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莲子暗器

  高铖从怀里摸出一块磁石。无论细至牛毛针还是大至弹丸的暗器大多数都是金属,磁石就是专门用来吸取暗器的。行走江湖的人都知道,磁石是必备的,因为说不定哪天就会用上。高铖把磁石小心地贴近血洞,血洞毫无反应,没有任何东西被吸出。高铖一咬牙,直接把磁石摁在血洞上。

  这时,一件令人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杜霄的胸口突然猛烈的起伏起来,随着胸口的起伏,全身跟着抽搐了一下。围着观看的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前面的人吃惊地往后退,后面的人不清楚前面发生了什么还站在原地。前面的人一下撞在后面的人上,两人一起摔倒,前面的人立马站起来拉起后面的人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快跑啊,诈尸了啊。”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杜霄对那边的世界水土不服又回来了?

  杜霄的周围一下子空出好大的地方,就连他的弟子高铖也躲得远远的。

  夏怀玉推开众人,快步跑到杜霄跟前。轻轻把杜霄放倒,用力而有节奏的按压他的胸口。杜霄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咳嗽就是满口的鲜血。嘴巴动了动,夏怀玉赶紧俯低身子,把耳朵贴在杜霄的嘴巴上,似有似无断断续续模模糊糊听到他说了几个字,就一动不动了。夏怀玉保持这个姿势好久,最后确定这次是真的死了,才慢慢站起身来。

  房间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吃惊地看着。过了好久,高铖才缓过神儿来问:“夏兄,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回光返照。”夏怀玉抹去耳朵上的鲜血道。

  “啥意思?”高铖问。

  夏怀玉没有回答,直接转身走了,又回到了窗台前。

  _L酷c'匠7~网YM正:版f“首r发●

  高铖恨得牙根痒痒,可一点办法也没有。

  “刚才你师傅并未死去,可能是凶手的暗器功夫练得不到家。没有直接命中心脏,而是打偏了堵住了心脏周围的血液流动,使你师傅窒息了过去。刚才你用磁石一摁,摁通了血液循环,你师傅这才苏醒过来。但由于窒息的时候过长,还是没法挽救你师傅的性命。”孙女拍了拍胸口长松了口气解释道,“哎呀妈呀,刚才真是吓死我了,虽然听人说过,亲自见到还真是头一次呢。幸好这位公子见多识广,不然就这么吓跑了,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啊。”说罢,看了夏怀玉一眼。夏怀玉这时也望了过来,孙女注意到他的眼神儿居然好像是望了自己胸脯一眼,立马就吃了一惊。再注意看时,夏怀玉又转过了头。

  孙女心道:难道被他识破了?这人到底什么来历?真的只是泰山派的一名弟子?

  “赶紧把暗器取出来啊,傻愣着干啥啊?”林杺等着有点不耐烦,不停的催促高铖动手。

  高铖多里哆嗦地再次把磁石放在血洞上,眼睛不时看向师傅,就好像害怕师傅再次那边的世界回来一趟一样。幸好没有再回来否则就冲着徒弟对待师傅的表情,也非得再气死一遍不可。吸了几次都没吸出任何东西,高铖纳了闷:难道这暗器不是金属做的,对,也可能是石头做的。没办法从靴子掏出一把匕首,小心翼翼地去掏那暗器。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掏出来一个,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再掏就没有了,再掏下去就是心脏了。

  高铖小心地把暗器放在手心的白布上,白布很厚,不管暗器上面有没有毒,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大家一起围过来看,这是三颗近似椭球形的暗器,黯灰色,表面很不光滑,非常的轻,用磁石去吸它一点儿也吸不起来。

  看了很久,冷月婵惊呼道:“这,这怎么看起来好像是莲子。”

  确实像莲子,简直就是莲子。因为从没见人用过莲子做暗器,所以谁也不敢肯定。

  “这就是莲子,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莲子。”孙女道。

  “这能不能吃?”林杺问,看见大家一片鄙夷的眼色,马上换了种问法。“这种莲子暗器是不是那种能吃的莲子做的暗器。”

  孙女点头道:“就是那种我们平时吃的莲子。”话刚说完,有些曾吃过莲子的人就呕吐了起来。他们心里一定在纷纷发誓;打死我,也再不吃莲子。“只不过,这种莲子最好还是不要吃的好。”

  “为什么?”林杺问。

  “因为这种莲子有毒,准确来说,三颗莲子里,只有中间的那一颗有毒,第一颗跟第三颗的没有。”孙女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杺摇头。

  孙女把头转向夏怀玉道:“夏公子可知道原因吗?”

  夏怀玉不答话,连眼神儿都不往这儿看一眼。

  孙女气得撅起了小嘴,腮帮儿鼓鼓的。

  冷月婵笑了一下道:“跟他生啥气?他不属于我们一类人,由得他吧。”

  孙女攥着小拳头看样子,恨不得打他几拳才解气。

  林杺在一旁不停地推:“快说啊,为啥啊?”

  “不知道,我不爱说了。”孙女坐在空着的那张椅子上,居然耍起了小性子。

  林杺尴尬地不停挠头,他可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还是这么小的女孩子。于是求助地看向冷月婵。

  冷月婵点点头,去劝孙女。可怎么劝,孙女也不说了。只能耸了耸肩膀,表示无能无力。

  林杺只能转向求老爷爷,好在一求老爷爷就说了。

  老爷爷道:“具体原因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能猜测,也许这种毒并不好淬炼。第一颗是为了避免打偏打空,是为了先行探路,像先行军一般。第二颗才是主力军,上面才有毒。第三颗收尾,避免血流出来,让有毒充分流进体内。”

  林杺问:“那为什么不用弹丸,非要用这么脆,容易碎的莲子。弹丸重,实心,也好把握住方向。”

  老爷爷道:“这就不清楚了,也许这种毒只有涂抹在莲子上才有效,在弹丸上无效果或者效果不好了。”

  林杺问:“那么江湖中有谁是用莲子做暗器?至少我是没听说过,而且用莲子也太明显了,这凶手做事也太高调了。不怕被人认出来吗。”

  “这恰恰是凶手的高明之处。”孙女平时就爱说话,看见大家一直说个不停,于是也加入进来道。

  “为什么?”林杺问。这不光是他想知道,大家都想知道。

  孙女很有自豪感解释道:“我打个比喻,一个人平时人前一直用刀,背地里却用剑杀人。再有人被剑杀死时,调查的人会不会把嫌疑目标定在那个在人前一直用刀的人上面?”

  林杺摇头。

  孙女继续道:“这就成了他最好的一个掩护,他可以一直偷偷摸摸地用莲子做暗器杀人,我们却一直在找会用莲子做暗器的人。”

  冷月婵突然接话道:“其实他还有一种更高明的掩护办法。”

  孙女道:“哦?”

  冷月婵道:“那就是用别人的武器。”

  孙女叹了口气道:“确实,我说的那种法子暂且可以称作瞒天过海,你说的法子就是借刀杀人了。你说的掩护方法确实有效得多。”

  林杺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大家都以为他想起了谁是凶手,冷月婵赶紧问:“你是不是想起什么?快说。”

  林杺哈哈一笑道:“咱们别管他用什么啥招数用什么暗器,咱们只要能抓到善用暗器的人就行了。”

  大家立马露出一副想抽死他的表情。行走江湖的人,哪一个不会点发射接收暗器的招数,真要抓,恐怕得把江湖人全都抓起来。

  “刚才你们说到这种莲子暗器有毒,那么能不能从毒的来源入手,查找是谁用的?”高铖提出了很有建设性的意见,很多人立即表示认同。

  孙女摇了摇头道:“不行,我们曾找蜀中唐门中的人打听过,暂未探明这种毒的成份。他们说这种毒很是奇怪,甚至不能把它当成是一种毒来看待。他们曾提取了一些让动物服用,动物的反应很是奇怪但并未致死,起初他们以为是量的大小问题,逐渐增大剂量还是没有致死。又让一些人服用,也并未致死。所以他们暂时也不清楚这种东西致人死亡的原因。”

  高铖吃了一惊道:“你刚才是说他们不仅拿动物还拿人做实验?”

  孙女点头道:“这是他们验证毒成份的必要环节,他们长时间跟毒打交道,他们自然有自己处理毒的办法。”

  “那么会不会是毒的使用方式不同或者是这种毒需要另一种毒来引发,又或者是与人的体质有关?”高铖问。

  孙女苦笑一下道:“你能想到,唐门又怎能想不到?你不想想唐门是做什么的?他们验证过的毒恐怕比我们吃的饭都多,用的方法也一定多得多。”

  刚燃烧起来的希望又被浇灭,连用毒的专家唐门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其他人更是别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