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钟声

  “让开,别挡着姑娘的路。”红衣少女冲着不知道又从哪里冒出来的人喊。

  众人这才发现刚才还在一边假寐的夏怀玉,此时已站在红衣少女面前。

  夏怀玉没有回答,只是直直地站在浮桥桥板中间,两眼看向前方,似乎在盯着红衣少女又似乎没有。

  “没听见本姑娘说话吗?让开。”仗着自身的优点,想要什么立马就有人屁颠屁颠地送来什么,问一句话立马有人讨好似的回答。面前的这个人不仅不回答自己的问话,居然好像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这让红衣少女骨子里的大小姐脾气瞬间爆发大声道,“你是聋子听不见还是哑巴不会说话?杵在跟柱子似的。

  旁边有人立马就笑了起来道:“这位公子可是大圣人,哪能轻易开口说话。就算能说句话,那也是一字千金,一般人根本听不到。”

  夏怀玉冷冷地瞪了说话人一眼,说话的那人吓得马上闭上嘴。转过头对红衣少女缓慢地吐出两个字:“回去。”

  红衣少女气得几乎跳了起来道:“回去?回哪儿去?本姑娘要来就来,要走就走,用得着你来管?”说完,挺着胸膛大步就走了过去,就像前面根本没这个人。

  这是女子对付男子常用的撒娇耍赖手法,只要男子有点尴尬就是立刻不好意思脸红让开。

  没想到这招对夏怀玉根本不管用。

  红衣少女被气得胸脯剧烈起伏,隆起的酥胸几乎顶在了夏怀玉胸膛上。

  夏怀玉不为所动,简直不把她当女人看。

  红衣少女齐气得直接差点气昏过去,心道:这人要么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要么根本就是生理不正常。随即感觉到浓重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脸立马红了。慌乱地退后几步,解下腰上的丝带道:“好狗不挡路,赶紧让开,再不让开本姑娘可打狗了。”

  夏怀玉一动不动。

  红衣少女扬起手里丝带在空中打了一圈,往前一甩,丝带瞬间点向夏怀玉面门。

  夏怀玉听到风声,辨别方向,头微微一偏,就把丝带让了过去。

  红衣少女冷笑一声,把丝带往后一带。带梢儿蛇一般突然弯曲,比来时速度更快,点向夏怀玉后脑。心道:向左或者向右跃开,都会跃进水里,想要避开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后跃。这样一来,就会守不住前面的浮桥,再用丝带点几下,就不难把你逼下浮桥。红衣少女心里打着如意算盘,没想到夏怀玉并未往后,而是往前。随着丝带的方向转瞬就到了自己面前。吃了一惊,习惯性向右避开。这要是在平地,向右避开的同时后招跟着发出,不难抢得先机。但却忘了这是在桥上,等红衣少女发现这个严重错误时,身子已急速坠落下去。

  四周的人发出一声惊呼,暗骂夏怀玉怎么如此不懂怜香惜玉。名字叫做怀玉还不如叫做毁玉,名副其实。

  红衣少女没有重蹈刘庆的覆辙,因为手里还握着救命的丝带。有力甩出了丝带,丝带在桥绳缠了几圈,一拉,又回到了浮桥上。这时候红衣少女已气极,把丝带绕回腰间,解下长剑,就像上前拼个你死我活。

  “当!”山顶上突然传来一声沉闷悠长的钟声。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声异响吓了一跳,纷纷抬头望向傲徕宫。

  泰山派门下弟子都皈依佛门了?堂堂一派掌门人居然在自己宫里摆了一口听起来很大的钟,这要传出去还不把人笑死。红衣少女心想,看了看面前的夏怀玉,他的眉头居然皱了起来。这棺材板一样的面容原来还是有表情的,心里暗笑,原本以为他的脸都是木头做的呢。

  “当!”“当!”紧接着上面又传来两下钟声。

  夏怀玉脸色变了,丢下红衣少女就往山上掠了上去。

  酷匠v‘网e"正~版◎e首^发NE

  午饭时间到了?棺材脸就这么扔下手上的活儿,赶着去吃饭了?红衣少女抬头看了看太阳,也不对啊,还没到午饭时间啊。闹了挠头显然搞不清情况。

  风声带动,一红一白向自己闪电般冲了过来,红衣少女这才真的吓了一跳,当时还在浮桥上,避不避开,只能举起长剑严阵以待。到了面前时,这两个身影居然倏地分开,向两侧浮桥跳了下去,红衣少女又是吃了一惊,这是哪家人想不开,想跳桥自杀,看体型好像一对情侣,难道想在自己面前一起殉情,让自己做个见证?心里正盘算着该救哪一个时,这两个身影分别伸出一只手,抓住两侧的桥绳,一荡,身子又落回了桥面上。身形速度不变,跟着掠上傲徕宫。

  红衣少女在后面骂了一句:“饿死鬼投生吗?”

  前面的红影顿了顿,回过头来做了个鬼脸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立马又被旁边的白影拉得奔了起来。

  红衣少女愣了一愣,这次看得真切,这两个身影就是一直在亭子里坐着的祖孙两个。看身形居然比棺材脸还要快上几分,比自己更是快上一大截。心里一阵的苦恼,连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跟那么小的孙女轻功都这么好,这次回去一定要跟着师傅好好练练。回过神来,细想,不对。上面一定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才急着上去查看究竟。暗自骂了自己几句,身形起动也跟了上去。

  亭子周围的人也想跟着上去凑凑热闹,又被拦路回来。拦红衣少女不行,拦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红衣少女赶到时,祖孙两个已在门口,似乎想进去又进不去。

  孙女看见红衣少女笑道:“哎哟,这是哪层地狱门跑出来的小鬼啊?也来这里跟饿死鬼抢口饭吃吗?”

  爷爷推了孙女一下,沉声道:“闭嘴,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就开这样的玩笑?”

  红衣少女笑了笑,也想回敬那孙女几句。就被一声惊呼“四师妹”打断,抬头看了看。原来拦门的不是别人,就是跟随师父一起下山的二师哥李骥,“你怎么在这儿?师傅不是不让你跟着来吗?你怎么还来了。”

  敢情这红衣少女是偷偷下的山,红衣少女是恒山派掌门人倪姗门下弟子,名叫冷月婵。这此下次倪姗只带了大师哥刘立轩跟二师哥李骥两人,冷月婵也想去,倪姗不肯。说是此行会有危险,让她在师门好好练习。师傅一走,山上就留下有些木讷的三师哥张宏跟刚入门的五师弟孙皓两人。平时冷月婵只跟大师哥合得来,师傅一走,师门里一下子冷清下来,嫌闷于是就偷偷跑了出来。以前跟师傅下过几次山,但那都是有师傅照顾,可不比这次,路途遥远还是孤身一人。好在冷月婵一路上一直与师傅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所以才没出啥岔子。没想到到了山脚下被拦了下来,因为不认识夏怀玉,又刚刚被刘庆气了一顿,没说两句就动起手来。其实要是冷月婵早说出名字,夏怀玉早放她上去了。

  冷月婵摆了摆手道:“师傅跟大师哥呢?”

  李骥一直很喜欢这个刁蛮可爱的小师妹,平时一直围着冷月婵转。李骥仪表堂堂一表人才,武功也是师门最好的,本来也许能讨得小师妹的欢心,但冷月婵非常讨厌这种死缠烂打的方式。到了最后,李骥越是讨好,冷月婵越是讨厌。

  “师傅不见了,大师哥正在里面找。”李骥突然看见冷月婵,眼睛都放了光,连拦人的事情都忘记,祖孙俩儿借机钻了进去,“你累不累?我给你搬张椅子。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你说你一路上一个人多危险,早知道你一定要来,我就是拼着挨师傅骂也要把你带来。”

  冷月婵不耐烦连连摆手道:“师傅怎么会不见了?你们不是一直跟着师傅吗?”说着走进房间。

  房间不大,但很干净,窗口还摆着一盘雏菊,一种很温馨的感觉。房间正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摆着酒席。桌子四周摆着五把椅子,四人还坐在椅子上,冷月婵认出他们正是五岳掌门人中的四位,惟独不见了自己的师傅。

  菜仍热,酒未尽。围坐在四周的四位掌门人却再也不能夹菜喝酒了。

  冷月婵实实在在地怔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四位刚才还活生生的人,现在居然全死了。房间还有七八个人,看起来应该都是刚才听到钟声赶来的门下弟子,有的还在检查伤口,有的已经哽咽起来。

  师傅不在这儿,那就说明师傅可能还没死。可师傅去哪了?冷月婵想去找找,却害怕得怎么也迈不开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