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瑾,走出母后的“蒲兰居”后,石头便迎了上来。

  “王爷这是要?”

  “回府。”南宫瑾淡淡的说到,接着主仆二人的身影便渐渐的消失在了城墙的一端。

          丞相府

  “恩,不错,今日太子表现大好,让我这外祖父,还真是刮目相看啊!”

  说话之人正是这嘉园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老丞相“李民清”。

  “多谢,外祖父夸奖。”太子微微还施了一礼。

  “治儿啊,记住外祖父说的话,忍、人所不能,耐、稳住其性。所以身为嫡长子的你,现在需要的只是时间。”

  说完这些老丞相有似乎叹了口气,接着又说道:“我知道你总爱心浮气躁,今日在朝堂上瑾王又是语出惊人,从小他便压你一头,样样问题也是考虑独特,他不说还好,但他的见解一出几乎皇帝都是会采纳的……。”

  丞相又自顾自的说着些什么,太子治表面上陪着点笑,表情也很自然似乎认真聆听,但收再袖子里的手却是紧了又紧,已隐隐都有些渗出血丝的迹象 。

  “你与他从小算计,几次也是压不住火,差点露出破绽,但治儿,你要知道。真正的皇帝不要有多聪明,会用人,会管理国家即可,记得上一次的朝上议事,因为其意见又被采纳 。你自是憋不住火与其争辩,最后吃棒子的还不是你,我安排的人已经成功嫁了过去,而你……哎,又借此皇上寿宴硬是耍鬼又给塞了一个进去,治儿!你这又是何苦,你乃一国真龙。将来肩头也必扛重任,难道你真要把其往绝路上逼?”

  “外祖父,瑾与我小,却每每思考独特,所以从小我便心有不安,无论是父皇看他的眼神儿,还是其遇事宠辱不惊的态度,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自己的地位不稳,不过外祖父说的话孙儿会记住,也请外祖父与我多加留意。”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为了避嫌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吧,无论我说何,做何,你也始终摆脱不掉这颗争抢好胜之心,不过外祖父的话你最好是记住,忍住其心,耐住其性。”

  “是。”

  看1t正&版w章\n节上酷匠网=N

  南宫治恭敬的施礼,转身出了去。

  过了片刻,老丞相轻咳了两声,转身走向了窗旁,推开窗望着府院内的竹林,轻轻的喃了几句。

  “治儿,你的不安是正确的,但你不该拿自己的弟弟视为天敌,老臣跟随皇上多年,皇上被百姓称为明皇,自是有它的诸多道理,

  这天下重来就……。

              琪王府

  “柳神医,王爷已经昏迷三天三夜,一个失足落水,怎会落的如此模样?”

  只见一身着青衣女子,模样二十多岁有余,但被称为柳神医的女子其真实年纪三十有余,当然要不是治病救人之术实在神奇,也不会让区区一女子当上嘉园国四大圣手之一。

  此女平时喜素,不像其她女子,多以布衣为主,有时出入王府也是多以男装示人,皮肤白皙,眉眼到无其它特别,只是不喜与人亲近,周身有点冷落冰霜的性子却有些格外的吸引人,偶尔进出王府却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其父是原来的宫廷御医,医术也就一般般,但有一次皇上头疾发作,来势凶猛,重御医束手无策,此女便自告奋勇,挺身而出,银针技术堪称一绝,施针三日,皇上便感觉疼痛减不少,当下便下令其父可以退休告老还乡,由她来顶替父亲的位置,伺候在皇上这几年,也因其太要强,一心不想输于其他男子,结果一心沉迷药用、药理之术,婚姻大事耽误至今 。

  几年前却不知为何,同是御医的周老和她,一个被赐给了瑾王,一个赐给了琪王,皇上究竟是何用意,却是让这位神医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她其实也是很郁闷地,甚至可以称之为生气。“琪王”谁不知道,整天沉迷于女色,把她的美艳母亲也是每天气个半死,所以她越是沉迷,霓妃看的是越紧,硬是像皇上请的圣旨,让他年满“18”方可娶妻纳妾,所以这才把琪王憋的。

  之所以失足落湖也是因为,府里前几日来了个美丽丫鬟,躲在树后这个望啊望的,丫头拐角处消失了,他这脖子一伸,脚下一滑也就现了这丢死人的一出,所以对这种身份尊贵的登徒子,柳如意,柳神医真是木有半点好感可谈!

  “放心吧,脉已经号过无数了,无妨,也许是长期缺氧,再不过惊吓过度,也可能是脑子进水。”

  柳如意的表情非常和谐自然,但是脑子进水怎么听怎么有点……?

  “神医说的是。”管家忙应了一声,话语很是诚恳,自然她若救不了,谁也别想活了。

  柳如意淡淡的斜看了管家一眼,擦了下手上的银针,像瑾王头顶的正中间扎去,当然瑾王头顶已经像个刺猬了,这一根也应该是最后一根,只听:

  “啊!”声音极低,但床上美男面部表情确是扭曲致极。

  “咦?”柳如意轻疑。

  管家大惊!“连忙问道:神医有何不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