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灰衣老者走了片刻功夫,在穿过了几处围绕在湖边的凉亭后,脚步在亭后身的一个楼阁处停了下来,镶嵌在门口上方的牌匾上,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大字,瑾王书阁。门口有两个六尺多高的带刀侍卫把守,虽是亥时,但两名侍卫依然身姿挺拔,一身盔甲,没有丝毫松懈的表情。这也算是王府为数不多的有侍卫把守之一,假若有天小偷来袭,看见这么晚了还有侍卫在其郑重的把守着,必会进入一探究竟,但.估计看见书阁这两个字,一定就没了什么兴趣,书阁 无非也就是藏书的地方,珍贵的字画肯定不会露白,那你说进不进去能有什么意思。至于必须有兵把守,肯定也是有关一些朝堂上的文件,偷回来又没什么用。

           老者刚到门口,两个侍卫便一左手,一右手的交叉一拦,但语气却相当平和的对老说问道:“周神医”,这么晚了要进王爷书房,请问您有什么事吗?老者苦笑一下:哎呀呀,我都说过多少回了,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夫,承上天庇佑,才有幸伴天龙身(指皇上)左右,哪敢配配其神医之说,说完急忙摆摆手,军爷莫要在抬举老夫了。

        “   哎?,嘉园国周苏,周老的大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家王爷5岁时,不知吃坏何物,伴有腹泻腹痛,甚至昏迷且难受不止,若不是您力挽狂澜,冒死进谏。我家王爷真是,唉…还有……“见侍卫甲还要一付滔滔不绝的样子,老者连忙说道:不敢,不敢,军爷真是折煞老夫了,当年之事也只是凑巧,我手里有师傅留下来的古方,经过我的稍微改良对了,王爷的症。我哪敢以神医,自居啊……两人在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客气话后,老者又轻声说到:天气由冬末转春,老夫维恐王爷身体容易疲乏,所以昨日特意找到王爷,想为王爷把把脉,但王爷最近忙于,北国边境战事分析。好呈报给圣上,实在是抽不出来时间。便命我有时间来书房取,他会在桌子上写好,最近自己的身体状态,感觉哪不如重前,本来都是些滋补的药,所以不号脉也是可以开出药方的。说完便掏出一个玉牌给了侍卫们看了一眼,玉牌通体白色,上面刻了个红色的“书”字,接过此玉牌,侍卫甲在手上借着月光看了一眼,点了下头,把腰稍微一哈,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进入书房,老者周苏却并门有去找所谓的,王爷预留下的单子,而是背对房门,负手而立的站了一会,似乎是在观察什么,又似乎是在静听什么,过了一会,周苏从怀里套出了打火石,走到书房一角,点起了灯,屋子呈正方形,很宽敞,往里看去有个3米长的黑木桌,后面便是环绕在周围的高大书架,周苏径直的走向了最里面的左侧书架,伸手边向上数第三行排放整齐的书摸去,手指有规律的数了数,然后在一本极薄的书前停下 取出那本书后,手便又向里深去,里面似乎有个类似闸门的东西,只见其稍稍手臂一用力 。回头看了一眼,转过身来,便往墙上书房最中间的观音壁画走去 ,往右侧拉了下壁画,左手向墙面轻轻一退,一个尺许宽的小门,其颜色却与墙壁无异的出现在了面前。从里面发出了微微的烛光,周苏理了理身上的衣襟,脚步极其轻快的走了就去,看其架势.是对里面环境熟悉不已,走过一条4米不到的长廊,里面便是一座极其简单的小房间,四面环墙,一青色石桌看上去到不像凡品,桌上的托盘里摆放了一纯白瓷高嘴茶壶,和四个白瓷茶杯。

          

           就在周苏前方,被对着周苏站着一个高大身影,身高近七尺,头戴银冠,身着月白色束腰长袍,旗袍上绣着极为复杂繁琐的,麒麟腾云图。周苏一见此人,忙腰身一弯:“微臣参见三王爷。”男子转过身来,这是怎样的一张脸,浓密的眉毛有捎带霸气的眉峰,高挺比直的鼻梁配上无比深邃的双眼,此人眼睛里的黑眼球要比正常人,更黑上几分。给人感觉无比英气凛然。薄薄且微红的嘴唇,把棱角分明的五官更透是格外帅里逼真,仿佛他就是正义的化身,给人以无比安全,无毒无害的感觉 。

    

          “  苏老,我14岁时,父皇便派你来照顾我,至今为止已是三年,可你还是叫我三王爷,叫我声瑾王有这么难吗?”男子缓缓说到。

         “   微臣不敢,微臣能有今日都是承蒙皇上倦爱,不敢造次呼其王爷之名,还请王爷勿怪”。老者一脸慎重的说到  。

      

                     南宫瑾眉毛轻觸了一下,便恢复了正常的神情:“前几日我救下的女子还活着吗?” 

             “启禀王爷,自你就救回此女起,我便用银针汤药之法开始施救,其伤在胸口,像是被落石撞击所至,但经过这几日的治疗,身体已有好转,只是今日此女,突然大喊出好像是一人名,随即又猛的从床上坐起,这才让血脉逆流,把正在施针的我属实也吓了一跳,要不是在一旁的晓梦,眼急手快的递来了逍遥散给其迅速服下,恐怕老夫对这突然癫狂的少女也再无回天之力。”当说到晓梦时,老者还抬头稍稍看了下男子的表情,见其没有任何异样.心也是微微一凉,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看…y正M#版W#章DK节上酷匠mU网(

   “ 人名?谁?“

  “好像是叫  明安,然后好像又梦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嘴里不停地说着,不要,不…然后就又昏了过去” 

        “明安”?瑾王略微狐疑地又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然后神情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    好了,我知道了苏老,此事麻烦你了,时候不早了,你且下去休息吧,此女还是麻烦你先救活再说。"

         “  微臣遵命,那微臣就先告退了”。说完周苏便低头后退了几步,转身按照进来的路回去了,临近门口时,拉了下门旁的暗闸,门又微动了下,推开门便退了下去。

                “明安?”一听便是男子的名字,倘若不是至亲,就有可能是至爱,但见其外貌模样…?也就13、4岁的感觉,还未及筓又怎会与他人私定终身?莫不是西域女子?看其长像又似我国人士 。默默的想完这些,只见其面上突然多了一丝嘲讽之色,随即便手指轻轻的敲了几下桌子,淡淡的说道:“看来我这可爱的太子哥哥越来越爱开玩笑了。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重来丑小鸭说:

(可以这么说,书中的每位人物都不是白给,在这个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诛族又诛心的时代,更应.其古人,隐忍和蓄势待发的智慧,娇的文笔,希望你们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