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瑾王的处境(二)

  嘉园国      朝堂上

  “上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伴随着太监的一声细嚷,文武百官分列两边,当然.其中就有皇上的几位儿子。

  ”南宫子墨“头带金色皇冠,双眼炯炯有神,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已到了不惑之年的样子,一身龙腾虎跃的龙袍,更衬显自己的霸气十足。

  “近日车池国屡次来犯,大有扩大其边境领土的意思,边境的几座小城虽与我等而言,形同鸡肋,但若真让其出去,似乎又有失我这泱泱大国颜面,诸位爱卿可有妙法,良策?让其等输的是心服口服?”

  此声落毕,堂下众人并没有人立马作答,而是前后左右,互相讨论了一番,声音大致有两种,一是打。二是怎么打?时间的长短,甚至有的声音是要求直接连窝端得了,当然说的倒是很含蓄。但大概意思无非如此。

  “启禀皇上!”说话之人是一四品言官,看其银发仓仓的模样,应该早已到了告老还乡的年纪,只是皇上看重其足智多谋,他想怎样至都是没辙 。

  “老臣以为,我国现在虽然领土占地广阔,国民生活也都富庶有余,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有侵占其领土的资本,所以老臣以为,我们可以小打,寸土不让,但不能大打,伤筋动骨不说,也很有可能引起两国的联盟。还请皇上明鉴。”

  "皇上!"在下以为,说话之人正是瑾王的舅父,定远将军府的上官云楚,其妹兰妃进宫的早,家父又因前几年的一次重病,已别人世 。

  ”若打,到也不是难事,我军东方边境驻扎在外的有10万大军,并除了那几座孤城,各个城门都有把守 。南方边境,有8万大军,亦是如此,城内屯兵百万有余,若真动手莫将愿当护国先锋 。”

  此话一出,自是引起了朝堂上的一些小声争议,但上官云楚也没把话说死,一时之间到也无人反驳其中。

  明皇轻点了下额头,接着淡淡的问到:“老丞相你怎么看?”

  ”回皇上,微臣认为我军必须有一举拿下对方的资本,方可大动干戈,为今之计,我方并没有进行周密紧致的部署,有的只是胜在人多,而车池国虽地小,但当地人很是骁勇。所以老臣认为只需加派人手在边境即可,孤城也是断不可让,以免让在百姓心中失了我嘉园国气势。”

  此话说的老道至极,天衣无缝。引得朝堂之上众人皆是默默点头应是。

  “父皇,儿臣认为,”攻”固国之根本,“守”护国之土地。想我泱泱大国,绝不能因为边境的小纠纷,失了国之气势,所以儿臣认为,可攻.可守.绝不能让,哪怕是几座孤城,我们也应不退半分 !所以儿臣主张攻,不但要把失去的小范围面积夺回来,而且还要占它几座城池,以试惩戒。”并且父皇及子民热爱和平,适当的激发下国民斗志,为以后的一统做些提前的打算。”

  说话之人正是太子,此人身高七尺有余,头戴银冠,一身纯白色束腰朝服,衣服上有银线缝制的竹林入蟒袍,长相眉弯细长,双眼虽不大,但眼角处稍有些上扬,给人感觉确精明致极,总是神采奕奕的感觉。一番言辞更是进可攻,退可守,章显其独特见解与智慧 。

  “嗯。”明皇略微的点了下头,表示赞同其看法。

         说了这么多台下重臣的观点,到也略同,这倒让明皇还算满意。

  “瑾儿,你的意思呢?”今天来上朝的儿子只有两个,一个是太子南宫治,一个是三皇子南宫瑾,至于二皇子有些沉迷于经商之道,自然是忙碌着自己的一番买卖,借故身体不适,又没有出席,一个月能来半个月有余,剩下几位皇子南宫琪,失足落水至今仍是昏迷不醒,还有平和秀还不到参与政事的年龄,自是不能到场,所以明皇问了问一直默不作声,甚至头都不抬似乎在沉思中的南宫瑾。

      “回禀父皇,儿臣与哥哥及诸位大臣想的不同。儿臣认为,车池国虽人少,但骁勇善战,乌都国占地面积不多但善使妖法,我国士兵在边境领土之争,所吃亏自是不少。然,我国若先发制人占其几座城池,或派兵把守寸土不让半分。在儿臣看来都不是良策。其一,我国近年来发展迅猛,土地占地有比其余两国辽阔,若占其城池,必会招来两国联合争讨,给对方以可趁之机。其二,占其几座城池,不但伤不到对方分毫,反而会引起两国对立,甚至是三国。所以儿臣认为,应退,藏气于身,待机而动。”

          “哦?”说到此处时,明皇眼前一亮,好像对此番进言很感兴趣的样子。伸手微微一抬,让儿子继续,刚刚的疑问看来是自己情不自禁发出的。

           ‌先退,让出几座城,百姓同时跟退,所以留给对方的只是孤城,待百姓,极士兵觉得实在忍无可忍,我们伺机发起反击,反扑亦可一举拿下对方的几座城池 。

  ‌‌‌      “‌那你的底线是?”皇上狐疑地问道。

  ‌‌‌‌       ‌十座城,可退十座,反击时可拿下十座……对我国来说先让十座如九牛一毛,但对他们来说,却是占其领土面积近十分之一,若招对方反击,我方也绝不能让,欺我者必是要付出代价的。

  U#酷&匠√网w唯一X正zL版#,其}“他;@都是◇盗^@版

  ‌‌‌       ‌接着南宫瑾又说了一些自己观点重点,和为什么要下十座让对方伤筋动骨的原因。

  ‌‌       ‌一语落毕,引得众人是一片哗然之声,当然,大部分都是反对之声。其舅父更是眉头紧锁,太子和外祖父丞相更是脸色难看。

  ‌‌‌‌       ‌“肃静!”

       ‌太监一声细喊之后。

  ‌‌‌‌      “‌此事事关重大,但瑾王的观点独特,甚得朕心,但先让后夺之法可行与否还要容朕考虑几日,好吧,今天的边境之议就到此结束吧,那么临南水灾严重,众爱卿………。”

  ‌‌‌‌‌     ‌又商议几件国之要事后,皇上便宣布了退朝,走在殿外的台阶上,上官云楚轻拍了下瑾的肩头,“不错”看来我侄儿有少将之风,只是当今国继已定……哎,云楚似乎还想说着什么,但又觉得不该说,只是叹息了一声,便草草结束了刚才话题 。

  ‌‌‌        ‌瑾的心里,自然是明白其舅父的意思,但面上还是连称,不敢,并责怪其舅父不要乱说。

  ‌‌    ‌上官云楚见其表现还算满意,微微点了下头,并按部就班的提醒了下“瑾”以后切莫在要像今天这样,大放异彩,便就此离去。

  ‌

  ‌‌‌       ‌一旁早已在门外守候多时的石头,见瑾王出来,连忙跟上,并无意识的问道:“主子,我们这是要回府?”

  ‌‌‌     “‌不,有几日没瞧见母后了。”

  ‌‌‌       ‌顺着主仆二人,便朝着皇上后宫的君兰阁走去。

  ‌‌        ‌一进院子,丫环们是一身素雅的翠绿色纱裙,胸口处则是由绸子制成,秀有青一水的白色茉莉,一见瑾王,都是微微一楞,接着脸色一红的连忙请安问好 ,似乎不管“南宫瑾”来多少次,她们都是这种惊讶,害羞的表情 。

  ‌‌‌‌       微微点下了头,瑾王便朝自己母妃的门口走去,一进门屋里还如从前一样,应入眼帘的是青山竹林图,桌之上有两幅刚写好的字,再就是花瓶,床,极几件最普通的家具,就连窗幔都是白色的,可想而知,这位兰妃有多素。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