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怒哪里还有一丝脾气,瞬间转换阵营,冲到老婆跟前,轻搂着她,心疼的说道:“别哭了,甜甜,我不该那样子对你说话~~可是你也看到了~~小坏他~~”

  郝坏自然清楚自己的老妈是在演戏,他瞪了一眼炎甜甜,咬牙切齿的说道:“炎甜甜,如果我没有上超人学院,做儿子的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郝坏狠狠的一甩手,走出屋子。

  甄剑赶忙赔笑的看着郝爸郝妈,说道:“我去劝劝他,叔叔阿姨!”说完也走出去。

  炎甜甜这时候擦干眼泪,长叹一口气,说道:“这是为什么~~”

  郝怒摇摇头,说道:“小坏是我们的儿子,我们为什么还要把他捆绑束缚呢?甜甜,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谈你妹!”炎甜甜狠狠的用手敲了一下郝怒的头,说道:“赶紧去带小坏去医院,当医生现在工资普遍很高,好好教他!”

  说完炎甜甜开始收拾餐桌。

  “还好我们家的桌子是特质的玻璃!”郝怒笑道。

  郝坏家的桑塔纳小汽车一般情况下是炎甜甜上班开的,所以郝怒要是去医院上班的话,只能坐公交车,尽管郝坏几乎不花时间就可以去医院,但是郝怒还是执意要乘坐公交车去上班,他说既然是在人类的社会,就要遵循人类的生活习惯还有法则,否则一定会出麻烦。

  郝坏跟甄剑上车之后也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早上的第一班公交车上,人是最多的,大多数的工薪阶层上班族们提着公文包,西装革履的上了车,火龙市的市民素质还算不错,上车的时候都排队,不存在拥挤的现象,老弱病残自然会得到自己应有的位子,甄剑上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头,惹得郝坏一阵大笑,甄剑气呼呼的说道:“你别得意,你今年16岁吧?”

  “17!”郝坏说道。

  甄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笑道:“你有一米八吧?”

  “一米七九!”郝坏眨眨眼。

  甄剑笑道:“我今年19,我17岁的时候一米七五,老坏,两年之后你绝对超过我的身高,到时候你也跟我一样,大哥别说二哥!”

  郝坏冲甄剑调皮的扮个鬼脸,然后说道:“那也是两年之后的事情了,现在我得抓紧时间取笑你,傻大个!”

  甄剑耸耸肩,没理郝坏,找到一个位置,用手抓住扶手,公交车发动。

  说来也巧,公交车上面刚好就坐了一个孕妇,孕妇年纪不大,25岁的样子,相貌一般,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花格子孕妇装,就坐在甄剑跟郝坏的身边。

  郝坏戴上耳机,听着音乐,甄剑则是拿出一个PSP游戏机玩着,他的双手自然就情不自禁的松开了扶手,可是奇怪的是,不管公交车怎么晃荡,甄剑这小子的双脚就像是粘在地板上一样,根本就不曾摔倒,而旁边扶着把手的人们则是左摇右晃,郝坏见到甄剑不扶,面子自然挂不住,也松开手,双手插在口袋中,郝怒轻轻拍了一下郝坏的背,冲他使个眼色,示意郝坏正常点,郝坏不满的重新扶着把手。

  一路上公交车行驶的很是平稳,人们一句话不说,看报的看报,听歌的听歌,用ipad处理文件的处理文件,似乎跟别人说话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似乎一跟别人说话,自己就会变成农民工似的,一个个的脸夺拉的跟苦瓜一样。

  过了11个站之后,公交车上面只剩下一半的人了。

  f…酷_*匠8o网正》}版首《发RJ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坐在郝坏跟甄剑身子边上的孕妇开始出现状况。

  起初她的脸色煞白,满头大汗,车厢内其实开着空调,温度不高,又过了几分钟孕妇开始弯下腰不动弹,头埋在双手间。

  郝坏最初发现了孕妇的异常。

  再过几分钟,孕妇的肚皮终于说话了。

  郝坏感觉到自己的脚下湿哒哒的,低头一看,满地的水。

  孕妇抬起头,用手抓住郝坏的胳膊,乞求的小声说道:“弟弟,我宝宝要生了,羊水破了,求您,叫---叫司机停车好吗?”

  甄剑也发现了孕妇的异常。

  郝坏遇到这种情况,也实在没辙,赶紧求助老爸,郝怒就在一边,听到孕妇的话之后,赶紧大吼一声:“司机给我他吗的停车!”

  这声怒吼瞬间让整个公交车一震,司机吓得赶紧把公交车停在车站边上,郝怒冲大伙儿说道:“这边有孕妇要生孩子!都给我让开!”

  说完郝怒抱起这个孕妇,孕妇满脸煞白,郝怒安慰道:“别担心,我是外科医生,我送你去医院!”

  “大---大叔---我看---我看撑不了多久了,孩子要---要出来了----”孕妇紧张的说道。

  郝怒二话不说,抱着孕妇下车,郝坏跟甄剑只能跟着下去。

  甄剑问道:“你经常会遇到这种事?”

  “不,不经常!”郝坏尴尬的耸耸肩。

  “你老爸很热心啊!”甄剑说道。

  “当然!他是医生嘛!”郝坏说道。

  下了公交车,郝怒随后招了一辆出租车,可是出租车司机一见到满身鲜血的孕妇之后,就吓得赶紧调头就跑,谁也不愿意无偿载一个临产的孕妇,车子弄脏不说,还有可能出车祸。

  车子一辆接着一辆开过来,再一辆接着一辆开走,就是没有一辆车停下。

  “该死!”郝怒气呼呼的说道。

  孕妇已经开始惨叫:“啊~~疼~~~~”

  郝怒板着脸说道:“大妹子,叫的别这么销魂好不?我这不是给你找车子吗?”

  甄剑跟郝坏在一边捂着嘴巴笑着。

  “你俩笑什么?”郝怒冲郝坏瞪了一眼,说道,“没有车子,这个姑娘有生命危险,小坏,事到如今,只有这样了!”

  “这样是哪样?”郝坏装傻,他可不希望大清早的抱着一个临产孕妇在天上遨游。。

  郝怒二话不说把孕妇交给郝坏,说道:“你赶紧把她送到火龙三院,我马上就到!”

  “啊?”郝坏抱着孕妇,孕妇可怜巴巴的看着郝坏说道:“弟弟,求您了!”

  甄剑拍拍郝坏的肩膀说道:“老坏,一定要抱住妈妈跟儿子啊!”

  “你有本事自己送!”郝坏白了一眼甄剑。

  甄剑摇摇头,说道:“我速度没你快,慢了可是会有生命危险的哦!快去吧!”

  这时候的路边已经围观了很多人,郝坏总不能大白天的就飞到空中吧?

  “快想办法啊!墨镜超人!你不是自称妇女之友吗?怎么一到这个关头就没辙了?”甄剑抓住机会打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