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禁令

  杜甫的一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引无数英雄侠士竞相攀登。

  傲徕峰位于泰山西侧,峰高不过泰山主峰之半,但犀利峥嵘,有傲然不向泰山低头之势。很多从玉皇顶下来的游客,会顺道来此游玩,从傲徕峰仰望泰山之巅另有一番风味。

  这里刚刚飘过一场细雨,四周显得格外的清新。微风一过,虽然感觉有些凉,仍阻挡不了游客游玩的步伐。但现在众人的心情并不太好,简直到了失落的地步。

  一位身着一袭红衣,右手打着一顶油纸伞,看起来只有十五六的少女,轻皱着眉头看着站在桥头挡住去路的男子。

  “傲徕峰今天禁止游玩。”说话的人名叫刘庆,平日里就喜欢耍威风,出风头。有人要过桥,刘庆立马自告奋勇地站出来拦住。在他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人,这让他有种当老大的满足感。

  “为什么?这里又不是民宅禁地,为什么不让人上去?”红衣少女问。

  这已经是今天第二百四十七个人在问为什么,刘庆也已经解释了二百四十六遍,现在解释第二百四十七遍。“这是泰山派掌门人下的命令,掌门人所住的地方在傲徕峰峰顶的傲徕宫,今天掌门人就是在傲徕宫宴请其他四位五岳派掌门人。为了避免闲杂人员打扰他们的宴席,所以禁止任何人上山。”

  “五位五岳派掌门人居然都来了?”红衣少女愣了一下,闻言道,“那我小心一些儿,不去打扰他们便是。”

  “那也不行,这是掌门人传下来的话,不管什么原因,什么人都不能上去。”刘庆道。

  “我大老远的山西过来,总不能就这样失望地回去吧。大哥,你就行个方便,放我上去吧。”红衣少女卖弄起女孩才有的风情。

  一声“大哥”叫得刘庆全身的骨头都差点酥了,死盯着红衣少女姣好的面容道:“妹子这不是难为哥哥吗?掌门人下的命令,做手下哪敢违抗。要不妹子你这样,你去玉皇顶吧,玉皇顶可比这里有意思的多了。”刘庆慢慢开始变得得寸进尺起来,居然自称起了哥哥。

  红衣少女泛起了一阵阵的恶心,皱着眉头道:“我已经上去了,现在就想上傲徕峰玩玩。”

  “现在是真不行,真不想上去,那妹子就明天来,明天哥哥一定保证能上去。”

  “不嘛,人家今天就想上去嘛。”红衣少女低着头愈发地娇羞。

  “干嘛老低着头啊,来,让哥哥仔细瞧瞧。”刘庆伸手想托起红衣女孩下巴。

  红衣少女猛地抬起头,往刘庆自认为结实的胸膛推了一把道:“我低着头是因为我看着你就恶心。”

  刘庆没想这位看起来娇柔,弱不禁风的女孩力气会这么大,一个重心不稳身子向后倾倒,下意识地向后跨了一步。

  身后是深涧,一步已致命。刘庆惶恐的喊了一声,接着就是落水的声音。

  这一切发生得如此太突然,其他人一下子都傻了。傻了好长时间,才有几个人拔出了身上的长剑。想上去理论理论,随即一想,错本来在自己这边。就算错在对方,几个大男人围着一个小女孩理论,怎么说也说不过去。于是,刚抬起的脚又放了回去。

  红衣少女鄙视地看了一眼道:“怎么?想一起上吗?来啊。”

  没人回答。

  红衣少女“哼”了一声骂道:“一群废物。”

  有人终于忍不住了道:“刘庆是不对,但他也是占了占嘴上便宜而已。何况他就是再不对,姑娘也不能把他推下悬崖摔死吧。”

  “下面有没有水?”红衣少女问。

  “有。”

  “从这里到下面都多深?”

  “不足五十丈。”

  “既然下面有水,那就不能叫做悬崖。顶多叫涧而已,不足百丈,连深涧都叫不上。一个人从不足五十丈的上面掉进水里,能不能摔死?”

  那人不说话了,很明显不可能会摔死。

  “你们男人是不是认为女人是你们的玩物,随便可以玩弄调笑,我们女人就没有尊严了吗?”红衣少女越说越生气道,“要是有人在你们面前调戏你老婆,你女儿,你们会怎么做?站在一边傻笑吗?这次有人对我不敬,我只是把他推进了水里,给他一点教训,这教训不算过分吧。你们知道不知道,这次要是换成别的女孩,她今晚就可能上吊自杀了。”

  十几个大男人都被一个小姑娘说得低下了头。

  叶兆麟除了教给他们一些强身健体的招式外,还会教一些孝悌忠信礼义廉耻做人的法则。

  教归教,学归学。真要做起来却很难,做着做着就全忘记了。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是礼,今天做到了吗?没有。

  红衣少女整了整衣服,踏上长寿桥。

  看守的人自动给她让开了位置。

  长寿桥两侧各有一个供游客休息的亭子。夏怀玉把守的是远离傲徕峰,长寿桥东侧的桥头。桥西边的亭子空无一人,东边的亭子早已人满为患。

  亭子里的人都是被挡回去的游客。这里面有一小部分的人还不死心,想等一等,看一看,过段时间还能不能登上去。其中大部分都是留下来看热闹的。

  酷E:匠网首%'发

  有人拦路挡道,自然就会有人不买账的。这些看热闹的等的就是这些不买账的,能打就打,能骂就骂,看热闹的自然是不嫌事大。

  亭子中间摆着一张石桌,八张石凳。

  亭子里里外外几十口子的人,只有来得最早的八个人才能有幸坐下。

  其中就有一位老爷爷跟一位孙女。孙女紧紧拉着爷爷衣袖,看起来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

  “这么多大男人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小姑娘被欺负,也不去制止,真是丢人。”孙女小声在爷爷耳边道。

  爷爷叹了口气道:“这就是人的天性,他们其中有人也许想去制止,但却没有抛头露面的胆量。有这个想法,又有这个胆量的人想去制止,看见别人都不去,如果自己去了,又怕别人笑话,怕被人说成虚伪。所以最后他们选择了旁观。现在他们是旁观别人,以后或许就是别人旁观他们。敢于帮助别人,敢于面对邪恶,敢于锄强扶弱,这才能称之为侠。”

  “每次下山,你老是教育我,讲一大堆的道理,小心真的变老了。”孙女笑了笑,继续道,“不过,话说回来,那女孩还是蛮勇敢的。敢当着这么人的面理论。”

  “这也许就是性本善吧,人的内心深处总是善良的。”爷爷道。

  “你猜那女孩会不会能过桥?那些人被那女孩一骂,简直忘了本来是来干嘛的。”孙女道。

  “不会。”爷爷示意让孙女看回场中道,“还有个人记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