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越国    瑾王府

              “陆.明.安!”一个穿着稍宽大白色睡袍,胸口处包扎的满是绷带的娇小女子,猛然的从床榻上做了起来,撕心裂肺的喊到。不要,不…还没等要说出第二个不字,嘴唇只是微抖了一下,后背便又直直向床上砸去,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因为刚才的呐喊,又溢出了丝丝嫣红,看其面无血色的小脸,一时间竟不知是死,是活?刚刚的这一举动,也把正在施针的灰衣老者着实吓了一跳,他连忙在女子手腕,肩膀等部位,连施了几针,封住其几处大穴,防止其因失血过多而出现,无法挽回的局面。“逍遥散”,快!老者一点不含糊的马上命令到。只见一个身着白纱裙,15、6岁模样的俏丽女子,玉手一伸。给你,爹!看其模样,也是的一脸焦急之色 。老者赶忙拿起小药包,撒在温热的清水碗里,点了下床上少女胸口处的一个穴位,掐嘴将药灌下。

          “  爹爹”!逍遥散乃十足十的罂粟花提炼而成,她本体虚弱,这样做会不会恐有不妥?

         “ 事到如今”为保其性命,也没有什么其它之法了,逍遥散虽药性强劲,霸道。但是此女情绪飘忽不定,若再出现像刚才,我正在试针便突然坐起的情况,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下其性命 。灰衣老者也是颇感无奈的摇了摇头。

             “ 在这样伤中的情况下”,服食逍遥散,不会有什么危险吗?记得爹爹,曾经嘱咐过女儿。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能拿来施救的。白纱少女小声的说道。看其试探性的话语,也是尚在学习中,还未出师。

                “ 是这样的,晓梦”,逍遥散顾名思义,让人心态飘忽愉悦,仿佛飞在云端一般,但倘若服食久了 .便会上瘾。当然,有些意志薄弱之辈。就算误食一回.也会终身再难戒掉,而长服之人寿命超不过8年,若一旦上瘾,要是忍住不服用,身体便如千万蚂蚁再咬,手脚甚至全身不停抖动,基本上瘾后恐难熬过。我是见床上这小姑娘,身上扎满银针,还能呼唤出别人的名字,看来也是意志坚定之人。这才破例用上一回,她现在身体这么虚弱.要是再乱动,我不敢保证还能不能救得活。说完这些,老者担心的又忘了忘床上的少女。

                  嘉越国    琪王府

    

           痛!本来做好十足打算的陆清安,在被车撞的瞬间,还是承受了本来才只有14岁的他,不能忍受的痛。接着清安便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地底发出,当然只剩下灵魂的他,轻而易举的被吸了进去。“陆清安!”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划过,又似乎从心底处出现,小诺!是你吗?还来不及反应,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后,四周又被大水包围,奇怪?我明明撞的车?为什么现在好像是落水?在隐约听到一些什么,“王爷!奴才!快来人!”的大喊后,明安便六感全失,人事不知了……。“小六子!”王爷落水你为什么不马上跳下去救,一个看上去应该是30左右的管家厉声说到。

                   “没照顾好王爷,是小的该死”小的该死,就是小的死一万次也难辞其咎。那个叫小六子的瘦小奴才,怯生生的说到。

              “哼!还死一万次,恐怕到时候所有琪王府的下人,都要陪葬了,中年管家说完,便又朝湖面望去,这时的湖面可热闹了,有划船用竹竿找的,有潜水去摸的,还有用网围的,总之大家都是一付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模样,堂堂嘉园国的六王爷,皇上更是宠爱至极啊,要是连尸体都找不到,大概就不是自己死这么简单了,一想到这些,大家伙儿心理又不禁发毛,便又十足十的加了把劲儿。“找到了!”还未等话音落下,七.八身手敏捷的护院便一个猛子扎下去,管家表情极其镇定,举起了下手,“柳神医呢?”旁边的下人连忙上前,早已在寝殿等候。只见中年管家大步在前,后面七.八个护院,抬着个满身是水,身材消瘦,个子倒是不算矮的少年,只见那少年一身红绸锦衣,头带金冠,打办的到甚是花哨,看其歪个脑袋,和青色的面庞,一时间还真不知道是死,是活……。

                          瑾王府

          在观察了床上少女半响,看其血也止住了,且并无任何异样的情况下,灰衣老者和其女儿双双退出了屋外。

          “晓梦,”你先回自己房间,我有点事要去办!

  最…新~/章9=节G上酷W匠X网D

         “   可是爹爹我也要去”。那个叫晓梦的女子一付脸红却还是坚持的模样。

              “胡闹!”我找跟你说过……刚想说什么,又看了下四周,接着又清咳了几声,声音不大说道:滚回去吧。

               这一声说的极其平常,还不如第一句喊少女名字时声音大,就像吃饭,喝水,打招呼一样平常 但是少女一听到这样,微愣了下,俯身态度恭敬的失了一礼,便弱弱的退下了,从小跟着的老爹他的脾气,她会不知道,滚字都用上了,看来老爹这阴晴不定的怪脾气是又被自己给硬生生逼出来了,少女无奈的想到。

          这边老者望了望被自己吓到的女儿,直到看其消失,才失神的摇了摇头,“唉……!”瑾王此人虽外刚内热,但其霸道气势,过人心计,若真遇良人.至是会死命追求,“晓梦”,你与王爷从小便相识,她对你到底有无此意,你是真不知?还是装不知啊?难道,还真要让身为嘉园国,四大圣手的我,舔个老脸去求……?想到这里,老者表情突然露出了一丝苦笑,大步像前走去,慢慢的消失在王府的黑夜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