是不得啊!一般王爷14岁便开始自立门户,以前自然都是与母妃生活在一起,琪儿12岁时,霓妃便发现,偷看丫鬟洗澡,书案上经查夹杂着几页藏好的春宫图,安排好的一直贴身的小六子,也反映其梦里经常发出喘息声,床上也有……。

  当时霓妃就慌了,偷偷地找了法师,派小六子一一严格记录,贴身的丫鬟全换成了嬷嬷,这样一来,有效果倒是有效果,琪王确是由明转了暗了,当然霓妃心理也是极致沉闷的,自己的儿子虽然比不上像南宫瑾那样,英气逼人,但其给人风度翩翩的感觉到也算是各有千秋的,自己的儿子比瑾儿还要白上几分,似乎更多些超凡脱俗的气质,当然刨去智商,咱们光凭长像而论。

            自古以来书里的美男不都是洁身自爱的吗?怎么自己这风流倜傥的儿子,怎么就这么……?是啊,佛家有云,相由心生,可能也就是因为琪儿这长像,才对男女之事格外执着吧,霓妃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自然,转眼就到了琪儿自立王府的年纪,这皇家子弟满14就必须要自立府抵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霓妃就是想拦也是拦不了,但是对其多大娶妻生子,却是没有明确要求,所以她也是反复求了皇上,要是18之前胆敢破了身子,便削其爵为,贬为庶人。

  这强烈渴望体会男女之事的琪王倒也不是傻的,他就是暗地里在任性妄为,也知道这圣旨都已摆在了家里,要是真触碰了这定好了的禁制,若真被贬为了庶人,丢脸不谈,以后别说美女王妃了,就连丫鬟能不能娶起都是两说,所以这搬出皇宫后,在自己的府里也只能是忍着,前有皇上安排的李管家看着,后有霓妃指派给他的小六子贴着,他想不忍自是不行的 。

  这才出了落湖,昏迷这一丑闻,当然皇上是不知道琪王究竟是为何过落湖,当时贴身跟我的只有“小六子”,再说这管家也不傻,就算他知道真正原因,他也不会说出去,这不是明摆着自己往火坑里跳吗?

  霓妃理了理凌乱的思绪,一行人自然也走到了,瑾王所居的“清忍殿”不用多想,这殿名自然是霓妃起的,喻意其“清白.隐忍”,可是这才刚搬出了半年……哎!

  跟来的奴才,丫鬟,太监等人自然是不能进入,都在外面候着。

  当一进门看见躺在床上的南宫琪,脸色苍白无比不说,头上还扎满了银针,这个一路靠自己坚强过来的霓妃,还是忍不住哭了,明皇顺势扶住了霓妃,也是表情凝重的望着床上的南宫琪。

  “柳御医,琪儿情况如何?”

  “回皇上,脉像及身体状况都以以恢复,只是不知为何?琪王这记忆却是全失 。”

  皇上大惊!”这是为何?“

  “照目前看来,可能是琪王落湖受惊过度所致,也可能是长期处于湖水中,导致大脑长时间缺氧,这等症状还是要我与其它几位御医一同会诊。”柳如意心中虽有些惶恐,但命她已经救回来了,心中多少还是有些底气的。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吧。”叹了口气,明皇继续说到:看来现如今也再别无它法了!“

  待柳如意,将南宫琪头上的银针全部拔除后,便和李管家悄悄退了出去,自然拔针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疼的,但见这琪王连嘴都没咧一下,也硬是让柳如意心中的问号又大了几分,莫不是这琪王不光是失忆,就连性子也是转了?还是身体连痛感都消失了,不过很快柳如意便排除了第二个观点,因为在为逼其苏醒的时候,琪王是有感觉的,而且也是极力忍耐的不发出声音,这是……?带着一肚子的疑问,便还是和管家先退了出去。

  现屋内也只剩下,明皇、霓妃母子了。

  “琪儿,好端端的怎么会落水呢?”虽然已经听小六子说了其真正落水原因,霓妃还是明知故问、一脸泪花的扑了过去。

  Pn看正。=版&w章g节m上C酷PV匠、2网

  感觉一下轻松不少的明安,在听到刚才他们的谈话后,思路也清晰了起来,便试探性的问了句:“您是母亲”?

  霓妃哭的更加伤心,抱着南宫琪,嘤呜的说道:“是啊,我是你的母妃,这才刚搬出来不久,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落湖的,只感觉两眼一黑,接着四周都是水气,以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现在也什么都不记得了。”感觉到霓妃这真切的母爱,明安就把真实的感受都说出来的,本来是打算胡编乱造的,但从小就缺少母爱的他,一见到这妇人哭的这么伤心,也就不想在编什么故事了。

  “琪儿,可还记得父皇?”

  清安微撅小嘴,迷茫的摇了摇头,本来就谁都不认识,还是装傻卖卖萌吧,这样应该更好蒙混过关。

  明皇和霓妃又嘘寒问暖的说了些,见时候不早,便回了皇宫。

  一个时辰后,宫里的御医们赶到了“琪王府”,在一番望闻问切,互相讨论后还是,没什么结果,所以就让唯一留在皇宫里的韩林之,韩神医回去复了命。

  明安感觉身体还是有些不适,可能是这几天昏迷在床的,便让李管家,扶着自己在寝殿内溜达了起来,自己的房间宽大,整洁,向外看去就能看见自己的客厅,屋内的桌子是不知名的红木做成,看上去非常高贵,桌腿,凳子子都雕刻的极其复杂,凳子更是镂空多余平面,可见这皇上是真心疼爱这个琪王,明安正想着,管家已将其扶走到了铜镜附近,明安无意识的望了一眼这古代的铜镜。

  随即便彻底震惊了………这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