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郝坏笑道,“我还以为金刚狼贱兄天不怕地不怕呢,如果一开始我就把你抓到高空,也就省的打了,哈哈!”

  甄剑毕竟只是一个年轻人,面对死亡的时候,还是会恐惧,他闭上眼睛,索性不去看下面,咽了一口唾沫,说道:“郝坏,我服了你了!”

  郝坏撅撅嘴,说道:“早说嘛,贱兄,告诉你吧,我到现在,才刚刚使用了三成实力哦!”

  甄剑睁开双眼,瞪着郝坏,说道:“你-----什么----三成?”

  “哎呀哎呀!哪里哪里!客气客气!”郝坏看到甄剑对自己的惊讶,一时得意忘形,双手摸着后脑勺,傻乎乎的笑着。

  “你大爷~~”甄剑的惨叫声在云霄下面回荡。

  “哎呀,糟糕!”郝坏赶紧冲下去,无奈甄剑的下落速度比自己慢不到多少。

  酷F》匠/4网K2唯VE一√d正vH版),《)其0g他*都是盗版!;

  就在距离地面十米的空中,郝坏终于一把抓住甄剑的胳膊,只听见咯吱一声响,甄剑惨叫一声:“疼呀~~~”

  这么快的速度,瞬间抓住胳膊,郝坏这个变态家伙自然没什么问题,纵使甄剑是金刚狼的身躯,可还是免不了瞬间骨折。

  不过他很快便能够恢复。

  郝坏抱着甄剑落地,一脸抱歉的说道:“贱---贱兄,我实在是----哎呀,都怪你,没事干嘛在两万米的高空中夸我呢,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不能被夸,一听见好话就会得意忘形,忘乎所以,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嘛!”

  “去你的,谁夸你了!”甄剑没好气的捂着胳膊,疼的龇牙咧嘴。

  “你---胳膊没事吧?”郝坏抱歉的说道。

  “死不了!”甄剑这时候用左手抓起书包,准备走人。

  “哎----贱兄!”郝坏赶忙跟过去,说道,“既然你输给我了,我们就是兄弟了,哪能说走就走啊?”

  “那你要怎样?”甄剑瞪着郝坏。

  郝坏拍拍甄剑的肩膀,说道:“贱兄,你我兄弟一场,就是缘分,我就不麻烦你请我吃早饭了~~~~”

  甄剑白了郝坏这家伙一眼,吃饭的事情自己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没想到这小子还记得这么清楚,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早饭我请你,吃完之后你我各奔东西,素不相识!”

  “哎-----贱兄,你怎么能这样啊!”郝坏说道,“就是因为你破费吗?得得得,我就认倒霉,早饭你不用请我了,晚上我请你去我家吃饭!”

  甄剑这家伙顿时双目发光,舔舔舌头,说道:“你说真的?”

  郝坏耸耸肩,说道:“谁叫你比我还贱呢?贱兄!”

  甄剑这时候笑着走过来,用拳头狠狠的锤了郝坏的胸口一下,要是一般人早就胸骨破裂了。

  “臭老坏,够哥们儿!”甄剑笑眯眯的说道。

  “臭老坏?”郝坏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把我的名字叫得这么难听---”

  “那你还不是叫我贱兄!”甄剑说道。

  “因为你名字里面本来就有一个贱字啊!”郝坏说道。

  “别说了,快请我吃早饭吧,我肚子又饿了!”甄剑笑道。

  “我啥时候说请你吃早饭了?”郝坏说道。

  “我说的啊!怎么?不干?不干我走也!”甄剑说完扭头便走。

  “真服了你了!”郝坏第一次遇见比自己还要无赖的不要脸,顿时没辙。

  甄剑心中暗笑:“臭小子,打我打不过你,耍赖还会输给你?”

  这一次郝坏带着甄剑去了一家烧烤店,让郝坏无语的是,甄剑这家伙点烤鸡烤肉都直接叫老板上生肉,根本不烧烤,撒上胡椒粉还有调味料,直接就吞了,看的旁边的顾客们纷纷的呕吐,有的顾客冒昧的走过来问道:“小兄弟,这样子生吃,好吃吗?”

  甄剑这家伙不小心露出了自己口中的锋利犬齿,鼻子一皱,和狼一样狰狞,吓得那个客人一屁股摔倒在地,指着甄剑大叫:“丧尸!丧尸啊!”

  “去你的,你才是丧尸!”甄剑抓起一块生肉,就砸在了这家伙的脸上。这家伙被砸晕过去。

  郝坏却一点吃烧烤的心情也没有,因为甄剑这家伙一下子就吃掉了自己今天一天的生活费,估计午饭也没着落了。

  “哎,臭老坏,你也别干坐着啊,快吃点!”甄剑说完递给好还一只鸡腿,郝坏哭丧着脸说道:“贱兄,我----我不饿,你吃,吃饱了啊!”

  “没吃饱!”甄剑说道,“喂,老板,再给我上20只生鸡腿,十块生猪肉,十块生牛排,菲力牛排,限你一分钟内。”

  “我去~~~”郝坏瞬间昏倒。

  甄剑足足把郝坏的生活费吃个精光,钱还不够,不得已,只得自己掏出100块付了,闷闷不乐的收拾好自己的书包,说道:“吃饱了喝足了,走吧!”

  郝坏终于醒过来了,看着甄剑,说道:“走?去哪?”

  “去该去的地方!”甄剑说废话。

  “啊?”郝坏眯着眼看着甄剑,说道:“哪里是-----”

  “你去学校,我也去学校!”甄剑说道。

  “哦?”郝坏来兴趣了,“你也是去火龙三中?”

  “谁去那种地方!苍蝇都不会去!听说火龙三中的校长艾国喆是一个泼妇,不过升学率倒是挺高!”甄剑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说道。

  郝坏点点头,说道:“实不相瞒,我就是刚从火龙三中逃出来的!”

  “逃出来?”甄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郝坏,说道:“以你的变态技能,摆脱那帮人类还不是轻而易举,怎么说是逃出来的?”

  “我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能力,在学校就是好好学习的老实学生,只可惜昨晚经过奥班克银行抢劫案一战之后,早上睡过头了,没料到校长还有老师一齐整我,还喊了警察过来----”

  “至于吗----?”甄剑表情厌恶。

  “关键这些不是问题,是我们班那帮白痴们,总想办法找我茬子!”郝坏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