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是什么颜色?”

  “红色?”

  这个答案不完全正确,至少有些时候不对。

  活人身上流的血是红色,但死人身上的血却变成了暗红色,黑色。

  身处江湖,流下来血的可能是别人的,也可能是自己的。

  (一)

  孙力不是江湖中人,一丁点的武功招式也不会,甚至从未拿起过刀,就连菜刀也没用过。孙力从未涉足过江湖,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被迫卷入了江湖。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人只要活着,就会被迫去做不喜欢的事。无奈也无能为力。

  孙力是个生意人,地地道道的生意人。别人早上起床系洗脸吃饭准备一天工作的时候,他在睡觉;别人卷着袖子干活干得满头大汗的时候,他还在睡觉;到了中午,别人灰头土脸拿着几文钱去买馒头的时候,他才醒来。

  他很少亲自动手去做事情,甚至连穿衣洗脸都不用自己动手。他起床的时候,丰盛的午餐已经做好了等着他。

  拿筷子吃饭是他亲自动手中为数不多的一件,还有一件就是吃过午饭后出去走走。

  从街头的酒楼走到街尾的茶楼。当然,整条街不仅有喝酒喝茶的地方,还有卖布卖药的,抓药的,打铁的,当首饰的,甚至做棺材的。每进一家,从伙计到掌柜的都会恭恭敬敬的低头弯腰小心翼翼的把他迎进去。等逛完所有的店铺,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当然,还没走回住的地方,晚饭已经做好了。

  当别人拖着疲惫的身子躺下睡熟的时候,他还没睡。如果说非要安一份工作在孙力身上的话,那就是别人睡觉的时候,他在打算盘算账。算这一天的进出帐目,算这整条街所有店铺这一天的进出帐目。

  因为他是这整条街所有店铺幕后的大老板。

  孙力虽然叫孙力,做的却不是下力的活儿,而是用脑子弹活儿。

  其实,算账在孙力这儿根本不能算是一份工作,而是一种乐趣,就像摸女人一样,非常喜欢的一种乐趣。帐目很多,要算清这些往往需要算到深夜。但算得越晚,他越高兴,因为这表示他今天的收益越好。

  时间已过子时,还有两家店铺没算,他一点儿也不着急。但躺在他床上的小红却着急了,小红并不是他的老婆。

  他今年已四十三,但从未娶过一个老婆。没老婆自然就不没有姨太太。

  小红不是他的情人,也不是从红楼请来的名妓。小红有老公,甚至连孩子都有。小红今年已二十五岁,没有少女的清纯羞涩但多了少妇的妩媚成熟。

  小红有正当的工作,她的工作就是孙力名下的一家杂货店,而且是这家杂货店的老板娘。

  这已不是小红第一次睡在孙力的床上,不是偷偷摸摸的来的,甚至来的时候都告诉过他的丈夫。她的丈夫并不生气,虽然有人睡了他的老婆,但给了他报酬,不算低的价钱。

  这不能说是她的丈夫窝囊,而是无能为力而已,要想在这社会上生存得好一些就得做些自己不情愿的事情。

  小红第一次来的时候,害羞,担惊受怕,推推搡搡,但最后还是勉强从了。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孙力要她来的次数并不多,孙力并是喜欢小红,而是喜欢不同类型的女人。

  孙力一直认为,一生只跟一个女人上过床的男人是个大傻瓜,大笨蛋。女人跟女人是不可能相同的,甚至同一个女人不同岁数也会变得不同。所以孙力从未娶过老婆,正是为了多跟几个女人上床。等老了的时候,就不用整天面对着皮肤松散,满脸皱纹的老太婆,同时还能跟年轻漂亮的女人上床。

  而且孙力还认为,皇上都能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有。皇上是天底下最大的官,而自己是这地方最有钱的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就是这个地方的皇帝,想要什么有什么。权钱本来就不分家的,有了权钱自然而然就会来,有了钱当然就能做有了权之后的事。当然,这种想法只是在心里想想偷着乐罢了,要是一不小心传到皇上耳朵里,那可是会掉脑袋的。

  小红并没这样的想法,这想法连想都没想过。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没有登上那样的高峰,自然就看不到那高峰下的风景。她一直认为人就是人,要对自己伴侣保持绝对的忠诚。跟好多异性的上床,那只有畜生才会干。但这种想法在孙力把她拉进这间屋子后有些动摇。

  孙力是小红的第二个男人,在跟第二个男人上床后,才意识到男人之间原来也不一样。所以等下次再叫她来这里的时候,嘴上不愿意,心里却已千肯完肯。

  孙力终于算完了所有的账目,准备跟小红一起快活快活的时候。

  小红突然不见了。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突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不见了,准确来说是在自己背后突然不见了。

  房间不小也不算太大,孙力围着房间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起初孙力以为小红在跟自己看玩笑,偷偷躲了起来。但很快否认了,衣服还放在床上,天很冷,小红不能光着身子跑出去的。

  后面有扇窗户已经被人打开,冷风从漆黑的夜色中扑面而来,孙力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寒战。很明显是有人从外面把小红抱走了。

  那为何要掳走她呢,难道遇到了采花盗?

  这仅仅是整个故事的开始,远远还没有结束。

  丢了一个大活人,这在一些人的眼里是天大的事,这在另一些人眼里这只是茶余饭后的话题。

  孙力处理这件事情的方法很简单也很直接,简直绝得要命。

  第二天一早,孙力就敲开了小花老公的门,带着一大笔的钱,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他的老婆被采花盗采走了。几分钟过去,小花老公把孙力送了出来,千恩万谢地送了出来。

  所有的事情照常运行,只发生了一点点的改变,那家杂货店的老板换成了小红的老公。

  几天后,所有人都淡忘了这件事。要是当时有人重视了这件事,就不会发生了以后骇人听闻的事情。

  可惜,没有。

  (二)

  酷匠r网正m版首O发W

  老板可以不用干活,老板的子女自然也可以不用干活。

  李莉没有做大老板的爹,但有一个做县太爷的爹。莒县虽小,但也需要有个当官的,李彦就是这里的县丞,也就是李莉的爹。李彦当官多年没做过什么大事,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没升过官,居然也丢过官,每天浑浑噩噩,糊里糊涂的混日子,领官饷。

  李莉的兴趣很多,逛街是其中最感兴趣的。李莉每天都会出去逛街,不仅带了两个很机灵的丫鬟,还带着四个身强力壮的保镖。保镖是李县丞一定要李莉带的,起初是让她带二十个的,但她嫌人太多太麻烦,一再争执后减到了四个。四个保镖中的保镖,据说都能上山抓虎,下海擒龙,至于是不是真的,稍有点头脑的人都能知道。

  李莉正在一个布行买布,四个保镖分散在四周。李莉不缺衣服,即便一天换一身衣服也足够,但她看见漂亮的衣服还是想把它买下来。

  李莉的两个丫鬟一个叫紫儿,一个叫霞儿。紫儿陪在小姐身边大包小包的提衣服,霞儿则回去了,买的东西太多,只能先拿回去一些。来回跑了这么远的路,霞儿已经累得满脸通红。回来了,自然要跟小姐打声招呼,等小姐转过脸时,霞儿彻底傻了眼。

  衣服还是那身衣服,但小姐却不是那个小姐。本来一直在那儿买布匹的小姐居然变成了穿同一颜色,款式的另一个女人。

  问紫儿,紫儿不知道。问那四名保镖,也不知道。

  小姐居然就像人间蒸发了,或者说小姐居然突然变成了另一个女人。

  等李县丞带着大队人马赶来,穿同一衣服女人也不见了。李县丞疯了,立马封城,全城大搜查,结果啥也没搜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