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怕?我袁子丹从不知道怕字怎么写!”袁子丹抱着双臂,下意识的保护自己。

  郝坏笑道:“我们就打个赌,老师,我要是考不到110分,你就自动辞职!”

  “臭小子你----”袁子丹没料到郝坏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不过既然自己答应打赌,不能够就这样子逃避。

  “敢不敢打赌?”郝坏问道。

  “这小子挺牛的嘛!”一个女孩子说道。

  “哼,只不过吹牛皮罢了,他死不可能赢老师的!”一个男生轻蔑的说道。

  袁子丹老师细想,即使自己输了,还能真的辞职?只不过是一个臭小子的无稽之谈,何必跟他认真,自己只要把题目出的偏一点,难一点,变态一点,最好是自己也解答不出来的题目,那么这小子就必死无疑!

  反正不管怎样,从今天起,你郝坏就是我袁子丹的眼中钉!我管你以前学习成绩多好。

  得罪我袁子丹的下场只有一个------被炸得粉身碎骨,不管是硬炸还是柔炸!

  “赌就赌!”袁子丹坏笑道,“明天考试,明天傍晚就有结果了!”

  郝坏没有理会袁子丹,自己一个人坐在位子上面看书。

  下课铃响了,袁子丹终于离开,郝坏这才觉得空气好一些。

  可是老师走了,‘属下’不肯走啊。

  班级里面的小混混头目叫做王俊豪,这个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如果读者您的名字也是王俊豪,请见谅。

  王俊豪相貌英俊,(这是在班级里面的那些丑男跟前,相比较而言的。),这个相貌英俊是班级脑残女生们自定义的。这些女生们紫色稍好的一个也就是刘婷婷,刘婷婷平时装作不食人间烟火,清高高到珠穆朗玛峰顶,学习成绩跟郝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自然引起王俊豪的追求,这个刘婷婷自然也是欲拒还迎,一边假装不理会这些小混混的俏皮话,一边说着你们多么多么无药可救的‘欲拒还迎箴言’,一边心中小鹿乱撞怦怦直跳,好一阵激动,可就是不敢说出口。

  今天下课的时间,王俊豪跟着他的小跟班们试图通过羞辱郝坏达到吸引刘婷婷的注意力,这样子才能显示出他们的‘帅气’‘酷毙了’‘桀骜不驯’‘牛掰’‘坏’。

  郝坏装作傻乎乎的样子写作业。

  啪的一声,王俊豪一只手趴在郝坏的后脑勺上面。

  “郝坏!”王俊豪笑着说道。

  郝坏傻笑着冲王俊豪点点头,然后说道:“豪哥,豪哥!”

  “算你小子识相!”王俊豪这时候坐在郝坏的桌子上面,还故意用屁股揉揉郝坏的作业本,说道:“今天你跟袁老师之间,可真是刺激啊,你小子还挺有种嘛,敢跟袁老师打赌,豪哥我自问这一点不及你,不过你在我面前可别故作聪明!小心我揍你!”

  “不敢!不敢!”郝坏赶忙说道,“怎么敢跟豪哥作对,我这不是自找苦吃嘛!呵呵!呵呵!”

  最后两声呵呵傻笑,真是要多傻就有多傻。

  ;酷{匠网;正j版`首=发¤…

  王俊豪捏捏郝坏的嘴巴,说道:“110分及格线,你小子能搞定?”

  “我----”郝坏想想,说道,“我尽力吧!”

  “哼,吹吧!”这时候刘婷婷在一边轻声说道,她在看书,看杂志,这一声让王俊豪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

  “哎呀!婷婷!”王俊豪一屁股跳下桌子,然后凑过去,说道,“婷婷,我也这么认为,我们家婷婷都没说能过,你小子牛掰什么啊!是不是啊?”

  “他不可能及格!”刘婷婷冷哼一声。

  郝坏笑道:“没错,没错,婷婷姐说的对,我怎么能及格啊,我不及你一半!”

  刘婷婷转过头,看着郝坏,相貌在班级里面的女生中,她也算是一个班花了,自以为很性感的冲郝坏做媚眼如丝状,只不过火候不到,看起来像是色眯眯的大妈。

  “我怎么听起来,你是在讥讽我啊?”刘婷婷说道。

  “哪有!”郝坏忙摆手。

  “哼!郝坏,你是不是疾风婷婷!”王俊豪喝道。

  “豪哥,我对天发誓没有,我发誓我确实没有婷婷姐学习好!”郝坏说道。

  刘婷婷笑道:“你郝坏成绩也不差,可别把自己贬的太差,看你长得也不难看,就是打扮的邋里邋遢,一看就知道以后没前途!”

  郝坏笑着挠挠头,说道:“婷婷姐,那你说,我以后是干什么的料?”

  刘婷婷托着下巴,故作深思,然后说道:“依我看,火龙市的骏达建筑工地二期,最近正在招工,农民工的活儿比较适合你!”

  “哈哈哈哈哈~~~”全班同学仰天大笑,王俊豪笑的直拍桌子,说道:“说的对!说得对!郝坏这家伙也就是农民工的命哦!”

  “不许你们侮辱农民工!”郝坏有点生气。

  “怎么?”王俊豪说道,“难不成你爸爸是农民工?”“我看像!不然他没有这么大的反应!”跟班A说道。

  郝坏真想揍一下这帮家伙,他也清楚自己的一拳就能够让这个王俊豪送命,不过还是忍住了,超人难不成还要跟这帮庸人整个你死我活吗?

  郝坏笑着说道:“没错,俺爸俺妈都是民工,俺来自云南贵州王八蛋村,我们村子的人们都是王八蛋,我们的人生志向就是成为农民工,然后取个村姑结婚,这是我的梦想,我一定要拿到哈佛的文凭,然后求职农民工!”

  这一句话说的全班鸦雀无声。

  大笑的声音也只有王俊豪跟他的跟班。

  没人想笑。

  其实郝坏说着说着自己也想笑,不过忍住了。

  刘婷婷摇摇头叹口气说道:“郝坏啊郝坏,我说的果真没错!”

  “可不可以让我给你预测一下未来的职业道路?”郝坏笑着看着刘婷婷。

  刘婷婷皱着眉头,说道:“哦?说来听听!?”

  郝坏笑道:“不出所料,在高中毕业之后,你上了大学,第一年会谈恋爱,爱的死去活来,当然,是你爱那个男孩子,最后男孩子骗取了你的贞操,然后甩了你,你企图自杀,可是自杀未遂,第二年你索性不学习,甘愿堕落,跟好姐妹在城市中遇到了可以轻易赚打钱的工作,做小姐是你最合适的结局,自打大二那年开始,你的人生就已经定格了,而我作为农民工,最后成为老板,我每个月发工资给我的手下民工兄弟,让他们去找你玩玩。婷婷姐,你说,我说的有理不?”

  刘婷婷听完这句话之后脸色已经煞白,喘不过气来。

  “我杀了你!”王俊豪怒吼一声,举起拳头砸在郝坏的头上,无赖郝坏不是凡人,这一拳头用力过猛,王俊豪的手骨咯吱一声,骨裂!

  郝坏摸摸头,说道:“哎呀,好疼,豪哥。”

  王俊豪捂着拳头,疼的龇牙咧嘴。

  “还看什么?给我上!”王俊豪吼道。

  跟班ABCDE纷纷冲上前,对准郝坏一顿拳打脚踢,无赖这帮家伙拳头还有脚踢在郝坏身上就象是踢在花岗岩的上面,郝坏面无表情的写作业,他们却纷纷瘫倒在地,抱着拳头还有双腿疼的死去活来。

  刘婷婷气的大哭,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自己老哥:“哥,你给我做主,我们班一个男生当着全班的面羞辱我!”

  电话那头的‘哥’说道:“他吗的!是哪个臭小子?我活剥了他的皮!婷婷,你等着,我立马过来!”

  刘婷婷挂完电话,坏坏的看了一眼正在写作业的郝坏,说道:“等着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