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丁堡,南面方向的守卫。

  几个人高马大的原本属于拉拉丁国王的士兵们此刻正蹦蹦跳跳的暖着身子,还一边搓着手,嘴里面哈出来了不少冷气,这天气实在是冷得过分,尤其还是在这么一大堆丧尸的旁边。

  由于艾瑞克用魂术给这些士兵的四周形成了一个死亡地带,所以那些丧尸们根本就没有发觉这些人类的存在,甚至有几个丧尸踏进了死亡地带,距离一个士兵仅仅只有三十厘米左右,那个丧尸用那双白色的瞳孔看了看这个士兵几眼,随后就转过身走开了,因为它把这个士兵也当作是丧尸了,那个士兵虽然长得比较高大,不过却吓的差点儿尿出来了,换做是谁也不会轻松的。

  这边有一个士兵叫做达巴尔,他看到了刚才那个被丧尸吓得差点尿裤子的士兵,打趣道:“放心好了,今晚过后,我们大多数兄弟都会变成那种家伙的,呵呵!”

  那个士兵瞪了一眼达巴尔,随后就走开了。

  达巴尔跟身边的几个兄弟哈哈大笑,一个叫做卡扎特的士兵点燃了一支烟,然后猛吸一口,随后又递给了达巴尔,达巴尔也在上面猛吸一口,吐出烟雾,把烟还给了卡扎特,说道:“真是冷的过分啊!”

  卡扎特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帮丧尸,说道:“在这么一帮家伙的跟前,你能不冷嘛。”

  达巴尔说道:“我说,卡扎特,说句实话,在拉拉丁堡这么久的时间以来,今晚我是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一个士兵!是一个战士,你呢?”

  卡扎特脸抽搐了一下,说道:“可不是吗,整天那个拉拉丁就知道寻欢作乐,在他身边的那些走狗日子过的比我们好的不知多少倍,早就希望杀了那家伙了!这次这帮家伙虽然是作为侵略者过来夺取了拉拉丁堡,不过我还是不排斥他们的,毕竟他们有实力,谁有实力,我就效忠谁--”

  达巴尔点点头,然后又从卡扎特的手中把那半支烟拿了过来,吸了两口,说道:“就算我今晚遭遇不测,我也毫无怨言,毕竟是作为一个士兵死在了战场上,这就足够了!”

  “嘿,伙计们,在说什么呢?”在军队里面,向来出了名的不招人喜欢的大嘴哈里斯跑了过来,搓着手,吸着鼻子,他的大鼻子被冻的通红,像一只猴子一样跳了过来,随后看到了卡扎特手里面的那点烟,冲他笑了笑,卡扎特白了哈里斯一眼,说道:“想都别想!”说完就转过身子。

  哈里斯呵呵笑着,从怀里面掏出来了一个烟盒,从里面拿出来了三支烟,分别递给了卡扎特跟达巴尔,自己也点燃了那一根,说道:“把我当做小气鬼的家伙可多了,我想也不排除你们两个家伙,说句实话,我这个人的确小气,话也多,不喜欢我很正常,不过我考虑到今晚将会是我们生死离别的一晚,如果在吝啬的跟一只小狗一样可那真的说不过去了。你们说是不是啊?呵呵!”

  酷!匠_网+首^M发

  达巴尔点燃了哈里斯递给自己的那支烟,说道:“就冲今晚你的做法,我想我们都会原谅你范二的过去的,哈里斯!”

  卡扎特没说什么,只是抽着烟,暖活着自己的身子。

  哈里斯随后笑了笑,冲达巴尔跟卡扎特坏坏的笑了笑,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你们都给我等着。”说完又蹦蹦跳跳的走开了。

  卡扎特说道:“依我看,这家伙脑子有毛病!”

  达巴尔耸耸肩,说道:“冲这根烟,我倒是无所谓这家伙了。”

  过了约莫五分钟,就看到了哈里斯提着一个小皮箱走了过来,随后他把小皮箱放在了地上,一边拉拉链,一边喊道:“兄弟们,最后一晚上,我希望把以往的事情一笔勾销,我们畅饮一晚,做鬼也是兄弟!”

  被冻的瑟瑟发抖的战士们都好奇的凑过来看看这个小气鬼又在耍什么花样,只见哈里斯打开他的小皮箱之后,小皮箱里面的那些东西似乎比钻石还要耀眼,因为都是一排排的齐刷刷的美酒,至少有二十来瓶,因为这家伙的小皮箱是双层的,所以可以装的下这么多的酒,顿时这些士兵们欢呼雀跃,吼道:“你这家伙终于做对了一件正确的事情!该死!”说完就冲过来疯抢由于这些士兵总共只有十八人,所以人手一瓶绰绰有余,至于其余的那些士兵都去守卫城堡的大门那边了。

  达巴尔笑着举起一瓶白兰地,吼道:“在这该死的夜晚,我们比正门的那帮家伙们幸运多了,哈哈,他们爱冻那就让他们去冻吧,不过我们还有这个该死的哈里斯,哈哈哈!我们敬哈里斯!”

  “哈里斯!”大家齐声吼道,然后举起酒瓶仰起脖子,大口畅饮着,哈里斯第一次在大伙儿的祝福中享受着美酒,兴奋不已,随后又从身上拿出香烟,一个一个的散着,大家都开心的摸摸哈里斯的头,或者拍拍他的肩膀,都说到:“你这家伙今晚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使!”

  大家痛快的狂欢着,把守卫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喝下这么一瓶酒,浑身都热乎乎的,那帮丧尸把目光都转向了这边,不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达巴尔拿起一个石子就砸了过去,笑道:“丑八怪们,看什么看?你们有本事也来喝啊?哈哈哈!”

  大家兴奋不已,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

  哈里斯感觉有点儿醉醺醺的,随便找了一个大石块,就靠在了上面小憩一会儿,也有几个士兵睡了过去,达巴尔跟卡扎特这两个酒量比较大的家伙清醒着聊着天。

  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似乎都突然感觉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就都烟消云散了,心里面突然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正在逐步逼近,那样的真切,每个士兵,不管是喝醉的,还是没有喝醉的,纷纷的开始警觉了起来,这种感觉,简直比在没有防御魂术的情况下跟这些丧尸们同床共枕还要恐怖,毫不夸张的说。

  达巴尔紧靠在卡扎特的身后,尽管这些都是有胆色的硬汉,但是在死亡真正的即将到来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极度恐慌的,卡扎特这个家伙手里面紧紧的抓着佩刀,很多士兵拿着火把往四处照耀,希望可以发现一些敌人的踪影,不过压根儿就没有敌人过来,只不过,天气却显得极不正常,因为空气中没有秋风吹拂了,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下来,那些来自冥府的丧尸们也都开始警惕起来,尽管这些家伙都是一群死人,他们对于死亡也根本无所谓,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是死亡的象征,但不管怎么样,他们毕竟接到了艾瑞克的命令,他们对于任何的外来入侵者都会进攻,所以这些丧尸们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有一些丧尸手里面竟然还拿着手枪跟步枪,真不知道这些家伙是真死了还是没死。

  这时候,突然在大家站岗的空地中央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巨大身影。

  这个两米左右的修长身影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就是这么突然的冒了出来,谁也没有会料到,刚开始一些士兵们还以为这是某个比较高的丧尸而已,但是很快的就不这么认为了,因为那些丧尸们根本就没有靠近这个身影,一般情况下,这些丧尸们都会互相之间的距离保持20厘米最多,而且这把的丧尸也很多,少说也有100多个,此时他们都站立在了这个身影的旁边,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敢过去,因为距离刚好保持在了一米开外。

  很快的这些丧尸们就包围了这个身影,有一个士兵耐不住了,拔起背后的弓弩,然后瞄准了这个家伙的头部,迅速的放了一箭,就在这支箭距离这个身影一米距离的时候,突然掉落在地,大家大惊,达巴尔吼道:“入侵者!!!做好防御准备还有进攻准备!通讯员赶紧去通知首领!”

  所有的士兵们纷纷的做好了防御的准备,不过在攻击之前,还是先看看这些丧尸战友们怎么对付这个家伙吧。

  丧尸们是因为敌人的四周有一个防御的气场而无法进入,那几个丧尸开始射击,子弹根本就无法穿过这个根本无法看见的防御罩,咔嗒咔嗒的掉落在地,就在此时,这个家伙举起手来,只见他的手指前端有一个绿色的光点,他把右手食指轻轻的围着自己的身体饶了一圈,随后这家伙的胸部周围30厘米范围内就被一拳绿光包围了,然后这家伙一个声音也没有发出来,这个光线就猛的扩张开来,那些围在这个人身边的丧尸们一个接着一个被这个光线把头颅割了下来,丧尸们是没有思想的,所以正常身高下的丧尸们都死透了,低于正常身高的丧尸们或者小丧尸,纷纷的毫发未损,那个光圈也很快的扩张到了这群观战的人类士兵跟前,达巴尔立刻吼道:“都他吗给我卧倒!”

  反应敏捷的战士们纷纷的卧倒在地,破口大骂:“那家伙是人还是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